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認親

書名:逼真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退戈 更新時間:2020-02-08 00:20:47

  收工之后,大家一起去吃完了飯。因為林城沒有助理,劇務受命開車送林城回家一趟,幫他把衣服和行李搬到酒店來。
  回到酒店門口時,林城又遇到了劉峰。劉峰笑著跟他打了個招呼,提醒說:“跟劇組相關的消息先不要發,也不要提跟王導有關的事情。”
  林城點頭。

  從進《夜雨》劇組開始,林城已經知道王澤文是誰了。

  王澤文的身份背景,網上并沒有詳細記錄,因為他這人不大喜歡露臉,就算是劇組跑宣傳,他也不會出面。但是在業內,他確實很有名氣。已經是個相當值錢的金招牌了。

  他還在大學的時候,拍了一部小成本的愛情商業喜劇。恰巧當年就火這個題材,他的電影拿了當季票房第一,全年票房第五的好成績,成了當年的黑馬。
  隨后他又接拍了幾個本子。
  不知道是他眼光獨到,還是他的劇組實力高超,幾部電影的票房表現都不錯。雖然沒有登頂,可卻都留下了名字。是一位出色的商業片導演。

  早幾年的時候,似乎是為了吃飯,王澤文還接拍過兩部電視劇和一部網絡劇。
  電視劇的拍攝時長比較短,像都市劇或者青春劇,快的話一兩個月就可以拍完。某些劇開出的酬勞會相當之高。
  不過在電視劇的圈子里,他顯然沒有發揮出自己的光輝。被幾部偶像類題材雷得夠嗆,之后就徹底封印了這一市場。

  能夠在大學時期就組建出一個成熟的團隊,且拿到好幾部不錯的劇本,證明王澤文是個有背景有資源的人。
  林城以前覺得這樣的人與自己毫無關聯,沒想到竟然碰上了。

  他把手機塞到枕頭下面,沉沉吐出一口氣,閉上眼睛休息。

  ·

  王濤和季云帆這夜睡得并不好,或者說是一夜未眠。
  季云帆打人的視頻剛傳出去的時候,影響范圍并不大,王濤找人刪了就沒再管。結果季云帆的粉絲不依不饒起來,非說有人黑他們哥哥,一盆臟水潑向了他的隊友。
  對面粉絲近日正憋屈,苦于無處發泄,掀桿而起和他們在線battle。

  雙方越撕越火熱,越火熱越快樂,越快樂越失控。
  對面的粉絲翻出了原視頻,制作了長微博,將季云帆以前大大真真假假爆過黑料都搜集起來,尤其是選秀在拍期間,他霸凌隊友相關的內容,全部混在一起,到各大社交軟件的評論區里發送。
  因為統計出來的數量過多,縱然有幾件造謠,看起來也很像真的。路人不覺被洗腦。

  等王濤發現的時候,事態已經失控。

  至此網友們又開始刷起了一個老梗:#我們只想你們哥哥認錯,粉絲是想讓他死啊!#
  身為當事人,王濤有點笑不出來。

  林城那邊不予配合,網上壓評論撤熱搜白白用了一筆公關費,屋漏偏逢連夜雨,劇組那邊的人又致電來罵。
  王濤氣得嘴角燎泡,連帶著對季云帆的印象也差不不少。
  你丫要是不那么戲精,也不至于變成今天這樣啊!

  第二天大早王濤就起來了,先去公司交接了一些事務,然后火急火燎地趕到約定的咖啡店。
  他一進門就看見了自己憂心所在的另外一個主角。

  林城脫了外套搭在椅子上,里面只穿了一件單薄的線衫,正背對著門口在那里喝茶。
  王濤大步過去,將手中文件砸到桌上。

  林城抬起眼皮,不咸不淡地看了他一眼,沒有起身的意思,也沒有打招呼的意思。

  王濤見狀怒火叢生,差點當場掀桌。想想又忍了下去,冷著臉在他對面坐下,說:“你改微博密碼了?”
  林城“嗯”了一聲。
  王濤張嘴就想罵人,可是對上林城涼颼颼的眼神,氣焰不覺消了一截。

  “你昨天怎么回事——”王濤硬生生憋了回去,知道現在說什么都沒用,“你現在,馬上去微博發一條消息澄清,說昨天的武打只是正常排練走位而已,云帆沒拍過打戲不熟練,你在引導他,不存在什么霸凌的情況。”
  林城堅持說:“存在。他就是故意的。”
  王濤看他這樣子當即怒道:“你馬上就解約了,這種關頭你還想搞出什么事情來!昨天你拍拍屁股走人,你知道我在后面廢了多大勁才給你擺平?”
  “是嗎?”林城問,“多大?”
  “我擦?”王濤瞪著眼睛道,“你腦子是捐給喪尸了嗎?嫌多啊?”
  林城不語。

  兩人沉默了會兒。他們之間的氣氛實在有點奇怪。
  一個暴躁得像火,一個淡定得像水。
  水沒有能滅掉火……畢竟林城的本質還是一桶油,誰點他他燒誰。
  他勾唇笑了一下。王濤游離在發瘋的邊緣。

  隨后林城問:“怎么解約?”
  “解約可以啊。”王濤被氣笑了,陰陽怪氣道,“先把損失給賠了。”
  林城說:“那是你的失誤,和我沒有關系。”
  王濤說得唾沫橫飛:“你擅自離開劇組,給我添了麻煩。還有你之前擅自接活兒,我也沒跟你計較。你別以為你快解約了你就可以放飛,一個星期也是一個星期,你需要我找法務跟你一筆筆核算,看你得賠多少錢嗎?”

