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6章 壓箱底的符

書名:超級驚悚直播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宇文長弓 更新時間:2017-02-24 16:04:19

  幸好天黑,設備上的血跡不算明顯,否則我真是有理也說不清楚了。

  讓謝頂大叔送回成.人店后,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好不容易挨到天亮瞇了會兒,還做了個被女鬼關進荒村旅館的噩夢。

  頂著兩個黑眼圈,我打開店門,不管狀態好壞,生意還是要照做的。

  給自己泡了杯濃茶,坐在電腦桌前,我將昨晚的遭遇整理,并以書面的形式記錄在電腦里,這是我多年前養成的習慣,這種細致的回憶有助于思考,防止錯過重要線索。

  清新的晨風吹入屋內,軍大衣門簾被掀開,一個充滿朝氣、青澀可愛的女孩偷偷溜了進來。

  “夏晴之,你今天不上課嗎?”思路被打斷,我有氣無力的看向女孩。

  “還早呢,順路過來看一下。怎么樣?哥哥的事情有進展嗎?”

  夏晴之充滿期待的眼神讓我不忍心說實話,看著她鼓囊囊的胸前,呸,看著她紅撲撲的臉頰,我將電腦屏幕扭到一邊:“昨天晚上我按照卡片里的地址,親自去了趟無燈路陰間秀場,找到了關于你哥哥的一些痕跡,至少現在我可以肯定,你沒有撒謊,你哥哥確實存在過。”

  “那……他現在在哪你知道嗎?”

  “這還得進一步調查,我需要時間。”順手拿過女孩提著的雞蛋灌餅,一晚上驚心動魄,這時候聞到香味,我肚子才叫了起來。

  “喂!那是我的早餐!”

  “下次少放生菜,多加點辣椒……”

  等夏晴之離開后,我把從陰間秀場帶出來的皮箱打開,用抹布擦去直播設備上的血漬,擺弄起來。

  自拍桿、攝像機沒什么可看的,但那個大屏手機卻引起我注意。

  插上充電器等了五分鐘才開機,接近八寸的屏幕上居然只有孤零零的三個圖標,一個電話簿,一個信箱,還有一個圖案赫然是我自己的黑白照片!

  點開這個奇怪的應用,屏幕上出現了一行字:距離任務發布還有12小時30分鐘。

  “別說,這些山寨設備科技含量還挺高的。”我扭頭看向墻上的電子鐘,現在是早上七點半,也就是說陰間秀場的任務會在今晚八點發布。

  “又在晚上?”我似乎聞到了陰謀的味道,這一次可不能愣頭愣腦沖過去,要做好萬全準備。

  掏出自己的手機,我在常用聯系人列表里找到了一個熟悉的號碼。

  “喂,二狗子,有活兒了。”

  電話那邊傳來酒瓶爆裂和女人的尖叫聲,過了好久,才有人接電話:“健哥,我這有點忙,你就長話短說吧。”

  “可以啊二狗,都會用成語了?”電話那邊的年輕人大名陳二狗,小名二狗子,十四歲輟學當起了混混,三年前來我的店里收保護費,被我捆起來吊打電擊教育了半個小時,然后良心發現,迷途知返成為了一名線人。

  我們這個行業,三教九流都會接觸,線人提供情報,為我做事,我會相應提供一定的報酬,各取所需,算是種另類的交易。

  “我最近在調查一起超自然失蹤案件,需要你幫我搞些能對付靈體的東西。”

  “健哥,警察快來了,你要是想講故事能不能等晚上。草擬嗎!給我往死里干!喂,健哥,我不是說你啊!”

  “我知道常人難以理解,但這確實不是玩笑。天黑之前我需要你幫我弄些開過光的符紙或者佛牌,價錢好說,但東西一定要靈驗。”

  “狗哥,警察來了!”

  “撤,撤,撤!走后門!喂,健哥,東西保證送到!滾開,你們給我記住,以后這三八澡堂就是老子的地頭!走!”

