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兩百四十二章 夢中的輕吻,雙親的厚愛

書名:錦衣香閨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徐家三姑娘 更新時間:2020-02-07 23:16:49

  “青衣/白雪,給殿下請安。殿下萬福金安。”書房前青衣、白雪遠遠的看到諸葛蒼過來,趕緊的俯身行禮。

  “福晉還沒有出來嗎?”諸葛蒼擰眉看著這寒風怒號的夜晚,樹枝隨著狂風亂舞。

  “是的。”

  “夜都這么深了,你們也不問問里面的情況?”諸葛蒼難掩怒氣到,最近一年,大權在握的諸葛蒼一身的威嚴更勝從前。

  “回稟殿下。半盞茶的功夫前,婢子曾問過福晉,福晉讓我們別打擾她,她困了自會喚我們。”青衣的身子因恐懼輕顫到。

  諸葛蒼壓抑著怒氣舉起手,敲了敲房門,“葭兒,葭兒?”諸葛蒼心一慌,猛的用力,推門而進,一股熱氣迎著他的面沖過去,他抬頭沖著里頭看,只見林蒹葭蜷縮著身子躺在貴妃榻的一角,他神色大變,猛的朝書房里大步走去,當看到林蒹葭甜甜的睡顏,他的腳步不由得放緩了下來。

  “都不許進來。”諸葛蒼背對著玉衡等人輕聲到。

  “諾。”玉衡倒推出去輕輕合上房門。

  “玉衡,你怎把門關起來了?”青衣詫異到。

  “你們就收聲吧。福晉睡著了。不把門關起來了,冷風一進去,福晉著了涼,這個責任誰擔,你們擔?”

  青衣和白雪臉色大變。

  青衣斷斷續續到:“福晉,福晉睡著了?”

  “那可不!主子進去到現在福晉都沒有出聲,這還不能說明問題?”

  “是我們失職了。”青衣內疚到。

  白雪亦贊同的點了點頭。

  ……

  諸葛蒼拿過一旁的錦被給林蒹葭輕輕的蓋上,然后悄悄的坐在貴妃榻的一角,靜靜地凝視著林蒹葭的面容,瞳孔深邃,眸色沉沉間,盡是翻涌的情緒。

  良久之后,諸葛蒼的視線才移到一旁的竹簡上,他看著占據了一大半貴妃榻的竹簡不由得啞然一笑,伸手想要將竹簡搬離,騰出足夠的地方讓林蒹葭睡覺,可手在動作間,竹簡滾動了一下,上面熟悉的字跡令諸葛蒼愣神了許久,‘平生不會相思,才會相思,便害相思。’‘林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

  他猛的抬頭,緊緊的凝視著林蒹葭,眸底是一片深沉的喜悅和涌動的情潮,和林蒹葭在一起的畫面,一幕幕逐一的在他的腦海中浮現……

  “葭兒——”諸葛蒼長長的嘆息聲響起,“我該拿你怎么辦好呢?”一個吻,輕輕的落在她的額頭間。

  翌日清晨——

  “啊~~~~~~”林蒹葭做了個噩夢被嚇得從夢境中醒來。

  “姑娘,姑娘,您怎么了?”青衣嚇得一張小臉發白。

  “我夢見我被一頭老虎猛的追趕著,可嚇死我了!”林蒹葭抓著長袖猛的擦拭著自己額頭。

  “姑娘,別怕,不過是一個噩夢罷了。”青衣趕緊安慰到,“給,喝點溫開水,一會兒就好了。”

  “嗯。”林蒹葭趕緊的喝了杯溫開水,并讓情緒逐漸穩定了下來,“咦?”她環視了一下四周,“我昨夜什么時候回房的,我怎么沒印象了?”

  正在擰毛巾的白雪偷樂道:“姑娘,昨夜您在書房不小心睡著了,是殿下抱著您回寢室的。”

  “什么?”林蒹葭驚呼道,“怎么會是他呢,這也太尷尬了吧?”她的神情極為尷尬的看著青衣和白雪。

  青衣和白雪倒是不以為然。

  “姑娘,這有什么好尷尬的?!您是殿下的妻子,殿下抱著您回寢室這不是天經地義的嗎,不尷尬。”白雪將手中溫熱的毛巾遞給林蒹葭,“姑娘,擦個臉先。”

  “嗯。”林蒹葭接過白雪手里的毛巾快速的蓋在自己的臉上,掩飾掉自己臉上的尷尬之色。

  ……

  “姑娘,林府那邊遞話過來,夫人今日會過府。”青衣一邊為林蒹葭穿靴子,一邊開口到。

  “娘親要過來?”林蒹葭臉上盡是喜悅之色,“青衣,等會兒你吩咐廚房多給母親準備些她愛吃的菜肴和糕點。”

  “諾!”

  “對了,娘親喜歡云霧茶,一會兒你叮囑茶房的小丫頭們別泡錯了。”

  “諾!”

  “對了,對了,還有……”

  ……

  “福晉對林夫人今日過府一事非常的歡喜。早早就吩咐廚房、茶房等最準好林夫人喜歡的點心、佳肴、茶……”玉衡雖然不理解諸葛蒼為何要對這些小事如此上心,但他還是事無巨細的一一跟諸葛蒼道來。

  “她對岳母倒是上心得很。”諸葛蒼有些酸酸到。

  “那可不!”玉衡贊同的點了點頭,“對于林夫人,福晉向來極為重視,差點兒親力親為了。”

  “你很開心?”

  玉衡剛想點頭,但是諸葛蒼那哀怨的眼神令她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顫,“不開心。”

  “你不開心?”

