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251章戰爭起潞州遭屠城

書名:盛世女侯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溫曉 更新時間:2020-01-31 01:09:46

  跟岑隱差不多的年紀,駿馬英姿,意氣風發,眉宇間揚著不可一世的傲氣,唇角明明抿著一線弧,卻顯得分外涼薄無情,冷血嗜血。

  呼延炅!

  是他!

  是的!時非晚這一眼,沒有認錯!

  他身邊的親兵舉著的是北戎的旗幟。而時非晚,其實曾經是看過他的畫像的,那是在讀大楚戰事時,她看過的插圖里,有過他的畫像。

  她的確沒有認錯!那確實是呼延炅!

  要說他為何出現在這,大抵還要從濟州的戰事說起。

  濟州之戰就是一陷阱。過去岑隱在京都時便有追查過呼延炅。那會兒,呼延炅潛入京都,是與大楚的人聯系的。

  大楚出了漢奸!而且,是位高權重的漢奸!至于是誰此乃后話。總而言之,大楚泄露了許多城池的邊防圖。

  而且,其中一個漢奸如今已經很明顯的顯露了出來:潞州州守!

  濟州的邊防圖泄露了沒錯。可濟州軍馬多,州守擅戰,北戎人一時之間便是占據了上風,也還不是一定攻得下濟州的。

  所以,呼延炅真正的目的,其實是——潞州!

  因為,潞州城守叛變了!與之有勾結!

  可城守也有監軍,有副守,要拱手讓城也不是那么容易。

  所以,北戎先發動了濟州之戰。濟州戰事告急,最佳借兵之地便是潞州。如今潞州忠誠的副守被便州守調了出去,同時,半數潞州軍隊離開了潞州正在奔往支援濟州的路上。

  這個時間,濟州守城的只有一個叛賊,再加只剩下半數了的潞州軍隊。再怎么難攻的城池,在州守讓城,抵抗人數已不多的環境之下,失守,已是不可更改的發展了。

  所以,北戎人進來了!

  如今攻打濟州的并非北戎主帥呼延炅。他親自領兵攻打的重點,乃是潞州。北戎軍馬幾乎只用了一個時辰,便已進了潞州城池。

  因為州守叛變,士兵群龍無首,便是還有心打蠻子的愛國將士,最終也只能孤軍戰。且不少意志已是不堅定,一些被州守拋棄后直接當了逃兵。最終,潞州城池只在潞州愛國士兵的自己奮戰下,支撐了一個時辰。

  而此時此刻,已是北戎人進入潞州城池之后了!

  此時,時非晚看到的馬上人,便是那北戎主帥。

  那一眼望去,還能看到還沒有趕上他,卻密密麻麻跟在他后頭的北戎軍隊。

  “啊……”

  馬兒奔馳入人群,一箭刺中百姓,使得這場突如其來甚至還沒來得及被告知傳開的戰事,用這樣的方式直接告知了人們——

  “大家快跑了!州守叛變讓城了,自發發起防守的將士沒守住城。北戎蠻子進城了!”

  此時已有人高聲喊起。

  “啊……”

  驚慌失措的尖叫聲,慌亂的逃跑聲,東西被撞落的砸響聲,在接下來的時間里,開始連續的交織在一起且無停歇。

  “姑娘,快跑!”

  流衣這一瞬直接哭了出來,拖著時非晚便往前奔。麥丫這次反應也快,立馬也跟著百姓一起跑。

  時非晚不能不跑!

  因為,呼延炅剛剛那一箭,已經說明了北戎蠻子入城后的態度了:他們絕對不會善待老百姓!

  而且——

  “屠城!”

  時非晚往前奔跑時,聽到了身后響起了一道有力的男聲。

  她永遠也忘不了那個聲音,忘不了那兩個字——

  屠城!

  現場再嘈雜,那么有力,那么堅定,有那么特殊得不帶半分百姓慌的聲音,只是聽之,便能立馬判定說話人是誰——

  呼延炅!

  那也是下令人!只有他,才有資格說出來這兩個字!

  “啊——”

  屠城,這兩個字代表著什么,沒有人會不懂!這對大楚潞州百姓來說,是地獄之令。它可以讓潞州從人間,瞬間化為地獄!

  屠城——

  此在歷史上,也并不少見!

  屠城乃是政,治,甚至軍事手段。只用“殘忍”一詞來簡單的概括這兩個字,未免會太幼稚。

  屠城,是示威手段,是震懾手段,同時,也能給北戎將士起到非常好的振奮士氣的作用。

  而且,屠城,是削弱大楚國力的一個手段!

  城中百姓會反抗。國有難,城中年輕的男子,大抵過后都會自愿,或被強制拉去從軍補充大楚軍事力量。

  而且,城中還散落著不少本身就是士兵的人。

  總之,此舉,能防潞州城中人再行組織起反抗力量。

  屠城,能斷絕將來有可能的一部分大楚軍事補給。若是要打長久戰長期削弱大楚,欲一統之。屠城之策,雖說殘忍,可站在北戎人的角度,不是不可有。

  更何況,屠城必定也損大楚經濟。摧毀敵人生產力,降低敵方勞動力,在經濟上重創敵人,對后續戰爭也有幫助。且能更方便的掠奪百姓們的財物。

  屠城,對百姓們來說是滔天大罪。但在戰爭中,歷史上并不少見。

  而時非晚,一定不會想到,她有生之年,會經歷這樣沉重的歷史!

