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69

書名:熱戀你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鹿靈 更新時間:2020-02-07 22:41:50

  看著案板上被削斷一半的蘋果皮繞成三圈, 林洛桑這才緩緩轉過頭,問裴寒舟。
“你說什么?”

  他正在看手里的文件,漫不經心回, “我建了個電競戰隊。”

  林洛桑握刀的手微微顫抖:“……就為了帶我打游戲?”

  “也不全是,”男人娓娓道來,“很早就有這個想法了,而且電競現在是熱門行業,投一投也無不可。”

  不全是的意思就是――也有一部分是她的原因?
林洛桑放下蘋果和手中的刀,啟唇想說些什么,又一時失聲。

  “別有壓力,我又不是沒腦子, ”裴寒舟瞧她一眼,“相關功課去年已經在看了。”
既然組建起了戰隊,他也會對那些小孩的夢想和前途負責,那是他的道德底線。

  她點了點頭,湊過去問:“所以最近都在忙這些嗎?”

  男人翻了一頁文件, 淡聲闡述:“還有無人酒店的相關籌備, 在舟今明年的重點項目。”

  “無人酒店?”這個名詞對林洛桑來講頗為新鮮, “是沒有服務生的意思?”

  “辦理入住和尋找房間都由機器人帶領完成, 需要添加的日用品也是機器人負責傳送。顧客視線所及不會有服務生,但會有人查看監控,出問題時方便處理。”裴寒舟為她科普, “畢竟酒店也要考慮安全性。”

  一邊聽男人說著, 她覺得手上有些閑,便快速把剩下的蘋果皮解決完畢, 而后問他:“那酒店還能不能提供早餐?”

  他垂眼:“可以,餐廳也是機器人進行服務。”

  “也就是說, 其他酒店該有的條件你們都有,”她啃了口蘋果,道,“不止如此,還能開發出別的新體驗?”

  “嗯。”

  林洛桑來了興趣,殷切地湊過去:“什么時候建成?”

  “明年。”
男人看她這表情,勾了勾唇道,“你想去?”

  “想啊。”她說,“聽起來就很有意思。”

  裴寒舟捏了捏她的耳垂,應允道:“到時候竣工,第一個帶你去。”

  雖然特權帶來了小小優越感,但林洛桑依然非常嚴謹:“我應該不是第一個吧?第一個一般不都是酒店試睡員嗎?”

  男人略作思索后,氣定神閑道:“你待遇比他們好。”
“他們試睡酒店,你可以試睡我。”

  “???”
曾經用血與淚換來的年終報告生成記錄在腦中緩緩浮現,她訕笑兩聲,搭著沙發扶手,孱弱地蹣跚了幾步,徐徐離開了男人方圓以內的危險場所。

  次日依然是美好的一天,吃完早餐之后,想到裴寒舟昨天的話,她記起自己好像是很久沒有打游戲了,點開APP,居然顯示需要升級。
升級完畢之后,她向裴寒舟發出了邀約。

  很快,他們二人的戰隊里就加入了【我有貓】和【你說你R呢】,兩位新成員。

  林洛桑看了一下他們的角色,問裴寒舟:“都是男生啊?”

  他頷首。

  她沉吟了會:“那我和男生一起打游戲……你不會不爽嗎?”

  裴寒舟奇怪地望了她一眼:“我看起來像那么小氣的人?”

  林洛桑:“……”
你不像嗎??

  很快,林洛桑終于知道了裴寒舟會找戰隊內兩位男生帶她排位的原因。
那兩個人從頭到尾都沒有開麥,搜到物資也是第一時間交給裴寒舟,和她根本沒有任何交流,時刻離她三百米以上。
就連她好不容易開個車去接他們,【你說你R呢】跑得比較快,第一個上車就坐到了副駕駛,她還沒來得及再往前開,【你說你R呢】又迅速下車滾蛋,對著裴寒舟發送了一句游戲里“快上車”的音效,便又一路小跑著找到一輛摩托,和【我有貓】單獨開大摩托兜風去了。
林洛桑一時失語,已經不明白這樣的行為到底是受過專業訓練,還是隊員們自己的自覺。

  結束了三局之后,她問裴寒舟:“他們為什么不開麥?”

