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三百四十六章 處置樂心

書名:空間醫女:穿梭古今做代購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無敵呆呆 更新時間:2020-01-30 23:24:46

  減免賦稅可以立即緩解四州的壓力,開放神王城后,他們也可以拿著本州的特產來城里換取自己需要的物資。只要有錢就可以從這里買糧,還能招攬各州需要的人才。

  難道,神王此舉真的是為了幫助四州,而不是想著加強對他們的控制?

  蕭楚寒搶先起身贊道:“神王高義,小王代西涼百姓多謝神王大恩。”

  其他幾人連忙跟著起身站到蕭楚寒身后,一起躬身稱謝。

  白魘不在意地揮揮手道:“各位不必如此。當初我建立神王城也只是為了幫助大荒百姓,只不過這些年被一些宵小曲解了我的本意,這才讓大家多受了許多辛苦,減稅不過是給百姓的一點補償罷了。”

  說完,他對著一邊的侍衛吩咐道:“將樂心帶上來。”

  姚玄宣讀完神旨退到一邊,正在暗自慶幸神王沒來找他的麻煩,聽到這句話,心又不由得提到了嗓子眼里。

  樂心的命令可全都是通過他去執行的,神王不會找自己的后賬吧?姚玄悄悄往后退了兩步,躲到了二長老身后。

  樂心是誰?除了蕭楚寒隱隱猜到一點,其他人半點不知情,都將目光看向大殿入口。兩個神王使者從外面押進來一個身穿白色囚衣的女人,大聲稟報道:“犯婦樂心帶到。”

  樂心此時早已沒了從前那風情萬種的樣子,身上穿著白色的粗布衣裙,頭發散亂著,露出一張蒼白的面孔,被兩個神王使者壓著跪在大殿上。

  “諸位,這樂心是我的一名侍女,本王閉關修煉期間曾交給她一枚令牌,命她以民生為重便宜行事。誰知她見我久久不歸,竟起了貪念,私下執神王令欺騙長老院為她牟利。”白魘語氣緩緩娓娓道來,驚出了姚玄一身冷汗。

  大家隨著白魘的講述尋找大長老的身影,他只得搶步跪倒神王座前,打著哭腔叫道:“神王陛下,小人也是被逼的呀!長老院世代相傳,誰持有神王令,我便要聽誰的號令,小人這也是遵循組訓啊!”

  白魘溫和地安撫道:“大長老,不知者不罪,本王不會追究你的罪責,你先起來吧。”

  姚玄今天這心情一波三折,到這會兒才聽到句準話,連忙沒口子地贊頌神王恩德,爬起身退到一邊,看起了樂心的熱鬧。

  這女人武力強大手段暴虐,姚玄可是親眼看到她虐殺了不肯聽她吩咐的上一任大長老。這些年他可被樂心欺負慘了,雖然不能親自動手,但看著樂心受罰,那也是大快人心。

  殿上的眾人都在神王殿中身負重任,這還是第一次聽說有樂心這么個人,都忍不住好奇地竊竊私語。白魘也不去管下面人的議論,待姚玄退回后,他對眾人說道:“本王已審問明白,之前一些針對四州的政令完全是樂心所為,自今日起全部作廢。大家還有什么想問的可以與她當面對質。”

  之前的政令全部作廢?意思是今后神王殿再也不會插手四州的內務了?四王相互交換了個眼色,蕭楚寒剛剛出過頭,南宮墨也是因為神王的關系才重掌南漳大權,此時都不便開口,還是吳思禹起身問道:“神王陛下,您的意思是否是今后我們本州的事務便無需向長老院請示了?”

  “這是自然。長老院只在四州發生不可調和的矛盾時出面協調,或者遇到災荒時調集物資相助,其他事務完全由四位王爺自己做主。”

  隨著白魘一句話,四王的心中頓時大喜,齊齊起身道謝。

  神王殿眾官員面面相覷,心中無限失落。白魘的這條命令一下,可是把他們的權利大大削弱了。從前他們去四州辦事,全都仗著權勢作威作福大加勒索,今后恐怕都行不通了。

  白魘擺手道:“這只是重新還政于各位而已,何須稱謝?你們還有什么要問樂心的嗎?沒有的話便將她押下去,審明罪責后擇日處決。”

  蕭楚寒這時再顧不得藏鋒,連忙出列叫道:“陛下,小王有事要請教。”

  白魘了然地點點頭,道:“西涼王請講。”

  蕭楚寒走到樂心面前,仔細審視一番,問道:“你為何屢次三番派人追殺嘉懿郡主?”

  樂心已得了白魘的警告,自然不會告訴他實話,只冷哼一聲道:“這丫頭搞出水車和良種,必定會削弱我對西涼的控制,自然留她不得。”

  “只為這個?”蕭楚寒冷聲追問。

  “哈哈哈哈……”樂心發出一陣尖銳的笑聲,不屑道:“還能因為什么?難道本宮還會對這小丫頭有什么興趣不成?”

