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442章 四肢殘廢還搞事情?精神可嘉

書名:今天三爺給夫人撐腰了嗎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更新時間:2020-02-07 23:45:48

  “舅媽。你還記得章玨說他被打跟我有關時,你是什么反應嗎?”司風眠眉眼覆著一層涼意,筆挺地立著,嗓音微冷地問出這句話。

  章媽身形頓時一僵。

  “章玨一說,你就認定是我做的。拉攏長輩以及外公向我發難,罵我沒良心,小小年紀陰險毒辣。警察證明我的清白,你不信,說我爸買通了警察。事情了結后,沒少在外說我的壞話。”司風眠平靜地說道,“這件事過去沒多久,舅媽還不至于忘了吧?”

  司風眠很冷靜的一番話,讓章媽的臉色一瞬青一瞬白,頗為難看。

  但是,章媽吸了兩口氣后,不僅沒有反思道歉,反而冷面斥責道:“你這孩子怎么這么記仇?警察不是替你澄清了嗎,你有什么損失?你哥住院,你冷眼旁觀,我們做大人的能不說幾句嗎?!”

  “……”

  司風眠被章媽蠻不講理的話噎了一下。

  真有這么不講道理的人?

  “風眠!”

  司尚山的聲音適時傳來,他冷著臉,從局子里走出來,徑直來到二人跟前。

  見到司尚山,章媽深吸口氣,馬上將注意力轉向司尚山,“尚山,我們小玨畢竟叫你一聲姑父——”

  “所以我肯定追究到底,幫你好好教育兒子。”

  沒等章媽說完,司尚山就一語截斷章媽的話。

  章媽震驚地睜了睜眼,“不,你不能……”

  “當初你不分青紅皂白把黑鍋扣在風眠身上,說要追究到底的時候,就該想到有這么一天。”司尚山冷冷剜了她一眼。

  然后,一看司風眠,說:“走吧。”

  司尚山帶著司風眠進了警局。

  *

  在警局里,章媽還在乎顏面,收斂了一點。但也僅限于不糾纏司風眠罷了,她催促著章爸趕緊打電話找人幫忙,自己則是各種聯系家里人,讓他們找司尚山說點好話。

  同時也暗自慶幸,章姿最近精神狀況有點嚴重,家里有什么事都不會跟章姿說。不然,以章姿這瘋婆子的戰斗力,非得把她給撕了不可。

  司尚山的電話就沒停過,章家一個接一個的電話往他這里打,全都是在為章玨求情的,說什么好歹都是一家人,司風眠和章玨又都是表兄弟,沒必要撕破臉皮。這可把司尚山氣得不輕,一個一個懟了回去,最后直接掐了電話。

  在警局一直待到深夜。

  司風眠配合警方做筆錄,之后,態度堅決地拒絕跟章玨私下和解。

  章媽一聽,大半夜的登時跟打了雞血似的沖上來,“司風眠你還是不是人了,非得害死你表哥嗎?!他現在都這樣了,你還要追責?!警察!警察!我確定我們家小玨被打就是司風眠的打擊報復!肯定就是他干的!你們一定要追查到底——”

  還喊個沒完了。

  大晚上的,警察都在加班,精神困倦,被章媽這一嗓子吼得,差點沒有當場去了。

  他們被吵得煩躁不已,一邊冷著臉攔下章媽,一邊讓司尚山和司風眠離開,心里對“章玨做出如此陰險之事”的行為,也有了底。

  有這么個媽,那孩子被養成什么樣兒,都算不得稀罕。

  *

  司笙進了酒店入住,洗了個澡后,才想起給凌西澤打一通電話。

  結果話頭剛一提及,就聽到凌西澤的聲音,“事情我聽蕭逆說了。跟閻天靖商量了一下,玄方科技會向章玨發律師函,索賠名譽損失費。”

  往沙發上一窩,司笙疊著腿,單手支頤,“落井下石,不厚道啊。”

  “我們商人就愛落井下石。另外,我還給他買了水軍和熱搜。”凌西澤不緊不慢地說,“這會兒你應該能看到了。”

  這事兒,只要章玨一承認,事情就好辦。什么風評都能扭轉回來。

  司笙一揚眉。

  她保持通話,登陸微博一刷熱搜榜。買的不是很靠前,十名開外,只是在榜上,但熱度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上升。