  男人喉結滾了滾,冠冕堂皇道:“配合默契,不需要交流。”

  林洛桑充滿懷疑地看了他幾秒,勉為其難地接受了這個一點可信度都沒有的托詞。
很快,岳輝抵達樓下,要接她去錄打歌舞臺。

  專輯還有一兩個月的宣傳期,更何況在《視聽盛宴》和《養成計劃》的熱播下,國內也漸漸涌現了許多以音樂為主題的綜藝,不少音樂人擺脫了昔日無處打歌的窘境,乘著林洛桑造起的東風,越發投入地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業。
將音樂市場帶熱,讓更多人看見原創市場的活力與潛力,也算是林洛桑靠著自身能力和兩個綜藝帶來的良好導向。

  有人說她是開啟舞臺和原創時代的風向標,也有人稱贊她就是熱點本身,還有人說她只要還在寫歌,就算是給華語樂壇“做慈善”了。
面對各式各樣的贊許,她也從沒停過前進的腳步。

  林洛桑下車進場館時,正好在門口碰到許久沒見的鄭妍。
自從飛煙解散之后她們就沒見過了,但她偶爾會在新聞上看到鄭妍換了風格,開始在某個熱門的偵探綜藝里當起了主持人,跨界尚算成功。

  鄭妍已經走出了曾經的陰影,上來就給了她一個大大的擁抱。
“好羨慕你啊,”鄭妍捏了捏自己的下巴,“我這生活安逸得都長胖十斤了,你狀態還跟之前一樣少女。哎,歲月是把殺豬刀,不殺美人只殺豬。”

  林洛桑笑:“生活安逸還不好?”

  鄭妍嗔怪地對她使了個眼色,這才道:“你這么早來干嘛,打歌嗎?”

  “是啊,”林洛桑看一眼掛鐘,“不早了,九點半了。”

  “哪個闊太太不是睡到下午,然后悠然地做美甲喝下午茶啊?哪像你,這么熱愛工作――”鄭妍停了停,“話說,你老公都那么有錢了,就沒說過讓你別工作了他賺錢養你?”

  林洛桑搖頭:“他挺尊重我工作的。”
男人應該也知道,她是真的發自內心喜歡自己的職業。

  鄭妍貧嘴:“我如果是你啊,嫁入豪門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把工作給它辭咯,反正老公賺的錢這輩子也花不完,何必每天這么辛苦地奔波,最重要的是還容易遇著傻逼。”

  林洛桑戳了戳鄭妍肉嘟嘟的臉,“這是我的底氣啊。”
以前的結婚條約標出了所有庸俗的利益兌換,但而今他們之間已經不同,她理想中真正的愛情是平等的,一方不必靠吸取另一方的養分而存活。
她希望脫離裴寒舟的自己也是獨立而精致的,事業就是她的底氣,讓她和裴寒舟可以站在同樣優秀的高度對話,不畏懼不退縮地表達心中所想。

  “知道啦,我跟你開個玩笑嘛,”鄭妍感慨,“看到你過得越來越好我就安心了。”

  鄭妍又問:“你知道網友怎么形容我們那個團嗎?”
“說我們聚是無名小卒,散是漫天明珠。太貼切了,真的。”

  那一段過去對她們而言,更像是飛升成仙前的歷練。
好在她們足夠豁達,沒有被困頓得一蹶不振,找到了屬于自己的路。

  和鄭妍作別之后,林洛桑進了演播廳錄制打歌舞臺,她一連錄了兩首,包括專輯同名曲和自己喜歡的一首,兩種舞臺風格截然不同,中場休息只有十分鐘,轉換起來卻毫無壓力,看不出彼此的影子。
臺下歌迷也給予了最熱烈的應援,定格的那一瞬,她恍惚好像就站在自己個人演唱會的舞臺上。
所有人是為她而來,燈牌與手幅爭相搖曳,歡呼聲此起彼伏。

  果不其然,即將離場時有人問到演唱會的問題,她一邊平復著喘息一邊回:“我個人的第一場巡演,將在第三張專輯發布后的暑假舉行。主題已經定下,場館也安排得差不多了。”
“一年前我就已經在著手準備,伴舞也是挑選的國內外非常優質的舞者。請大家再多給我一些時間,希望能給大家最好的體驗。”

  粉絲當下只顧著尖叫了,還沒反應過來,直到人離開后才大夢初醒――
“我沒聽錯吧,巡演?巡回演唱會,不止一場?!”
“悖如果真是巡演,每場我都去。”
“別激動的太早,票能不能搶到都是一回事呢姐妹們。”
“我默默祈禱一個海外場,讓國外的粉絲也能看演唱會求求了!”