  “一般般。”玉衡額頭的冷汗都要出來了。“一般般。”

  “哼。福晉那邊的人和事你多多關注一下。吩咐府中眾人,今日林夫人過府,讓他們小心伺候著。不然,出了事,嚴懲不貸。”

  “諾!”

  “好了。退下吧。”

  “諾!“

  “等等。”

  “殿下可還有要事吩咐?”玉衡轉身俯身靜候著。

  “今早福晉起身時可有問到孤?”諸葛蒼遲疑再三說到。

  “沒有。”玉衡搖頭,“不過福晉知道了昨晚是殿下送福晉回寢室一事了。”

  “她知道了?”諸葛蒼倏地起身,情緒有些激動,然后意識到自己干了什么蠢事后,他便又坐下,“她可說了什么?”

  “福晉不太相信那個人是主子,不過在青衣和白雪的證詞下,福晉也沒有說其它的。”

  “再沒其它的了?”諸葛蒼有些不甘心到。

  “嗯,”玉衡仔細想了一下,“聽下邊的人說,福晉當時的神情頗為尷尬。”

  “神情尷尬?”諸葛蒼嘴角泛起了苦笑,“現在的她面對我確實挺尷尬的。”

  “主子不用太過傷心,福晉這樣的情況只是暫時的。”

  ……

  “姑娘,夫人到了。”白雪。

  “娘親——”林蒹葭像只翻飛的蝴蝶朝趙佳敏撲去。

  趙佳敏趕緊的抱住撲到自己懷中的女兒,好氣又好笑到,“看看你,都嫁人了,還是王府中的福晉,怎么行事還是如此莽撞?”

  “女兒這不是想你了嗎。”林蒹葭在眾人的目瞪口呆中撒嬌到。

  “我們不是前幾日才見到的嗎?”趙佳敏輕點林蒹葭的眉心。

  “娘親難道不知道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嗎?女兒都多少個三秋沒有見到娘親了……”

  女兒的撒嬌令趙佳敏合不攏嘴,她拿起帕子擦了擦眼角因笑聲冒出的淚珠,“你啊你,娘親過府想跟你說說些心里話。你讓侍人都先下去吧。”

  “嗯,好的娘親。”林蒹葭朝青衣等人擺了擺手。

  青衣一行人便一致的行禮退了下去。

  “娘親,來,這是女兒特意吩咐下邊的人給您準備的點心和茶。您嘗嘗。”林蒹葭將趙佳敏拉到茶幾邊坐下。

  “好。”趙佳敏嘗了嘗茶幾上的點心,“嗯,是娘親喜歡的味。”

  “娘親,喝茶。”

  “云霧茶。”趙佳敏一嗅就知道是自己中意的云霧茶了,“葭兒有心了。”

  “娘親喜歡就好。”林蒹葭笑得兩眼瞇成了一條縫。

  趙佳敏輕輕拍了拍林蒹葭的手背:“葭兒,剛才娘親聽到青衣她們喊你姑娘?”

  林蒹葭不解道:“是啊娘親。怎么了?”

  “你這死丫頭,你說呢?!”趙佳敏伸手戳了一下林蒹葭的額頭,“你說你都身為擎王妃多年了,怎能還讓侍女們喚你未出閣前的稱呼呢?!”

  “這有什么不對?”

  趙佳敏捂額:“這怎么可能對呢?!我回去之后,你讓下邊的人都改了稱呼,直接喚你福晉。‘姑娘’這稱呼可是再也用不得了。”

  “如何用不得?那擎王聽到時也沒說什么啊?”林蒹葭有些不愿意到。

  “他嘴里雖然沒說什么,難保他心中不會有那么點想法。如今看似沒什么,日積月累,事情就大發了。”趙佳敏語重心長到。

  “知道了。”林蒹葭心不甘情不愿回到。

  “還有。聽說你放話若是擎王殿下心系他人你便會將他舍棄掉?”趙佳敏挑眉到。

  林蒹葭臉色微變,怒氣沖沖到,“青衣這個叛徒,定是她告訴娘親你的吧。”

  “你也別怪青衣。若不是青衣太過擔心你跟我言明了這件事,我還不知道你竟然有如此大的志向,如此大逆不道的想法呢!”趙佳敏沒好氣到。

  “娘親如果你今日過府是來勸我的,那就不必了,我是不會跟諸葛蒼服軟的。”林蒹葭直接轉過頭去,不想搭理趙佳敏。

  “娘親今日確實是過來勸說你的。”

  “哼。”

  “娘親雖然不太贊同你的想法。不過你爹說了。”趙佳敏看著頭也不愿回的林蒹葭,輕笑無奈到,“他完全贊同你的想法和做法。”

  “什么?”這突如其來的驚喜令林蒹葭傻了眼,“我有這樣的想法,爹爹不惱嗎?”

  “你爹啊打小就寵你,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說了只要你高興,隨你怎么折騰。他在太上皇和陛下跟前的這點臉面還是有的。若你不想跟擎王過了,直接跟他說一聲,他八抬大轎把你抬回家里去。”

  林蒹葭的眼眶倏地通紅。

  ……

9565 3641816 MjAxOC8wOS8yOC8jIyM5NTY1 http://m.clewx.com/book/201809/28/9565_3641816.html
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聚富人配资 股票配资平台l选一直牛 每日黑马股票推荐 股票入门基础知识 子基金配资 如何研究股票指数 股票推荐1只暴涨股 湖州美欣达集团老总 银行还能给私募基金配资吗 股票融资杠杆最高几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