  聽著電話那邊漸漸清晰的警笛聲,我不僅感嘆年輕真好。

  下午兩三點鐘,一個額頭纏著繃帶的年輕人來到成.人店。

  他右手裹著石膏,左手抱著個有些年頭的木箱子。

  “健哥,你來驗驗貨。”二狗把箱子放在桌上,單手打開,露出里面花花綠綠的符紙和亂七八糟的驅魔工具:“我也不知道你要啥,就把天橋算命的劉瞎子綁了,這些東西都是從他家里搜出來的。”

  “劉瞎子?”之前因為私自在酒店安裝攝像頭被警告,我和他在派出所里有過一面之緣,那家伙不過是個裝瞎的騙子罷了……

  當我從箱子里翻出一個鍍銀的十字架和兩長條大蒜后,我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這算什么?中西結合?他涉獵還挺廣啊。”

  算了,事到如今,我也不抱什么希望,只能硬著頭皮把箱子里的符紙歸類整理,裝在衣服褲子口袋里。死馬當活馬醫,萬一劉瞎子是什么大隱隱于市的世外高人,那我可就賺大了。

  “健哥,你這邊要沒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劉瞎子還被扣著,我怕兄弟們下手不知輕重,傷了那老骨頭。”說著,二狗就抱起空了的箱子準備離開。

  “等等。”就在二狗把箱子抱起來的一瞬間,我看到了一張與眾不同的符紙。

  這張符紙貼在箱底,因為時間太久遠,顏色熏黃,幾乎和箱子融為一體。

  “健哥,這桃木箱是劉瞎子祖上傳下來的,你可別打它的主意,要不劉瞎子非得跟我拼命不可。”二狗摸著手臂上的石膏:“那老骨頭還是有幾分本事的……”

  聽二狗一說,我更加覺得這箱子不凡。

  也是,看起來年代久遠的木箱,放在身前竟然聞不到一點腐朽的味道,反而帶著一種說不上來的韻味。

  “箱子你可以拿走,但這張符,我必須留下。”去里屋換上驗尸專用的一次性手套,我小心翼翼揭下這張壓在箱底的符紙。

  超乎想象的薄,看不出是什么材料,但要比普通紙張更有韌性。

  “健哥,這上面寫的什么?”

  “我要能看懂,會在這賣成.人用品?”

  兩個人大眼瞪小眼盯著符紙上龍飛鳳舞的幾個字,知道是漢字,但就是不明白意思。

  說也奇怪,這張符剛揭下來,桃木箱子里就傳出一股難聞的味道,我情知不妙,塞給二狗五十塊錢讓他趕緊把箱子還回去。

  等到天黑,全副武裝的我靜靜坐在桌邊,默默看著墻上的掛鐘。

  “八點了!”時針劃過的剎那,手機屏幕亮了起來。

  沒有鈴聲,沒有震動,沒有任何提示,淡淡的冷光下一個陌生的號碼打了進來。

  “喂……”冰涼的機身貼在耳邊,話筒里只有女人的啜泣,“你找誰?”

  哭聲慢慢停止,但恐怖的感覺卻漸漸逼近,好像電話那邊的女人正從手機中走出,趴在我的肩頭。

  “我想找一個人。”聲音中不帶一絲一毫感情,冰冷的就像是亂葬崗上一塊孤獨的墓碑。

  “不好意思,小店只賣成人用品,如果你實在有需要,可以加我微信……”我顫抖著組織語言,實際上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么。

  “幫我找一個人,他在幾年前把我藏到了地板下面,墻壁里面,還有衛生間的浴池背面,找到他,找到他!”聲音戛然而止,電話掛斷,只留給我無盡的猜測。

  “這是被分尸了嗎?”打了個寒顫,與此同時,信箱中多出了一條短信。

  “夜深了,沉寂的欲望將要爆發,拿起客房的電話,回復曖昧的問答,她其實就在門口,瞪著猩紅的眼睛等你叫她進來……”

  “直播任務:午夜凌晨入住安心旅館203房間,存活至太陽升起。”

  看到手機上的短信提示,我再沒有任何僥幸,任務中的那個地方我知道,就在三個月前,那座建在城郊的小旅館里還發生過一起命案,死者是男性,死狀極其詭異。

  

4317 1098714 MjAxNy8wMi8yNC8jIyM0MzE3 http://m.clewx.com/book/201702/24/4317_1098714.html
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配资平台资金安全吗 麻将的技巧 专家*篮球大小分 微乐鞍山麻将下载 点点搭档配资 武汉星星麻将辅助 意胜配资 广东闲来麻将精华版 今晚六彩现场开奖结果 海立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