  ///

  宣布完巡演的消息之后,林洛桑的超話內立刻涌起了一陣熱度超高的討論,還有人激動得連要見她時穿的小裙子都買好了,男粉高呼著我們沒有人權嗎,買個西裝還要被嘲笑。
看著那些滿懷期待的微博,她忽然覺得很美好。

  有人愿意漂洋過海來聽她唱幾首歌,有人愿意減少娛樂開支為看她而攢錢,有人為了見她會精心打扮一番,哪怕有可能淹沒在萬人之內成為一個小點。
也許這就是大家無言的默契,無論是她還是粉絲,都會為了那一場約定,力所能及地找到自己最好的狀態。

  或許這就是,他們彼此成就的意義。

  下午是某視頻網站舉辦的頒獎活動,中午她回去換了套衣服又寫了會歌,五點鐘的時候出發。
所有的活動都擁有紅毯通道,相機如同武器在兩側架起,女藝人只能靠臉去抵擋高清大炮槍林彈雨的襲擊,稍有不慎就會泄露出一堆無修崩圖,散落在各大營銷號相冊內。
但林洛桑肯定是不屬于會有崩圖的那一類的。

  毫不意外,她甚至還沒出場,車子堪堪要抵達時,彈幕已經提前刷起了“她來了她穿著一套四合院即將朝我們走來了”和“讓我來看看今天的首飾足夠在首都二環買幾套房”,宛如把她列入重點科研調查對象。
在展板上簽了名,找到自己位置坐下,她這才發現自己旁邊坐的是倪桐。
也不知道是誰安排的。

  有倪桐參加的《且歌且行》確實撲得非常慘,連上季三分之一的水準都沒達到,倪桐本人的專輯也是一撲再撲,一年都沒賣到林洛桑一秒的量。
二人實在不是一個咖位,粉絲撕逼的時候林洛桑家大粉都不愿意給多少眼神,生怕給倪桐抬咖了,桑粉們偶爾才愿意回應一下,卻更是從戰略上采取完全藐視的態度,只派出了二十個人控評,結果評論區前二十也穩穩的都是她們,搞得粉絲都覺得沒意思,發微博說:撕得一點成就感都沒有,對面能不能稍微尊重我們一點啊,買點贊和我們掰頭一下不行嗎?
有人回應――買了,但是沒錢只買了一點,我家隨隨便便就超了。
于是就這么落下笑柄,此后是真的一點眼神都沒施舍過了。

  許是因為丟人事跡較多,倪桐今天走的是低調路線,進來之后就沒怎么說話,全程盯著舞臺。
林洛桑也一心一意想著自己的beat,只待拿完獎就趕緊回家做音樂。
如果不是主辦方和她說獎有五個,她不來就都浪費了,她今天還真的不會來。

  正當臺上的頒獎到一半時,林洛桑后一排的女演員突然得了獎,鏡頭無預兆地拉遠,把林洛桑和倪桐也給框了進去。
二人雖然都沒有準備,但林洛桑還是維持著一貫抬頭挺胸的良好坐姿,倪桐則駝著背,還有點高低肩,整個人無精打采的。

  雖然倪桐在發現鏡頭時迅速地坐起了身,還是不免被外圈看到圖的觀眾拍了照。
有很多觀眾都是主辦方請來的娛樂號運營者,很快,林洛桑和倪桐和合照席卷了微博熱門,沒能去現場的網友們自發吃起了瓜:
【林洛桑的儀態真的好好哦,候場的時候都這么賞心悅目,而且她平時走路也不駝背,是練舞練出來的么。】
【美女的優雅真的在方方面面,流淚的時候美,皺眉的時候美,隨便坐著也能那么好看,裴寒舟每天都可以欣賞到這么美的景色,一定能長命百歲吧。】
【哈哈哈哈神他媽長命百歲。】
【很早我就想說了,之前看練習生那個節目的時候,林洛桑就連走路都比別人好看,原來是氣質和儀態的問題!明天開始我也抬頭挺胸走路,還顯高!】