  蕭楚寒直直地逼視樂心,樂心也不甘示弱,兩人瞪著眼對視良久。蕭楚寒看不出什么異常,只得退回座位,對白魘拱手道:“神王陛下,我問完了。”

  白魘緩緩點頭,問道:“其他人還有什么要問的?”

  樂心是何許人對其他幾人來說一點都不重要,他們只知道今日之后,各州的王權將大大加強,他們必須盡快設法加強這個優勢。

  “我等沒什么要問的。”幾人齊聲答道。

  “好,將樂心押下去吧。”白魘一聲令下,兩人過來架起樂心,將她帶了下去。

  今年的歲末朝貢來得太超值了!四州之王都對這新上任的神王真心擁戴,其中以南宮墨尤甚。

  他的祖輩為了重返南漳做了多少努力,都沒能達成心愿,沒想到只憑了神王的一句話,他便美夢成真,不但成了南漳新王,還得到了遠超先祖的王權。這幸福來得太突然了!

  不過接下來還有更幸福的事,完全出乎南宮墨的預料。

  白魘處置完樂心,便問南宮墨道:“南漳王,本王聽說你之前曾組建過神女宮,可有此事?”

  “啊?這個……”南宮墨傻了眼,以為他要跟自己算舊賬,連忙打著哈哈解釋道:“那只是小王流落江湖時組建的小小幫派,帶手下兄弟混口飯吃,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哈哈……”

  白魘微微一笑,眼露思憶道:“本王當年曾受神女大恩,至今無以為報。南漳王,本王希望你將神女宮發揚光大,多多發展信徒,宣傳神跡。若是做得好,明年我便將這神女宮設為大荒國教,封你國師,你看可好?”

  國教?國師?!若真能如此,我這地位不是妥妥的凌駕于其他三王之上了嗎?南宮墨高興得差點直接跳起來,忙不迭地點頭道:“是,小王一定努力光大神女宮,必不負神王重托。”

  白魘含笑點頭,道:“好,本王相信你有這個能力。朝會便到這里吧,各位休息一會兒,晚宴上再見。”

  白魘在侍衛的簇擁下緩步走進后殿,其他人躬身相送,等他的身影完全消失不見,這才三五成群地扎堆議論起來。

  “南宮兄,恭喜啊。”蕭楚寒首先對南宮墨道賀。

  “哈哈,我這可都是沾了蕭兄的光。”南宮墨紅光滿面地對眾人一一回禮,跟蕭楚寒并肩走出大殿。

  云瑤坐在亭子里觀賞這別具一格的歌舞,看得十分得趣。聽著歌,吃著零食,吹著湖邊的小風,身邊還有人隨時服侍,實在是太舒服了。

  身邊的侍女識趣地遞過來一張節目單,請云瑤點歌。云瑤哪知道什么好歹,隨意挑了個人多熱鬧的節目,侍女馬上下去傳話。不多時,小船搖動,臺上已換了她點的節目。

  “沒想到神王城這么好玩,我都不想回去了。”云瑤來了興致,取出一張銀票命侍女拿去打賞,自己跟雪音坐在那里看得十分得趣。

  她正看得開心,身后走來幾人,為首的女子聽到她的聲音后,突然停下了腳步。

  “哼,真是個鄉下丫頭,連歌舞都沒看過。”一個聲音冷冷地諷刺道。

  云瑤聽著這聲音耳熟,連忙轉頭往后一看,頓時愣住了。

  幾個年輕女子簇擁著一位紅衣美人站在小亭子外,那美人雖面容消瘦目光凌厲,云瑤卻還是一眼認了出來,來的正是與她有過數面之緣的燕姬。

  云瑤雖然與蕭楚寒結識之時并不知道他已經有了未婚妻,但在知道她與蕭楚寒的關系后卻沒能堅定地拒絕他,還是對他生了真情。在她心里雖然不肯承認自己是個小三,但面對燕姬是還是不由自主地有些心虛。

  “燕姬小姐,好久不見了。”她訕訕地打了個招呼,便想帶著雪音離開這里。

  “趙云兒,你想去哪兒呀?”燕姬嗤笑一聲,她身邊的幾個女子便會意地擋住了云瑤的去路。

  云瑤雖然自覺有些對不起她,但她又不是故意要去搶人家的未婚夫,也從沒對燕姬做過什么下作的事。這會兒被她攔在亭子里,周圍有許多人好奇地看過來,她也不由得有些生氣了。

  “我去哪兒要你管?這歌舞我也看膩了,要到處溜達一下。怎么,燕姬小姐什么時候升任大內總管了?連這種事都要親自過問?”云瑤夾槍帶棒地一通話,說得燕姬火冒三丈。

  “趙云兒,你這個賤人!看我今天不撕爛你的嘴,看你拿什么去迷惑寒哥哥!”燕姬厲喝一聲,伸手便向云瑤的臉上抓去。

10225 3639771 MjAxOS8wNS8xMC8jIyMxMDIy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0/10225_3639771.html
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富鑫策略 手机麻将 3d试机号绕胆图- 私募分级基金配资 600779股票 天开眼麻将下载 青海11选5结果 a股有什么好股票推荐 福州麻将技巧汇总 北京小赛车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