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兩百三十四章 爛桃花上門,蒹葭冷笑發言

書名:錦衣香閨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徐家三姑娘 更新時間:2020-01-30 23:51:41

  “是嗎?”青衣心底難掩擔憂,“若真如此,那么我就可以放心了。”

  “主子和福晉是共患難過來的。他們倆之間的事情你盡可放心。”玉衡安慰到。

  “我這不是擔心姑娘失去了記憶,他們倆的感情出現問題。太上皇和那些文武大臣見縫插針,給我們擎王府塞幾個女主子嗎?!若是真的如此,那么我們姑娘可就委屈了。”青衣忍不住低聲念叨到。

  “你啊,太過杞人憂天了!”玉衡忍不住捂額到,“你也不看看我們主子,早被你們家姑娘吃得死死的了。他豈會給你們姑娘委屈受?!哼,他自己不受委屈我們都阿彌陀佛了。”

  “噗——”青衣忍不住噗嗤一笑。

  “笑了就好。”玉衡臉上浮現出愉悅之情,“你要相信,主子們的事情,他們自會處理好。”

  “嗯。”青衣重重的點了點頭。

  ……

  “我以前也經常跟你下棋嗎?”林蒹葭詫異自己對圍棋的熟悉度。

  “并不。”諸葛蒼搖了搖頭,“我們一起下棋的時間比較少。”

  “哦。”林蒹葭捻起一顆黑棋,干脆利落的落在棋盤上。

  “我們成親之前礙于世俗的禮儀能碰面的次數極少,相處的時間也極少。成親后,恰逢外敵入侵,我遠赴關外御敵……后來,你來關助我……”諸葛蒼眉宇間盡是郁色,“我們倆可算是幾經波折,雖沒有唐三藏取經九九八十一難,但我們經受的磨難也有二十難也有十難了。”

  “雖說如此。”林蒹葭笑道,“但是上蒼還是極為眷顧我們的。每每都讓我們遇難成祥。”

  “呃?”諸葛蒼沉吟了一下,“你這么說也是可以的。”

  “嗯。”

  “這次失憶的事情你不擔心了?”諸葛蒼看著神色比先前淡然,眸色比之前要豁然的林蒹葭,忍不住開口到。

  “不擔心了。”林蒹葭持子凝視著棋盤發呆。“既然上蒼有這樣的安排,我相信定有他的用意。我等著便好。”

  諸葛蒼神情一怔,他不由得想起如今仍處在昏迷中的諸葛韻笙,心神有些不穩,“葭兒,葭兒,你可還記得皇兄?”

  “皇兄,哪一位皇兄?”林蒹葭的心神仍舊被棋盤牽動著。

  “諸葛韻笙皇兄。”諸葛蒼目不轉睛的凝視著林蒹葭。

  “陛下?”林蒹葭心神微動,“可是諸葛韻笙表哥?”

  “是的。”諸葛蒼有些忐忑不安到,“你還記得?”他凝神屏息的看著林蒹葭。

  在諸葛蒼的心快要跳出胸口的時候,林蒹葭搖了搖頭,“不記得了。不過這幾日娘親有跟我普及京都的關系網。談及到當今的陛下。”

  諸葛蒼心頭不自覺偷偷松了口氣:“沒事。記憶的事情可以慢慢尋回。”

  “你的情緒起伏得有些過大了。怎么了?”林蒹葭有些擔憂到。

  諸葛蒼的心跳停頓了一下:“皇兄,皇兄他?”諸葛蒼面色有些蒼白,“皇兄的事情,過段時間我再同你說。”

  “嗯,好。”林蒹葭神色有些困惑。她不解諸葛蒼為何在談及諸葛韻笙時有些吞吞吐吐,“要仔細了,再不小心,你可要輸了。”

  “呃?”諸葛蒼定睛一看,“剛才的不算,現在我可要認真了,你可要小心。”

  “好。”諸葛蒼的語氣調動起了林蒹葭的好勝心。

  一時間,棋盤上硝煙彌漫……

  諸葛蒼時不時的抬起頭,專注的看著林蒹葭,偶爾會心一笑。

  ……

  林蒹葭坐在秋千上,閉著眼睛享受著冬日的暖陽。

  “福晉,謝家謝靈韻前來拜訪。”

  “謝靈韻?”林蒹葭眉心隆起,疑惑道,“我同謝靈韻可有來往?”

  “并無。”青衣仔細回想了一下,搖頭到。

  “此次上門可是有所求?”林蒹葭微微側頭朝一旁的天樞開口到。

  “應當不是。”天樞搖頭。“謝王兩家傳承悠久,在大乾更是如千年蒼天大樹,枝繁葉茂,根深蒂固。她所思所求,謝家的底蘊足以滿足。”

  “我同她既無往來,她對我亦無所求。她拜訪我為何?”林蒹葭滿腹疑惑。

  “或許屬下知道理由。”抱劍斜靠著走廊柱子的白雪眸色一動開口道。

  “白雪知道?”眾人的視線一致落在白雪身上。

  “是的。”白雪點了點頭,“先前主子昏睡不醒的時候,太上皇曾提議將謝家謝靈韻賜給殿下做第一側妃,而且是有封號的側妃。只是被殿下拒了。”

  “有封號的側妃?”青衣驚呼,“這不是跟我們家姑娘平起平坐了嗎?她謝靈韻憑什么?!”