  當大家聚焦完林洛桑之后,很快又把問題轉向了另一個重點:
【倪女士到底去干嘛的,她能拿什么?】
【好像是新銳歌手。】
【?我他媽的笑到尾椎骨碎裂,她出道幾年了啊,還拿新銳歌手害臊不害臊?拿掃帚星歌手得了,人家《且歌且行》一開始那么好的陣容,第二季到她的時候說撲就撲了,第三季的招商還是靠第一季拉的,心疼節目組一秒鐘。】

  很多博主一看倪桐的熱點這么高,遂一邊直播著頒獎,一邊直播著倪桐和林洛桑那邊的情況。
正當#林洛桑倪桐#登上上升熱搜時,大家發現倪桐不見了。

  某博主的照片中,只有林洛桑還坐在臺下,她的右側則空空蕩蕩,大家立刻產生了猜測――是不是倪桐看到網友的評價,自己也覺得難為情,所以不好意思拿獎就提前滾蛋了?
猜測很快得到一片附和,眾人都覺得提前離場就是倪桐最好的結局,省得到時候一起頒獎還被林洛桑吊打,看起來多像是欺負廢物。
正當大家津津樂道,被倪桐的突然離開樂得不行的時候,某穿梭在嘉賓席直播的平臺網紅,也舉著手機給大家開起了直播。

  “接下來我就要去到彈幕里提的最多的林洛桑那邊了,”網紅穆穆微笑道,“如果喜歡的話,希望雙擊和禮物刷起來哦。”
穆穆穿梭在人群之中,還不忘為自己要著禮物,貓著腰剛到目的地附近,鏡頭微微偏轉,本想著拍個林洛桑的側臉,未料到倪桐的臉竟又出現在了取景框之中。

  穆穆嚇了一跳,手機都跟著晃了兩下。

  倪桐也被她嚇了一跳:“怎么了?”

  穆穆震驚地握拳掩住下巴:“你不是……走了嗎??”

  “這是我的位置我為什么要走?”倪桐皺眉道,“活動還沒結束啊。”

  “哦……哦……”
這網紅情商實在是低,應完又不知道說些什么,狀似大大咧咧滿不在意地抓了抓頭發:“哈哈,我還以為是你被網友罵得心態崩了呢。”

  倪桐莫名其妙:“你說什么啊?”

  “啊?你沒有看熱搜嗎,就是你和林洛桑上熱搜了呀,照片里你真的特別丑,網友都說你整殘了,然后大家知道你好像要拿新銳獎,就勸你別拿了,畢竟你和林洛桑差不多時候出道的呢,她都拿五個了你還拿新銳,就覺得你還一點兒不害臊什么的。”
“我真的沒有惡意,以為你是在意大家的言論才提前走的,畢竟誰也不想被吊打呀是不是,沒想到你只是去上廁所了……”穆穆小聲說,“不知道大家會不會失望呢。不過你今晚不要看微博了,罵你的太多了,我怕你受不了。”

  穆穆又盯著倪桐臉上的假體看了會,打斷倪桐即將要說出口的話,感覺她是不是玻尿酸和肉毒桿菌打多了,特別真誠地要想關心一下被網友傷害的她:
“我有個整容醫生做的還不錯,要不到時候直播關了我推薦給你吧?”
倪桐整個人從位置上跳起,宛如被踩到尾巴后炸了毛:“你哪來的??有病吧!!!”

  穆穆這才意識到好像多說多錯,正想道歉,可是抬眼一看直播間人數――漲了十萬。
彈幕笑死了:
【謝謝,語言引起極度舒適,不會說話你就多說點。】
【原來是去上廁所了,好哈哈哈哈哈好哈哈哈哈年度重大笑點,倪女士果真比我想的要更不要臉。】
【這下搞得人家真的好尷尬,本來不打算走的,被你這么一說不走還不行了。】
【我草他媽,笑面癱了。】
【推薦整容醫生嘎嘎嘎嘎嘎不如你倆一起去整整腦子吧,還可以當病友哈!】

  小網紅直播間內的禮物,也迎來了有史以來最多的一次。
大家紛紛感謝她為平凡的今晚添上了不平凡的一筆,為枯燥的夜貢獻了所有的笑點。

  小網紅直播間更是漲粉無數。
當然,倪桐最后也真的被氣走了――還是在萬千網友直播的凝視中,直播了自己離開的背影。

  人走的時候還把包給扯裂了,小網紅是真的不過腦子的好心人,還在叫喚:“愛馬仕怎么這么不耐操呀,寶寶你買到假貨了嗎?”