  王濤太過投入,都沒發現自己的身后正坐著一個等待看好戲的男人。
  那個男人始終等不到自己期待的打臉戲份,終于醒悟。林城這樣的乖寶,怎么可能斗得過王濤那樣的黃鼠狼?

  于是那個人站起來了,那個人伸出了手,那個人一把按住王濤的肩膀,強迫他坐下,保持在一個弟弟的高度。

  王濤抬頭一看,發現竟然是昨天片場里的那個瘋子,當即驚得又站了起來,一會兒看林城,一會兒看王澤文,問道:“他怎么會在這里?不是你到底誰啊?怎么陰魂不散的?”
  林城解釋說:“是他送我過來的。”然后和王澤文點了下頭,一副叫他看了笑話的羞澀笑容。
  王澤文下巴一揚,蔑視地看著王濤道:“他現在在我的劇組。謝謝你給我送了個不錯的演員。”

  王濤笑了:“你哪家野雞公司的?林城你也瘋了是吧?你是第一天進圈嗎?跟個弱智一樣,隨便被一忽悠就跟人跑了?這么多年了這么明顯的騙子你也信?劇組?片場?兩塊錢還是三塊錢?比得上賣紅薯嗎?”

  王澤文愣了下,這是他生平第一次被人說野雞,過于新鮮,所以差點沒反應過來。

  王澤文沉聲道:“你不知道我是誰吧?”
  王濤吼道:“老子問你多少遍了你聾嗎?能不能別多管閑事?你是他爸啊?滾開!”

  一旁的服務生緊張地看著他們。他已經觀察很久了,礙于王澤文跟林城的顏值沒有上前。畢竟這家咖啡店經常會有明星出入,店長讓他們都閉著眼睛工作。不該聽不該說的通通裝五感失靈。

  那邊王澤文掏出手機,沉著臉開始翻查通訊錄。
  王濤將外套往后一揚,依舊朝著王澤文挑釁道:“來啊,有本事叫人來啊。我們公司就在對面,看看你能叫來幾個!千萬別慫!我怕了我認你做爸爸!”
  林城斜了王濤一眼。從不知自己的經紀人竟然弱智至此,大概是昨夜沒睡,又被各種黑料氣暈了腦袋了吧?

  手機提示音響了很久,在林城懷疑要被通訊公司強行掛斷時,對面點了接通。王澤文開了外放。

  “老秦,你們公司真是什么垃圾都收啊?”
  對面的人頓了一下,然后道:“王澤文你受什么刺激了一打電話就罵人。你自己吸引垃圾是你自己的問題行嗎?審視一下自己,好不好?”

  王澤文張口欲言,卡住了,又指著王濤問:“你叫什么名字?有本事再報一次。”
  王濤冷笑:“裝得還挺像,我憑什么告訴你?”
  林城親情提醒:“王濤。隔壁的那個王。全是水的那個濤。”
  “王濤!聽見了嗎?隔壁的那個王……我呸!”王澤文瞪了林城一眼,“我第一次聽人這么解釋名字的!”
  林城裝作無事發生過。不是很準確的形容嗎?

  王澤文:“你們這個經紀人,人品不行,你好好管管!在外壓迫演員,不走正當流程,出事了搞誹謗勒索。你們公司不要名譽了嗎?哦,他還罵你是野雞。”
  對面的人頓了下,問道:“所以你干嘛?找我告狀啊?我是你家長嗎?我為什么要給你撐腰?”
  王澤文:“我看上了你們公司一個人,他現在還有一星期解約。趕緊把這破事兒給我辦了我好拉他進組!他一小神待不了你們這妖廟,大家互相放過行不行?”
  對面的人笑道:“一星期都等不及?他是你什么人啊?”
  “關你屁事!”
  王澤文直接把電話掛了。

  王濤挑了挑眉,哂笑道:“然后呢?你打給誰了?這逼裝得不夠成熟吧?”

  沒多久,王濤的手機響了起來。
  他一看,是他的上級領導,專門管理公司經紀人的部門經理。

  “王濤,你怎么回事?秦總剛才打電話過來,說你罵他是野雞?”對面的人冷聲道,“你現在在哪里?你要跟誰解約?你工作要不要了?”

  林城離得近,從外放的聽筒里聽見了一個“野雞”,因為對方咬字很重,說到這個詞的時候差點沒把牙齒咬斷。
  ……為什么這兩個人都那么在乎“野雞”這個詞?

  隨后王濤就用擋住手機,走到一旁去對話。此刻他慫得跟個真孫子一樣,不停地點頭哈腰,滿嘴道歉,只是臉色越來越黑,到后面已經快撐不住。
  等他把電話掛斷的時候,王澤文的手機上也發來一條短信。他笑了下,說道:“這不就成熟了嗎?”
  王澤文一把拉過林城,攬住他的肩膀,半身的重量壓在他身上:“來,認認人,王濤,我兒子,你侄子。”
  他抬起頭,發現王澤文并沒有看著他,也沒有笑,只是眼神有些幽冷地落在王濤身上。
  林城能感受到他的憤怒,自己卻心不在焉起來。

  

10177 3641857 MjAxOS8wNC8yNy8jIyMxMDE3Nw== http://m.clewx.com/book/201904/27/10177_3641857.html
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金韵期货 全国期货配资网 万赢财经配资 股票配资怎么配 a股交易费用 股票分析软件手机版 好当家历史最低和最高 20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智慧帮配资 聚天下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