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七百七十六章 倪子涵的圖謀

書名:萬神祖師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青衣 更新時間:2020-01-31 00:12:42

  “你們到底是何人?”

  看著三人,蘇牧不慌,玉封秦也不慌。

  東海龍族有一個通明真人他都怡然不懼,就是因為現在的玉封秦,在自己的劍道之下有靈劫無敵的自信!

  “我等云州龍王殿!”

  “沒聽說過。”

  這次說話的,是蘇牧。

  蘇牧輕輕縱馬,絲毫不受那靈劫修士靈壓的影響,緩緩走上前道:“你們是云州官府任命?”

  “自然。”

  那老者緩緩抬頭,道:“我等乃是云州城主授命之人!”

  “兩人在我云州管轄之內當眾斬殺修士,還請和老夫走一趟。”

  蘇牧摸了摸下巴,緩緩道:“你們是負責什么?”

  老人緩緩抬頭,他并沒有在意蘇牧,而是看了玉封秦一眼,道:“我等負責處理云州修士之間的問題。”

  “哦。”

  蘇牧淡淡道:“小小云州,需要靈劫真人做巡捕之事?”

  “我記得,云州修士基本都是煉魄境吧?”

  “那就不是你們管的了。”

  老人不咸不淡的開口,絲毫沒將蘇牧放在眼里。

  “哦?”

  蘇牧慢慢從懷中取出一物,淡淡道:“我如果偏要知道呢?”

  “這是!?”

  看到蘇牧手中之物,那老者面色一變!

  “你怎么會有云中侯爵印!”

  此刻,在蘇牧手中的,正是云中侯爵印!

  這個印章在自己父親失蹤之前,就放在了自己的手中!

  “因為這是我父親的爵印!”

  蘇牧眼神緩緩冷了下來,道:“看來這三年,云州發生了不少事啊。”

  “哼!”

  那老者眼神一閃,緩緩道:“你說這是云中侯爵印,他就一定是嗎!”

  “我可沒說。”

  蘇牧冷笑一聲,道:“是你說的!”

  聽了這話,那老人也不以為意,他緩緩一笑:“可惜。”

  “你若是在云州境內主城拿出來,老夫還拿你沒有辦法。”

  “但是你自己找死,在這里取出,就休怪老夫下手狠辣!”

  “動手!”

  “殺了他身邊靈劫,活捉蘇子吟兒子!”

  說著,老人當即暴起!

  蒼青色的靈氣猛然爆發!

  而他身后的兩個靈劫修士,也盡皆靈氣翻涌,毫無顧忌的沖殺而來!

  很顯然,在老人眼中他們三個靈劫真人,對付一個靈劫真人和一個煉魄境的小子,那是綽綽有余。

  只是看著這一幕,見識過玉封秦本事的蘇牧卻是絲毫不懼。

  “玉大哥。”

  “交給我。”

  看著前方三人靈氣狂烈的模樣,玉封秦輕輕一笑。

  他的鬢發狂舞,卻沒有半分驚懼。

  “春謠。”

  “是。”

  春謠輕輕一動,身影虛幻,化為飄渺的紅綠之色,凝聚在玉封秦的手中。

  他一步踏出,瞬間斬開春風十里。

  ……

  云州東海,神氏龍宮。

  無數七彩斑斕的珊瑚凝結,幽藍色的玉石堆砌起巍峨的雄都。

  這座水下龍宮面積之大,幾乎媲美沉氏龍族建在水上的龍都。

  但是在水下建造宮殿,其耗費乃是在水面上建造的百倍千倍。

  在聳立的建筑群中,甚至懸浮著一道道掛滿水域的明珠。

  只是現在,那明珠已經熄滅。

  那是曾經神氏繁榮時的奢華,幽暗的海底龍宮點燃明珠,仿佛海洋之中懸浮星空。

  那是何等綺麗手筆。

  僅僅從這些就可以看出,神氏龍族曾經是如何的強盛。

  只可惜,現在的龍宮之中,穿梭的水族多數只是煉魄境。用來點亮環境的,也是一個個普通的靈氣陣法。

  現在的神氏龍族,沒有那么多靈石去點亮懸浮的明珠,搞那些面子工程。

  而此刻的龍族大殿,那用紫水晶雕刻的龍椅上,精金繪制了精美的五爪真龍圖。

  用避水金睛獸鬢毛編制的坐墊溫和柔軟,但是此刻,上面坐著的卻不是東海龍王,而是一個嬌媚的女子。

  “呼——”

  這女子一頭長發高束,面容嬌柔。

  一雙漆黑的大眼睛下,是含著雪白煙嘴的誘人紅唇。

  她一身輕靈軟甲只護住了關鍵部位,露出了水蛇一般的纖腰。

  女子玉腿交疊,側臥在龍椅之上,卻沒有一絲慵懶的味道,充滿灑脫的英氣。

  此刻,隨著女子張口,一縷雪白的煙霧在水中緩緩飄散。

  翠綠的煙斗點綴著紅色的蛇玉,橘紅色的火焰在水底依然正常燃燒,顯然不是凡火。

  看著煙霧在水底蛛網般的被水流帶向四方,女子迷離的雙眼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鋒利,緩緩道:“還沒找到?”