  倪桐氣得直接把包砸她頭上了,小網紅被砸蒙了幾秒,掂了掂才說:“都直接這樣送我了,應該真的是假貨來的吧?”
后來,小網紅還給大家直播了一下倪桐包里的內容,最后又很軸地看了看內里的Logo,終于確定了是假貨,回去還發了個微博,教大家鑒別愛馬仕真假。

  那天的熱門話題,除了林洛桑和倪桐,就是小網紅這道神來之筆。
就連岳輝都在吃瓜,大半夜還在跟林洛桑分享這小網紅以前不過腦子說話的沙雕事跡,并總結道:“這傻逼穆穆就是我生命中的貴人,無論是正話還是反話都沒辦法把倪桐的臉打成那樣,但是她反話正說就可以,好爽啊。”

  岳輝說得沒錯,饒是以前經受過再多的嘲笑,倪桐也從沒遇到過那樣令人氣急攻心的面對面評論,據說打擊確實不小,大半夜又去整容醫院回爐重造結果徹底整崩了,好一陣子都沒再出現過。

  倪桐的事總算告一段落,林洛桑的時間也都投入進了三專的制作,兩個多月做出了一首主打歌《夏》,又籌備了一個月,去國外找更專業的制作人一起交流了。
裴寒舟也在那時候和她同時出了國。

  由于在國外出差的兩次都收到了老婆發來的離婚通知,導致裴總裁很長一段時間都對出差二字過敏,尤其極度排斥去國外出差。
但這次看林洛桑出了國,他便也終于安心地上了飛機。

  林洛桑在美國待了二十多天,裴寒舟也是全世界各地飛,仿佛要把以前沒出的差全補回來似的。
沒過多久,林洛桑收到楊楊發來的結婚通知,說自己要結婚了,邀請了所有練習生,和除劉屏在外的所有導師,希望她能賞臉參加。

  她錄節目時和楊楊關系不錯,自然會赴約。
練習生也到了一大半,大家穿著伴娘服在床邊笑得開懷。

  這一屆的導師和練習生關系比上屆還要好,練習生們經常私下聚會,當時沒出道的某些練習生也隨公司組了新團。
林洛桑真心對她們,她們也真心對她,都聽從著她當時的教導,每個團都很有團魂,業務能力方面也從不松懈。
到現在節目過去那么久了,逢年過節時她還是能收到很多問候的微信,每次發歌都有練習生幫她轉發。
大家氣氛融洽地聊天,仿佛老友一般。

  最后,楊楊帶著史上最多的伴娘團,提出大家一起再跳一遍當年的主題曲。
很多人都忘記了,幸好林洛桑看過兩遍重新回憶了起來,大家在海邊錄了個很有紀念意義的MV,最后楊楊被大家哄抬著拋起,接住之后再拋,拋了再接住。

  大家玩得不亦樂乎,新郎也在其中,林洛桑忽然接到岳輝的電話,簡單聊了兩句工作,這才掛斷。

  她遠遠看著大家嬉鬧,看著新郎永遠是第一個接到新娘的人,看著婚紗在空中揚起漂亮的弧度,忽然給裴寒舟撥了個電話。

  第一通他并沒有接。

  第二通時,男人終于接起,但很久沒有說話。
莫名讓她想起之前的某一次。

  林洛桑福至心靈地彎了唇角,看著水天相接處碧藍的海面,忽地壓沉了聲音。
“我有件事要和你說。”

  裴寒舟:?
男人對這句離婚開場白有很強的陰影,于是當即答道:“我不聽。”

  “你必須得聽,很重要。”

  那邊的男人沉默許久,這才道:“我還在國外出差,不想聽到任何――”

  話沒說完,被林洛桑打斷:“我……”

  男人不悅地制止,嚴肅地喚她的名字,示意她不要再說:“林洛桑。”

  她忽地笑出聲來,看著海鷗拍著翅膀從海面上掠過,對著話筒那邊輕聲說。
“我愛你哦。”

9665 3641801 MjAxOC8xMC8yMi8jIyM5NjY1 http://m.clewx.com/book/201810/22/9665_3641801.html
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股票融资平台ˉ杨方配资 增强型股票指数基金 好股票配资平台 基金配资比例两种模式 如何配股 a股交易费 禾百在线 银行可以给私募基金配资吗 线上配资 鼎牛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