  凌哥哥不玩虛的,不知從哪兒要來的視頻,直接將章玨承認用照片污蔑蕭逆、司風眠的視頻截了公開出來。

  先是一波水軍噴子,噴爽了為止,之后就是網民們真心實意地噴他了。

  【這少年四肢殘廢還想著搞事??精神可嘉。】

  【所以說蕭弟弟和司弟弟真就是被冤枉的?】

  【現在道歉有個屁用,兩位弟弟都已經退出機甲大賽了!比賽進程過半,該耽誤的都耽誤了,他賠得起嗎?!】

  【證據確鑿,先前噴二位弟弟的現在能不能出來道個歉?】

  ……

  有“司笙弟弟”的身份,蕭逆和司風眠一出現在大眾視野里,就自帶熱度,何況兩位都是學霸、長得帥,若沒有章玨從中作梗,他們倆早就圈粉無數。眼下得到澄清,蕭逆和司風眠再次被網民們推上公眾視野,被逮著就是一通夸。

  奈何二人都沒有公開的微博,粉絲們想在自家夸一夸都沒有機會。

  至于章玨——

  徹底完了。

  知道章玨霍霍他一雙兒女,司尚山肯定不會善罷甘休,案底肯定是得讓章玨留下的;凌西澤這一番操作加上律師函,章玨在網上的名氣到底是臭了,就算網民是魚的記憶,事情肯定會傳到學校、親友這邊,他們跟章玨相處定然印象深刻,章玨的名聲絕對被毀;而此時此刻,章玨被無名英雄揍得躺在病床上四肢不能動彈……

  司笙“嘶”了一聲。

  想想都慘。

  段長延雖未考慮司裳一事,但讓章玨承認所做一切的行為導致的后果,仔細想想,其實是“最優解”。

  *

  翌日,晨光熹微。

  喻寧穿著睡裙走出臥室,睡眼惺忪,她打著哈欠,用手背揉了揉眼睛。

  不到六點,外面天已大亮,清晨的陽光金燦燦的,落到陽臺,斜斜灑進來,折射得有些刺目,令喻寧不由得閉了閉眼。

  下一瞬,喻寧的睡意和困倦悉數消失,她猛然睜大眼,張開手,看到空無一物的手指,怔住。

  小洋送她的戒指呢?

  心一緊,喻寧趕緊返回臥室,控制不住地一通亂找。

  床,掀開被褥,沒有。

  床頭柜,抽屜,沒有。

  梳妝臺,飄窗,書桌,夾縫……

  沒有,都沒有。

  喻寧臉色微微發白,又回到客廳去找,腦袋止不住地發痛,一陣一陣的,刺得疼。

  忙活了近二十分鐘,一無所獲,喻寧跑到洗手間,打開水龍頭,往臉上潑了兩捧冷水,想讓自己冷靜冷靜。

  結果,一睜開眼,就見到放置于洗手臺上的戒指。

  一段記憶襲上心頭——

  昨晚洗手時摘下的,離開時忘了放回去。

  鼻子一酸,喻寧又接了捧水洗了把臉,將酸澀感壓制下去,然后站直身子,拾起那一枚戒指,攥在手心里。

  看著鏡子里面無血色的臉,耳邊響起近日同事的聲音——

  “小寧,你最近怎么了,狀態老是不對勁。”

  “年紀輕輕,老忘事可不好。”

  “喻寧怎么回事,這次一回來,工作能力明顯下降。當了段駐地記者,當出毛病來了?”

  ……

  下一瞬,又響起老領導的聲音:“小喻啊,上次給你介紹的心理醫生,你去看了嗎?再這么拖下去不行,該治療就治療,該吃藥就吃藥。”

  喻寧抿了抿唇,眼底閃過一抹猶豫。

  “媽媽!”

  脆生生的喊聲,將喻寧注意力拉回。

  喻寧一扭頭,就見到站在洗手間門口,頂著一頭亂糟糟短發,揉著眼好奇地看過來的喻立洋。

  清醒了點兒,喻立洋睜開雙眼,放下手,奇怪地問:“你怎么了,家里有什么東西丟了嗎?”

  喻寧這才回過神,視線落到亂糟糟的客廳里,一頓,忙道:“沒有。剛在找東西。把你吵醒了?”

  喻立洋搖了搖頭,“沒事的。媽媽你東西找到了嗎,要不要我幫你一起找?”

  “找到了。”

  喻寧笑了笑,眉眼柔和,可,隱隱有化不開的憂慮。

  ……

  喻天欽最近加班,又沒回來。

  今天還得上班,化妝打扮不可或缺,喻寧又翻找東西浪費了不少時間,原本計劃給喻立洋做一頓好吃的的計劃取消,喻寧只來得及做兩碗面條。

  喻立洋一如既往的懂事,吃什么都不挑,乖乖地將碗里的面條都吃完了。

  “叮咚——叮咚——”

  門鈴響,來人是先前約好來接喻立洋的蕭逆。

  喻寧卻忘了這事,見到蕭逆才想起來,“吃早餐了嗎?我忘了給你準備面條。”

  “吃了。”

  蕭逆點點頭。

  待到蕭逆進門,喻寧才想起近日跟蕭逆形影不離的另一位少年,“司弟弟呢?”