  “快了快了。”

  此刻,在下方站的一人,龍頭人身,赫然是神氏族長,當今的東海龍王!

  但是面對那霸占了自己龍椅的女人,東海龍王顯然是毫無怨言。

  非但如此,他的態度甚至都能用“恭敬”來形容。

  “龍王殿的人已經搜尋到了蘇子吟的所有線索,一個月的時間也已經買通了當今云州執掌的三大家族。”

  “只是在蘇子吟的舊宅中,并沒有找到任何關于道源的存在。”

  “嗯?”

  聽了這話,那女子緩緩坐直身子,微微扭了扭那天鵝一般修長的脖頸道:“神辰,本尊已經給了你一個月的時間。”

  “你就給我這個答復?”

  此刻,坐起來的女子面容淡漠,赫然便是神閣之中,配合白尊叛亂的倪仙之女,倪子涵!

  “稟仙子!”

  此刻,老龍王拱手道:“雖然沒有找到實物,但是我等已經找到了線索!”

  “那蘇子吟之前的老管家沈不問,很可能知道那道源的下落!”

  “找到他,就能找到道源!”

  聞言,倪子涵淡淡點頭,道:“我只給你三天時間。”

  “然后,我可以再給你提供煉金龍氣十瓶。”

  “我手下的五名靈劫真人,也會全部聽從你的命令。”

  “三日,必須給我拿到道源!”

  “是!”

  倪子涵說完,看著老龍王有些戰栗的模樣,又是一嫵媚一笑,道:“神氏只要為我倪家做事,等到云州事了,我會直接帶你們離開惡土。”

  “并且,給你們恢復神家名望的機會。”

  “多謝仙子!”

  老龍王臉上浮現出一抹激動,緩緩退了下去。

  看著神辰退離開,倪子涵悠悠嘆了口氣,伸長玉腿,側臥在了龍椅之上。

  神閣的爭端,在澤字仙回來之后,就很快結束了。

  白雖然失去了影子,但是實力依然不弱。

  自己父親雖然魂力被抽干,但是底牌還在。

  加上夢家三兄弟帶著整個第三玄機閣反叛,魂山之中還有設立的機關。

  一旦金庸碌等人執意死戰,那十座魂山……恐怕都要出問題!

  于是,雖然己方勢衰,兩邊還是協議休戰。

  但是因為白和倪仙兩人出現的問題,使得自己這一邊的實力大降。

  最后,僅僅占據了虛域而已。

  相對于神閣來說,這幾乎沒有什么損失,因為虛域本身神閣就沒有掌控。

  而造成這一切的人,竟然只是一個小小的生死神師。

  是他帶走了白尊的影子,吸干了自己父親的魂力,這才導致了自己這一邊的敗落。

  當然,自己父親自然是不甘心的。

  他和白尊恢復后,還要對神閣動手,侵占更多的地盤。

  但是白的實力是個大問題。

  沒有了影子,白的實力至少降低三成。

  所幸,自己父親的神通便和影子有關。只要有足夠的道源,他便可以通過這天地間最本源的能量,補全白尊的影子。

  只是讓人意想不到的是,通過卜天發現,南域之中除了上三宗,儲存道源最多的地方,竟然是惡土大唐之內的云州!

  而來到這里,知道云州之主,那名為蘇子吟的人去過那個地方后,倪子涵立刻確定了目標。

  只是大靖秘境覆蓋,天人之上的存在不敢動用太多實力,倪子涵選擇了落魄之中,是根救命稻草都想抓緊的神氏龍族,讓他們做自己的爪牙。

  “希望……一切順利吧。”

  柔軟的女聲輕輕一嘆,隨著海水飄揚翻涌,化作唇齒間乳白的霧氣,繚繞煙斗的翠色之間。

9972 3639789 MjAxOS8wMi8wMi8jIyM5OTcy http://m.clewx.com/book/201902/02/9972_3639789.html
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辉煌棋牌有没有输钱的啊 浙江快乐12开奖买什么数好 体彩快中彩玩法 山东时时彩平台 重庆快乐十分选号技巧 浙江体彩20选5开奖公告 重庆幸运农场有猫腻吗 球探篮球比分皇冠 海南环岛赛 棒球规则上海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