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304章 無力和絕望

書名:紙上談婚,豪門佳妻不好追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百里云初 更新時間:2020-02-07 23:03:52

  大家一直都認為,劉建良是個艱苦樸素老老實實的人,這么多年來一直住在大院的房子里,樸實無華。

  但是不曾想,竟然私底下有這么多豪宅,還有這么多現金!

  這是不敢往銀行里邊放,所以放在這里的嗎?

  簡直……

  太讓人生氣了!

  這些很快就被發到網上,又是激起了新一波的民憤。

  大家現在對這劉建良,已經沒什么好罵的了。

  真的,罵他都罵得詞窮了。

  顧慕蕓這幾天看著網上大家對劉建良的評論,統一全是:“罵累了,快點兒解決他吧。”

  “對,死刑都便宜他了!”

  “他中飽私囊的那些錢,說不定是多少人救命的血汗錢呢!他手中的人命,可未必只有那幾個小姑娘那幾條!”

  “希望明天起來看到的新聞就是劉建良死了。”

  “樓上還是太善良了,就這么死了豈不是太便宜他了,我希望他老年不得安生,受盡病痛折磨而死!”

  “對,就該這樣!”

  大家七嘴八舌,說的起勁兒極了。

  不光是劉建良,那個帖子中曝光出來的一共三百多個官員,全都被罵了。

  因為人數實在太多了,所以是不同人通報的,但是每一條通報新聞下邊,都是大快人心的一片叫罵聲。

  很刺激。

  這個事情在新年前,給出了決斷。

  劉建良,終身監禁。

  其實對于劉建良這個年齡來說,本應該是安度晚年的時候,現在卻要終身監禁,已經是很重的懲罰了。

  劉建良已經出院了,直接被關進了他監禁的地方。

  其它人,則無一例外全都被免職,判了不同年數的刑期。

  很多網友都覺得不解氣,但是這已經是上邊可以給出的最好的決斷了。

  這次持續了小半年的動蕩,隨著最后一人的入獄而結束。

  這也是近百年來,國內官場上最大的一次動蕩。

  將劉建良一派,連根拔起,解決了無數貪污受賄的人,大塊民心。

  很多人都會國家未來的發展充滿了希望,都知道這樣的蛀蟲越少,國家的發展就可以越好。

  但是最開始的那個帖子,背后的披露者,還是沒有被扒出來。

  亦或是,已經沒有人去查證這個了。

  畢竟大家都知道,世界上,還是有很多正義人士的,也正是因為他們的存在,才才會有越來越多的問題被揭露。

  顧慕蕓對于這個結果,很滿意。

  畢竟她也不希望,能有人查到她身上,麻煩自然是越少越好的。

  也有人懷疑過,這背后的操控手是不是顧慕蕓,畢竟當初劉輝,就是被她搞下來的。

  但是這個猜測,也僅僅是一個猜測,就像是一塊兒掉進湖里的石頭,濺起了一圈兒輕輕淺淺的波紋之后,就很快地銷聲匿跡了。

  劉建良是臭名昭著的惡人,是不會有人替惡人說話的。

  顧慕蕓這幾天都睡得很安穩。

  因為劉建良的事情解決了,她放下了一個大心事。

  不然總不知道哪天劉建良會突然給劉輝報仇。

  還要讓李驍旸當他兒子!

  一想到這個,顧慕蕓就生氣。

  應該說是無語。

  “起來了。”李驍旸從外邊進來,俯身看著顧慕蕓,“我給你做好早餐了。”

  顧慕蕓從床、上直接做起來,軟軟地趴在李驍旸肩膀上。

  “怎么了?”李驍旸柔聲問著,撫了撫她的長發。

  “很好奇你手里是不是有個情報局。”顧慕蕓道,“當初找那個小李的時候,就是你給我找到的。這里劉建良的事情,你也幫我找到很多,很好奇。”

  李驍旸勾唇一笑:“你如果想要的話,我送給你。”

  “不了。”顧慕蕓搖頭,“當初的云揚就是你送給我的,現在還要你送我什么?我又不是伸手黨。”

  “我們是夫妻關系,我的當然就是你的了。”

  顧慕蕓將下顎撣在李驍旸肩頭,嘟噥一聲:“沒興趣。”

  然后她好像想到了什么,眨眨眼:“要不這樣,你把祥哥送到你那群人里邊去吧,說不定還能一起培養培養。”

  “好。”李驍旸點頭。

  顧慕蕓提出的任何要求,他都不會拒絕。

  “那天祥哥給我打電話了,還是想在國內發展。”顧慕蕓一邊吃著早點一邊道,“我說他在皇朝帶著也挺好的,畢竟那里是刺探情報來的最快的地方。”

  李驍旸被她的說法給逗笑了:“怎么說的和特務似的?”

  顧慕蕓嘿嘿一笑。

  “又快放年假了。”李驍旸道,“今天下午四點云揚的年末總結大會,你要來嗎?”

  “當然要來。”顧慕蕓道,“而且我還打算叫上文研的人一起去。”

  李驍旸愣了一下,顯然沒想到她是這個想法。

  想想也是,今年的云揚和文研的業績都不錯,不過是兩個公司合作才取的這么好的結果,要是一起開個會,也確實沒有什么問題。

  “好,我一會兒去通知云揚的人。”李驍旸應允。

  “嗯,我上午出門一趟,下午直接去云揚。”

  李驍旸看向她:“你去哪里?”

