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1288章 我不喜歡的就不用活在世上

書名:神醫毒妃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楊十六 更新時間:2019-10-21 17:25:49

  “喜歡罵人,本太子就割了你的舌,要是喜歡打人,本太子就剁了你的手。所以你該慶幸剛剛只是動了嘴沒有動手,也沒有用腳踹,否則,你丟掉的可就不只是一條舌和一張嘴那么簡單了。”君慕凜又瞅瞅白千嬌,嘖嘖兩聲,“醒了?醒了就給本太子聽好了。今兒毀了半張臉也算便宜你,你該感謝白家五小姐,要是沒有她這一口,怕是你的下場還比不得你父親。”

  白千嬌下意識地問了句:“為何我還比不得他?”

  君慕凜笑了,“因為本太子討厭女人啊!特別是你這種,看一眼就煩。而招本太子煩的人,是沒有必要繼續活在這個世上的。”

  白千嬌平地打了個冷顫,“你們兩個一個比一個狠,真是絕配!”

  君慕凜點頭,十分認同,“說的太對了,就是絕配。行了,你們也別怪本太子心狠手辣,實在是不出手重一些,回頭染染怪罪下來,本太子也不好同她交待。”

  落修在邊上問了句:“爺,這兩個人如何處置?是帶回上都城去,還是隨便扔到哪?”

  君慕凜想了想,“就扔到天賜鎮閻王殿的大牢里吧!讓他們反省,什么時候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了,也誠心悔過了再放出來。至于這位夫人……”他看向談氏,無奈地道,“染染說過,二嬸是個明事理的人,所以本王不會禍及于你。非但不會禍及,今兒個還要許你個恩典。”

  談氏不明白是什么恩典,心里還想著白千嬌要被關進閻王殿大牢的事,一時間也沒心情關心恩典的事,只是問君慕凜:“能不能饒了我的女兒?我一定好好管教她。”

  結果還不等君慕凜說話呢,白千嬌又發作了,一把將談氏給推開,大聲喊道:“你給我滾!少假惺惺的替我求饒,你一心想生兒子,心里頭早就沒有我這個女兒了,這種時候裝什么慈悲?你若真有慈悲的心,當初就不應該懷那個孩子。要是沒有那個孩子,我現在的生活還是會像從前一樣,什么事都不會發生。歸根結底都是你作孽,真要是好心的話,你就替我把這個罪給受了,讓我在你的臉上也咬下來一塊兒肉,然后你再替我到閻王殿坐牢。你肯嗎?”

  白千嬌說這些話時,臉還在不停地留血,今生閣的大夫很大方地把藥丸也給她嘴里塞了一枚,讓她不管怎么疼都只能生生忍著,想暈都不行。

  白千嬌面目猙獰,一雙手死死抓著談氏,眼珠子都要從眼眶里瞪出來了。

  “肯替我死嗎?不肯是吧?連死都不肯替我去死,你算是什么母親?我怎么會有你這種母親?談氏,當初弄死那個孩子時,我怎么沒把你也一起給弄死呢?就差那么一點點,我只要再努力一下,你就可以跟著那個孩子一起去死了。那樣多好,省得我見到你就覺得惡心!”

  談氏被這一句句罵給罵懵了,這也是她從小疼到大的孩子,她雖然想再生個兒子,可也從來沒想過有了兒子之后就不疼愛女兒了呀?之所以想再生個孩子,是因為小白府實在是人丁太單薄了,將來女兒出嫁,就剩他們夫妻二人在家,日子可怎么過?

  多個孩子就多份熱鬧,也多份希望,將來有一個跟女兒同樣血脈的孩子,姐弟互相照應,多好啊!可是為什么白千嬌會這樣想?還自此就憎恨上了她?

  她不解,難道是她錯了嗎?

  “殺了你,我要殺了你!”白千嬌發了狂,撿起之前地上被百姓扔過來的鐮刀,照著談氏就揮了過去。“賤人,你去死吧!”

  落修見了這一幕,趕緊拉了談氏一把。白千嬌這一刀落了空,又揮起來再砍。

  直到砍得自己沒了力氣,也因為臉上傷口流了太多血,讓她開始體力不支,這才停了下來。但是口中還是在不停詛咒,用世上最惡毒的語言,詛咒她的母親不得好死。

  談氏徹底絕望了,她看著白千嬌,像是在看一個陌生人。

  十月懷胎,若早知是這樣的一個孩子,她絕不會讓她有機會來到這個世上。可是孩子生下來都是好的,后來到底是因為什么讓白千嬌變成了這個樣子呢?