  “這件事情可屬實?”林蒹葭秀眉微挑。

  “確有其事。”天樞想了一下,“不過太上皇同殿下說這件事情的時候,身旁并無幾個人。殿下堅決拒絕了之后,太上皇沒轍便也沒有再提及此事。不過白雪如何得知的?”天樞有些疑惑的看著白雪。

  “天權說的。”白雪面無表情到。

  “天權說的?”林蒹葭等人眸色古怪的看著白雪。

  白雪有些不自在用力點了下腳尖:“我到屋頂上守衛。”說罷,整個人如只雨燕落在了屋檐上。

  “主子,府外那謝靈韻還要見嗎?”青衣難掩擔憂,“婢子擔心來者不善啊。”

  天樞同樣一臉擔憂的看著林蒹葭。

  林蒹葭輕輕摩挲著無名指上的玉戒,眸色深邃,“見,為何不見。”

  ……

  “福晉到——”

  “謝氏靈韻給福晉請安。福晉萬福金安。”

  林蒹葭就著青衣的手,緩緩走到椅子上坐下。她朝謝靈韻仔細看去,只見對方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齒如含貝。好一個濁世佳人!林蒹葭心頭不由得暗自稱贊。

  “免禮,起身。”林蒹葭抬手示意。

  “靈韻謝過福晉。”

  “謝姑娘,請坐。”

  “謝福晉。”謝靈韻屈膝行禮而后坐下。

  “青衣給謝姑娘上茶。”

  “諾!”

  半盞茶的功夫過去后,林蒹葭將手中的茶盞放下,“謝姑娘今日登門可是有要事?”

  謝靈韻品茗的舉動頓了頓,她將手中的茶盞放下,眸底劃過一絲忐忑,“靈韻有話想同福晉說。”

  “請說。”

  謝靈韻看著林蒹葭身旁的青衣。

  林蒹葭順著謝靈韻的視線朝青衣看去:“謝姑娘,這是打小就伺候我的貼身婢女。你有話但說無妨。”

  謝靈韻沉吟了半晌:“好。”她深深的吸了口氣,“太上皇曾提議將我賜給擎王殿下做側福晉,這件事,福晉可知?”

  “放肆!”青衣怒視著謝靈韻。

  “青衣!”林蒹葭擰眉,“不可無禮。”

  “諾!”青衣抿了抿唇。

  “這件事情我知道。”林蒹葭沒有敷衍謝靈韻。

  “對于這件事情你怎么看?”謝靈韻抬起頭,目不轉睛的直視著林蒹葭。

  “對于這件事情,我怎么看不重要。重要的是殿下怎么看,怎么做。”林蒹葭淡笑到,“而且,對于太上皇的提議,殿下已經拒絕了。”

  謝靈韻臉色微白,眸底劃過不甘之色,“我知道。對于太上皇的提議,擎王殿下是已經拒絕了。可我還是想知道福晉的想法,我跟擎王可還有在一起的可能?”

  林蒹葭整個身子迸發出迫人的氣勢:“謝姑娘,你過分了!”

  “福晉。”謝靈韻快速的起身,緊咬下唇到,“我是真心仰慕擎王殿下的。不管入府的身份是什么,我都想這一生能夠陪伴在擎王殿下的身邊,服侍他,侍奉他!福晉,我是真心實意的!”

  林蒹葭怒極反笑:“謝姑娘,以你的身份,謝家定不會讓你為妾的吧。即便是擎王的側妃,你們謝家也不會同意的。本福晉說得可對。”

  “是的。”謝靈韻的唇瓣越發的蒼白了。

  “若是我這一輩子昏睡不醒。謝家還有可能同意你以第一側妃的身份嫁入擎王府。如今本福晉醒了,不管你是怎樣的想法,你們謝家都不會同意的,可對?”

  “對。”

  “既然如此,你不覺得你此次上門過于冒昧嗎?且忤逆家中長輩,這樣的舉動不適合出現在你這樣的姑娘身上!謝姑娘,請回吧!”

  “福晉,難道你就不能看在我們都是仰慕同一個人的份上幫幫我嗎?我不會跟你搶什么的,我是真的只想陪在他身邊!”

  林蒹葭的眸中燃起了火花:“謝姑娘,既然你如此的仰慕擎王,想必你對擎王也有一定的了解。那你應當知道當年擎王娶本福晉時,他可是跟本福晉許下誓言,三千諾水只取一瓢飲,一生一世一雙人!”

  謝靈韻咬牙沉默以對,她如何能不知道呢!就是因為知道了,她才更加的情根深種,以至于今日沒臉沒皮的上門討不自在!

  “你若真想陪在擎王身邊。這輩子你是別想了,下輩子吧。或許下輩子你能夠陪伴在他身邊。”林蒹葭的面龐布滿了寒霜,“這輩子,他諸葛蒼生是我林蒹葭的人,死是我林蒹葭的鬼。即使我死了,他也得給我守著。”突然間她冷笑到,“或許為了防止你這類型的姑娘毀了他的誓言,我哪一天香消玉殞了,我應該拉著他陪葬。生不同時死同寢,現在看來,也挺好的!”

9565 3639776 MjAxOC8wOS8yOC8jIyM5NTY1 http://m.clewx.com/book/201809/28/9565_3639776.html
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号 22选5开奖结果黑龙江 辽宁快乐12选5走 弈乐贵州麻将新版本 南京麻将快充算法 吉林快三和值走势图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查 极速赛车怎么玩都是 内蒙古11选5的开 中国足球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