  “去看一眼劉建良。”顧慕蕓直接回答,“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見他了。”

  然后他看向李驍旸:“你要和我一起去嗎?畢竟他曾經想讓你做兒子來著。”

  李驍旸抿唇,想到這個事情,就一陣無語。

  “罷了。”他道,“沒興趣。”

  他和這個劉建良可真是神么交集都沒有,也不知道那人當初是哪根筋搭錯了才會想著讓他當他的兒子。

  簡直是絕了。

  飯后,顧慕蕓自己開車去了關押劉建良的地方。

  也是一個大院,但是不是平時住著的那個,里邊都是平房,一間一間的小屋子,專門關押劉建良這種身份的犯了事的人。

  因為早就打好了招呼,所以顧慕蕓直接可以進去。

  看守的人替她大打開門,顧慕蕓邁步進去。

  只一個單間,很干凈,看起來差不多而二十平米左右。只是在上邊有一個鐵窗,冬日的陽光從外邊照進來,里邊帶著空氣細小的塵埃。

  四周是灰色的墻壁,色調有些暗沉。

  里邊有一張床,還有一張桌子和一把椅子,一個衛生間,別無他物。

  劉建良正在床上坐著,聽到聲音,轉過頭來。

  本來以為是工作人員,但是沒想到,竟然是顧慕蕓。

  這段時間,一個來看劉建良的人都沒有,顧慕蕓是第一個。

  劉建良從床上下來,緩緩朝著顧慕蕓走近。

  這段時間過去,劉建良比上一次顧慕蕓見他,蒼老了好幾歲。

  頭發已經全白了,臉上都是皺紋,走路的時候身軀狗摟著,顫顫巍巍的,抬不起步子來。

  但是看著他這個樣子,顧慕蕓一點兒同情都沒有。

  他完全是咎由自取。

  甚至想到那些因他而死的人,顧慕蕓都覺得他這樣還不夠。

  “你怎么來了?”劉建良問,聲音蒼老而又沙啞。

  “畢竟和劉老認識一場,如今也來看看劉老。”顧慕蕓在外邊的椅子上坐下,隔著柵欄,看著他。

  “李驍旸呢?他沒和你一起來?”

  聽到這話,顧慕蕓忍不住笑了。

  “這都什么時候了,難道您還惦記著讓他做您的兒子呢?”顧慕蕓問。

  劉建良嘆了口氣,搖搖頭:“做也沒用了,本來是想找兒子給我送終的,但是現在不需要了。”

  “是啊,你這樣的人,怎么佩有人送終呢?”顧慕蕓雙手捧著臉,笑嘻嘻地看著他。

  劉建良下巴抖了抖,半晌,問道:“是不是你?”

  顧慕蕓恍若不知:“您問的是什么?”

  “我的事情,是不是你弄的!”李建良一把抓住了欄桿,很是激動。

  顧慕蕓點點頭:“是啊。”

  “我就知道是你。”劉建良咬牙切齒,“我就知道是你!別人沒那么大的單子!”

  鐵柵欄被他拍地哐哐作響,但是也沒有辦法,出不了這一個牢籠。

  他想從柵欄里伸手拽顧慕蕓,但是柵欄縫隙很小,他的胳膊根本伸不出來。

  顧慕蕓依舊坐在那里,一點兒緊張都沒有,甚至,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

  “別做無畏的掙扎了。”顧慕蕓道,“乖乖接受你命運的審判就好了。”

  劉建良齜牙咧嘴的,恨不得將顧慕蕓給生吞活剝了。

  “我沒想到……我沒想到我這一輩子,最后會栽在你這么個小丫頭片子手里!”

  “沒想到是吧,你沒想到的多著呢!”顧慕蕓哼笑一聲,然后壓低聲音,“你現在身陷囹圄,你猜猜你的那個私生子,會怎么樣呢?”

  劉建良的眼睛,倏然睜大。

  他沒有想到,顧慕蕓竟然會知道這個。

  “你……你怎么……”

  “我怎么知道是吧?”顧慕蕓十分順溜地接了劉建良的話,“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既然你的兒子是存在的,我自然是可以查到的。你那么多年的老底我都能查到,更何況一個小小的私生子?”

  “你要將他怎么樣?”劉建良狠狠瞪著顧慕蕓,“你到底想怎么樣!”

  “當然要等我查之后再知道了。”顧慕蕓道,“我不會錯失,也不會錯殺。要是你兒子和你的事情有關系,天網恢恢,他也跑不了。如果他是無辜的,我自然也不會冤枉他。”

  劉建良很激動,恨不得直接鉆出來掐死顧慕蕓。

  但是他什么都做不到。

  他只能眼睜睜看著顧慕蕓在他面前耀武揚威,十分無力。

  十分絕望。

9298 3641808 MjAxOC8wNy8wNS8jIyM5Mjk4 http://m.clewx.com/book/201807/05/9298_3641808.html
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以下股票推荐 python获得a股实时 弘益配资 国内最靠谱的理财平台 信弘配资 全球股市估值 东莞股票配资 方舟配资 云南白药股票分析报告 随州股票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