  “啊!北戎蠻子要屠城大家快跑!”

  屠城兩個字一落,身后緊接著傳來各種刀刺入人體的聲音,以及各種凄厲的哭喊聲。

  “姑娘,你自己跑,姑娘,求求你先跑……”

  流衣麥丫這輩子哪曾經歷過這種事。她們從小養在閨閣,也幾乎沒有運動過。騎馬都還是時非晚教的。這會兒實跑不動。

  時非晚沒語。

  她速度自然快,此時一左一右,幾乎是拖著兩個丫頭在跑。

  屠城!此乃大災,她不敢保證她區區一個人,面對北戎千軍萬馬,還一定能有機會活下去。只無論如何,必須選擇希望。

  潞州待不了了!得離開!

  是她太倒霉,所有的倒霉事都直接倒在了她頭上嗎?

  不知怎地,便是此般時刻,時非晚腦子中,還是鉆出了一個十分清晰卻又有點匪夷所思的猜測——

  引她來潞州的,是盧子瑤!

  難道,是因為她——

  預知未來?

  是嗎?會是這樣嗎?

  為何嬤嬤被發往之地偏偏是潞州?是因她推測自己,聽說此事后一定會來潞州嗎?

  難道,一路上沒有人查路引,不是岑隱的安排,而是敬王府的安排?

  因為,在那個女人預知的未來事里,這個潞州——

  近期會遭屠城!

  是么?

  是自己腦洞大開,還是當真如此?可時非晚實不相信,嬤嬤被送往潞州,路上有不查路引的便利,潞州屠城……這一切,全是因巧合,全是她倒霉。

  本來,兩個下人被發往潞州就不大合理了!

  盧子瑤,若真是這樣,那么,你最好——

  期待我回不去!

  時非晚心中一股滔天怒意升起。即便是前世也打過戰,踩踏過無數尸體,見過各種血淋淋的死亡,可眼前……一個個無辜的尸體在自己面前倒下時,時非晚心中還是沒辦法不驚起浪層來。

  “這邊。”

  只此狀下,時非晚卻也只能保持理智。她沒辦法救那些無辜的百姓,只能繼續拖著兩丫頭跑。

  好在北戎人還沒有散落得到處是。因此,時非晚一路奔跑的方向,暫時還沒有北戎人在。

  也好在……

  這兩天睡過破廟,地理位置十分偏僻幾乎沒有人的破廟。這使得時非晚很清楚的知道破廟附近有幾乎沒人走的偏僻小道。

  那里,暫時可以藏人。

  ……

  “姑娘……”

  大抵,又過去了一天后吧。

  此時,已是北戎蠻子進入潞州的第二天了。時非晚主仆三人,這會已窩在了破廟中一處臭勛勛的雜物房中。

  一天前的那場逃跑,她們很幸運,到底還是暫時逃開了,脫離開了北戎人的視野。

  潞州百姓不少,北戎人總不可能時時及時。因此第一天逃離過后藏起來的潞州百姓,也不算少。

  只這并不代表就安全了。

  屠城并沒有結束!

  百姓們躲躲藏藏,可北戎人仍舊在到處搜尋。尋著百姓,尤其是有防守力量的青年們,或是一些將來長大后有可能從軍的男童們,都會直接被斬殺。

  最幸運的要屬老人了。

  呼延炅的命令還有那么一丁點的人性之處,便是不殺老人跟女人。

  也是,老人是幾乎沒有戰斗能力,不可能成為大楚后續的軍事補給的,也沒辦法組織起反抗力量來。殺了作用不大。

  而女人……大楚的女人不可能有攻擊力,這是所有北戎人的常識。

  可女子若被發現,下場未必比男子好。那么多的北戎男人,平時哪能見到幾個女子。這下,屠城幾乎是他們絕大的福利。

  城中女子,他們瞧見了,看中哪個,哪有不拿來享受的理。

  女子不反抗會遭萬人倫,而反抗,也會遭殺。主帥命令是不殺女人老人,可底下士兵未必全遵守。

  總而言之,此時全城百姓幾乎都在躲,不能遇著北戎人!

  只是……那城門已經關閉了,如今要出城,也是比登天還難的事!

  “姑娘,咱現在怎么辦?怎么出城?這里怕是也藏不了多久了。”

  兩個丫頭早就已經快到忍耐極限了。她們已經一天沒吃東西了。

  再這樣藏下去,就算不被北戎人殺死,怕也會直接餓死了。

10076 3639801 MjAxOS8wMy8yMi8jIyMxMDA3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3/22/10076_3639801.html
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7星彩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河北11选5派奖 网易老时时彩开奖结果 彩票直通车首页 山东时时彩开奖网站 彩票app不能合买 体球网即时比分指数 福彩25选7开奖时间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 太原哪有老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