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293章 受什么刺激了

書名:錦繡女嬌醫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鹿小策 更新時間:2020-01-30 23:24:39

  段寒霆已經被榮音勾的心火旺盛,扔掉枕頭就準備大刀闊斧地干一場了。

  榮音卻不依,用腳丫子抵著他的胸膛,問道:“今兒醇郡王那位側福晉你見了吧,她漂亮,還是我漂亮?”

  段寒霆擰眉,不知道女人為什么總愛問這些沒有營養的問題,“你說哪一個?”

  “嘖。”

  榮音當他明知故問,瞪眼道:“廢話,跟你們進去看火槍的是哪一個?當然是最美的那位喬氏。”

  段寒霆斂了下眉,似乎冥思苦想了一會兒,道,“光顧著看槍去了,沒什么印象。”

  榮音不信,“不可能,那么大一美女站在你面前,難道不比槍好看?”

  段寒霆這次眉毛真的擰成了一股麻繩,不懂邏輯在哪兒。

  “你受什么刺激了?”

  他低沉的嗓子透著一股冷調子,看來是真被她搞的有些窩火,榮音見好就收,忙撤開腳丫子撲進他懷里,勾著他的脖頸親了親他,嘴巴微微撅起,含糊道:“我這不是瞧見人家側福晉比我漂亮,又跟你們進去玩了那么長時間,怕你動了凡心么。”

  聽她這么說,倒是換段寒霆玩味地凝視她,眼底浮起一絲笑意,“這么不自信?”

  榮音誠懇地點了點頭,小雞啄米似的,模樣特別可愛。

  段寒霆沒忍住笑了出來。

  榮音氣得捶了他一下,“不許笑話我。”

  段寒霆抱著她,無奈道,“她長的再漂亮也是載正的人,跟我有什么關系,我這輩子只對一個女人動了凡心。”

  榮音小心臟蹦跶了兩下,眨巴著眼睛明知故問道:“是誰呀?”

  段寒霆這次不忍了,大手在她屁.股上使勁拍了一下,叱道:“矯情。”

  榮音嘿嘿笑了兩下,終于不再矯情,很是配合地讓少帥大人解了饞,飽餐一頓。

  今天在宴會上沒怎么吃東西,運動過后兩個人不約而同地餓了,榮音不愿意折騰傭人,干脆溜進廚房攪了半碗面粉,做起了疙瘩湯,段寒霆披著褂子走進來的時候,臉是板著的,后面還跟著兩只小倉鼠,榮音定睛一瞧,見縮著脖子跟在身后的是段寒江和馮婉瑜,一驚。

  “大晚上的,你倆怎么過來了?”

  段寒霆繃著臉沒好氣道:“倆人在外面鬼鬼祟祟的,被我逮個正著,還以為進賊了。”

  段寒江和馮婉瑜心虛地低著頭,兩臉認罪伏法的姿態。

  榮音過去將婉瑜拉過來,給她攏了攏身上的衣服,蹙眉道:“夜里涼著呢,穿這么點,也不怕凍著。”

  婉瑜訕訕一笑,不好意思道:“我餓了,家里開飯都是定時定點的,就你們這兒有小廚房,就聞著香味跑過來覓食了。”

  還真是香的很。

  婉瑜吸了兩下鼻子,兩眼都冒光,“做的什么好吃的,這么香。“

  榮音笑道,“我們也餓了,做了點疙瘩湯充當夜宵,不過我這就做了兩人份,一會兒盛出來,你們先喝著。”

  段寒江搓著手感激不盡,“那敢情好,謝謝嫂子。”

  段寒霆瞪眼睛,一腳踹過去,“要不要臉。”

  段寒江臉皮不是一般的厚,“餓著肚子呢,誰還顧得上要臉啊。”

  段寒霆想起這倆人摸過來時那輕車熟路的樣子,一瞇眼睛,“說實話,不是第一次來我這兒偷吃了吧。”

  段寒江和馮婉瑜同時摸了摸鼻子。

  摸鼻子就表示心虛。

  榮音和段寒霆對視一眼,突然想起了什么,榮音道:“合著之前我放在鍋里那兩碗元宵,是被你們給吃了?”