  可是不管因為什么,一切也都晚了。

  她以前一直以為白花顏是完美承襲了她父親白興言的性子,可現在看來似乎不是這樣,不是白花顏,而是她的女兒,她的女兒把她父親和大伯二人的所有性格缺陷,全都承襲到了自己身上。老太太生的兩個兒子,把最不好的一面,都留給白千嬌了。

  她看著白千嬌趴在地上,很心疼,可是卻不再試圖求情去把這個女兒保下來了。她告訴白千嬌:“我不能替你去坐牢,因為關你進去的人不會縱容你逍遙法外。我也不可能替你去死,因為就算我死了,你的罪還是逃不過。但是身為母親,你要求我與你受一樣的罪,這我是可以做到的。只是千嬌,你聽娘一句,若是還想活下去,就不要再像從前一樣,要好好生活,做個好人,不要再去算計,也不要再去妄想那些本就不該屬于你的東西。”

  談氏動了動,離那把鐮刀近了些,“就像你跟你父親賴在公主府混吃混喝,這憑什么呢?我們家過得不好是我們家的事,憑什么要跟公主府算這筆帳?還有你的祖母,大年夜那晚她說了什么做了什么,我都是親眼看見親耳聽見的。阿染從來沒有冤枉過一個好人,但也從來沒有輕易放過一個壞人,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因果,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報應。她的死,誰都怨不著,若真要怨,就只能若她自己,怨你那大伯白興言。”

  她蹲下來,像是要同白千嬌平視說話,可是蹲下的同時,手也伸向了那把鐮刀。

  談氏也沒料到自己這輩子還能有這么快的身手,也能有這么大的勇氣,手起刀落的那一刻,連君慕凜都驚了一下。眼瞅著一大塊臉肉被她親手削了下來,血淋淋地掉在地上,就跟被白花顏咬下來的那塊兒白千嬌的肉并在一處,觸目驚心。

  今生閣的大夫嚇了一跳,趕緊看了君慕凜一眼,君慕凜無奈地道:“救人。”

  他立即沖上前去,藥粉藥丸的齊齊往談氏臉上招呼。談氏疼得臉都白了,配上流下來的血,十分的滲人。

  她一動不動,由著大夫擺布,好在大夫很快就給她塞了止疼的藥丸,還告訴她這是閣主臨走前留下來的,止疼效果很好。她吃過之后,果然感覺不怎么疼了。

  可是臉不疼了,心卻在滴血。因為她看到她的女兒正滿眼興奮地哈哈大笑,還在同給她治傷的大夫說:“憑什么給她止疼藥?憑什么我疼著她卻有藥可用?就該讓她疼著,這是她欠我的,她就該疼,最好活活疼死,她死了我就高興了。”

  今生閣的大夫實在是難以置信,隨口回了句:“這可是你親娘。”

  白千嬌哈哈大笑,“屁的親娘,我才不要這樣的親娘,她心里只有她那個還沒出生就死了的兒子,這種娘我要她干什么?死了算了,算了就省心了,省得以后老了還要我養。”

  君慕凜聽不下去了,“不用擔心,她就是老了病了也絕對不會麻煩到你來養的,因為你根本也活不到那個年月。”他大手一揮,再不管談氏感受,大聲道:“辱罵當朝公主,是為不忠。辱罵親娘,是為不孝。如此不忠不孝之輩,當下十八層地獄。來人!將她給本太子扔到閻王殿的十八層地獄里去,別輕易叫人死了,需得十八層地獄全部感受個遍才行。”

  公主府門口鬧這么大的陣仗,閻王殿的人早就到了,胡天才更是親自來了。

  此時一聽君慕凜吩咐,二話不說,直接走上前就將白千嬌給提在手里,拖著就往閻王殿的方向走。當然,拖她的同時也沒忘了白興武,身邊官差連白興武一起給拖走了。

  白興武嚇得大叫,一會兒喊白千嬌,一會兒又為自己求饒。最后見實在是不可能有人饒過他,他干脆棄車保帥,直接喊道:“不忠不孝之人是白千嬌,跟我沒有關系。我只是到侄女家住些日子,就算發生了口角也是我們自己家的事。太子殿下饒命啊,不關我的事啊!”

  可是君慕凜怎么可能饒過他呢,對于白家人,除了白鶴染認可的一部份外,其余的他都恨不得一個一個親手掐死。因為就是有那些人的存在,他們家染染以前才過了那么多苦日子。

  雖然染染說過,曾經的文國公府二小姐并不是現在的她,可染染也說過,雖然不是同一個靈魂,但是她接受那具身體時,卻是連帶著從前那人的記憶一起接受過來的。所以說,對于從前那位二小姐的悲和痛,她都感同身受,接下的不只是一具身體,還有屬于這具身體的因果循環。所以她得替人家報復,所以她始終牢牢記得過去那些年遭受的苦難。

  白興武和白千嬌被人拖遠了,這邊,白花顏愣愣地看著地上那兩塊兒肉,默默地從中把談氏的肉給挑了出來……

9014 3613819 MjAxOC8wMi8wMy8jIyM5MDE0 http://m.clewx.com/book/201802/03/9014_3613819.html
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在线股票配资平台 福建22选7开奖结果 北京快三走势图一定 江苏老快3结果 理财保险可靠吗 广东十一选五计划收 亿潮智投 全天飞艇 有没有线上打南京麻将的群啊 加拿大28预测凤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