  蕭逆道:“他有點事,不過來。”

  喻寧點點頭,倒也沒多問。

  蕭逆近日放假,但因為要參加綜藝節目,所以還是得研究機甲,任飛還經過校領導的同意,破例將實驗室的鑰匙給了他和司風眠。

  所以,可以將喻立洋交給蕭逆。

  此外,司笙也在學校里拍戲,早打電話告訴她,忙的話可以讓喻立洋在劇組待著,會有人照顧喻立洋的。

  喻寧上班倒也方便。

  吃了早餐,換了裝束,喻寧放心地將喻立洋交給蕭逆,然后就準備出門。

  然而,一到樓下——

  喻寧怔了下。

  林蔭道上立著兩排梧桐樹,枝繁葉茂,恣意盛開,老舊小區的樹木,總能遮天蔽日。閻天靖穿著白衣黑褲,就站在樹影里,清晨陽光被樹葉割裂,灑下星星點點的光斑,風過,碎裂一地,光與影在他身上浮動。

  “你……”

  風吹起她的裙擺,她張了張口,一縷發絲被吹到身前。

  閻天靖眉目俊雅,氣質淡然,嗓音微低卻飽含力量,“我說了,今天會來找你。”

  “做什么?”只是一瞬的失神,喻寧又將刺兒伸出來,“我很忙,還要上班。”

  “給你請假了。”

  閻天靖兩步走近,直接拽住她的手臂,往前一拉,同時將車門打開,沒等喻寧反應過來,就將人強行塞到副駕駛座。

  “閻天靖——”

  喻寧喊出這名字,欲要起身離開車,結果閻天靖忽然傾身而下,虛虛地壓著她,登時將她給逼回了原位。

  喻寧心一跳,下一刻,警鈴大作。

  然而,眼角余光卻瞥見閻天靖勾住安全帶,帶到她身前,又繞過她。他另一只手撐在椅背上,橫在她前方,傾身去給她扣安全帶。

  喻寧輕輕一抿唇,忽然就安靜下來。

  他就在身前,存在感強大到如有實質般壓過來,壓得她胸腔的心臟撲通撲通地跳動,強勁有力,健壯又猛烈。

  而他的氣息,無孔不入。

  一點點,能滲透到肌理。

  他的味道,干凈又清冽,清晨暖風徐徐吹進來,掠過他的發絲,爾后,一綹碎發落在他眉骨上。她的視線順著而去,見到他的眉目輪廓,高挺的鼻梁,下頜線微微繃著,流暢分明。

  幾次見面都在回避,沒怎么好好看過他,這幾秒的觀察,看得喻寧心跳加速,她咬了咬唇角,暗罵自己不爭氣。

  “咔”的一聲,安全帶扣好,閻天靖順勢起身,將車門一關,沒有察覺。

  喻寧一頓,趕緊撥弄了下頭發,讓一縷發絲遮住微紅的耳朵,心神不寧地將視線落到窗外。

  閻天靖繞過車頭,坐回駕駛位置,發動了車。

  直至車駛出小區,喻寧才回過神,她視線一收,迅速看了閻天靖一眼,攥著手提包的手指微微一緊,問:“去哪兒?”

  “到了你就知道了。”

  閻天靖如此回答。

  喻寧抿唇,竟然也沒多問。

  一路無話。

  誰也沒開口打破平靜,直至閻天靖停好車,領著喻寧來到一家心理咨詢機構。

  “你帶我來這里做什么?”

  一進門喻寧就發現不對勁,面色大變,臉上血色盡失,對閻天靖滿是防備。

  喻寧轉身就走。

  閻天靖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將人往回一拉,“要么聽我的,好好配合。要么我跟喻立洋做親子鑒定,然后我會試著爭取喻立洋的撫養權。”

  猛然一驚,喻寧難以置信地看著他。

  被她的眼神看得心里一陣刺痛,閻天靖想到一些猜測就難以喘過氣,于是不自覺地放緩語氣,眉目染上柔和,輕聲安撫她的情緒,“我沒想跟你爭,只要你好好配合。好嗎?”

10120 3641831 MjAxOS8wNC8wOC8jIyMxMDEyMA== http://m.clewx.com/book/201904/08/10120_3641831.html
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5月27日短线股票推荐 产业基金配资是真的吗 鼎顺配资 杠杆炒股网站ˉ杨方配资 股票融资如何操作 我要配资 股票分析报告 渝三峡股票 股票推荐 子基金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