  婉瑜想起吃過的那兩碗元宵,更餓了,咽了咽口水,“我想念那碗元宵。”

  “……”果然是餓死鬼投胎啊。

  段寒霆當然不會對馮婉瑜這個孕婦動手,卻沒輕饒了段寒江,打得他恨不能把吃下去的那兩碗元宵吐出來,嗷嗷求饒,連說不敢了。

  疙瘩湯出鍋了,榮音盛出來剛剛兩碗,她給婉瑜遞了一碗,囑咐她小心燙,又端著剩下的一碗過去。

  “行了,別打了。大晚上的再把大家伙折騰起來。”

  她將疙瘩湯遞給段寒江,“喏,快吃吧,吃完了趕緊回去,以后多在房間備點點心水果什么的,婉瑜懷著孕很容易餓,你多上心。”

  段寒江點頭如搗蒜,顧不得鼻青臉腫的臉,接過碗就貓著腰來到婉瑜身邊,將疙瘩湯又撥給她一些,“媳婦,多喝點。”

  榮音看著這一幕很欣慰,段寒霆卻很心塞,委委屈屈地看著媳婦,“我的呢?”

  那語氣,活像沒有吃到糖果的小朋友。

  榮音哪敢讓少帥大人餓著肚子,忙道:“馬上馬上,等我五分鐘。”

  這次她長了記性,足足煮了一鍋疙瘩湯,盛了兩碗還余了兩碗,段寒江和馮婉瑜兩口子毫不客氣地把余的那兩碗也填進了肚子里。

  吃飽喝足的馮婉瑜整個人都變得很滿足,靠在榮音身上長吁短嘆,“阿音,沒有你我可怎么活啊?”

  一句話說的段寒霆和段寒江都如臨大敵,齊刷刷地抬起頭來。

  段寒江“哎哎”了兩聲,捅了捅馮婉瑜的胳膊肘,“媳婦,你這話應該沖我說。”

  馮婉瑜白他一眼,抱著榮音更緊了些。

  段寒霆將榮音手里的碗收了過來,放進水池里,過去踢了踢段寒江,“不早了,帶著你媳婦回去。”

  他本來想說“滾蛋”來著,礙著榮音的面子沒對馮婉瑜爆粗。

  可段寒江已經聽出了這言外之意,見二哥面色不愉,生怕他火氣上來了再暴揍他一頓,趕緊拽著馮婉瑜走了,“晚安,二哥二嫂。”

  等到閑雜人等都走了,段寒霆的臉色才稍微好看了些,朝還坐在小板凳上的榮音伸出手,“走吧,回房。”

  榮音不起身,也不伸手,“累,不想動。”

  段寒霆挑了挑眉,聽出了她的弦外之音,“要背還是要抱?”

  榮音咧出一個笑,“背一個吧。”

  段寒霆從善如流地在她面前蹲下去,將大半個后背都展開給榮音,榮音開心地趴了上去,被他托著腿輕輕一托就到了半空之中。

  好久沒被這么背了,榮音有些孩子氣的開心,趴在段寒霆身上愉快地問他,“相公,我重不重?”

  段寒霆:“要我說實話嗎?”

  榮音掐住他的脖子,扼住他命運的喉嚨,作勢威脅他,“說。”

  “一點兒也不重,別說你現在這點斤兩,就是胖成豬我也背得動。”

  段寒霆很識實務。

  “你才要胖成豬呢,你全家都胖成豬。”榮音沒好氣道。

  段寒霆一笑,“夫人,你這叫傷敵八百自損一千嗎?”

  榮音這才反應過來好像他的全家里面也包括自己,頓時沒話了,繞了半天居然把自己繞進去了。

  她靜靜地靠在他的肩頭,感受著這堅實而溫暖的力量,突然悶聲道:“小時候,榮邦安也這樣背過我。”

  段寒霆踏進門的腳步一頓,扭頭問她,“想他了?”

  榮音在他肩頭拱了拱,搖了搖頭,她很清醒,“我只是懷念小時候,只有在零星的記憶里,我才能想起父愛的感覺,只有回憶證明他小時候確實是疼過我的,只是這份父愛太單薄,這份疼愛也太短暫,以至于我現在都不確定,那份來自父親的愛是不是我的一個想象。”

  段寒霆將榮音小心翼翼地放到床上,自己也脫了鞋子上去,伸手將她攬在懷里,緊緊抱著她。

  他沒有回答她,只是淡淡訴說自己的經歷,“我小時候對父親的印象很模糊,他似乎總是不著家,偶爾看到他的時候要么是在馬背上,要么是在和叔伯們喝酒。大姐說父親背過我,可我不記得了,我只記得很小時候他帶我去溜冰,松花江上那么冷,我在冷風里凍的瑟瑟發抖,站都站不穩,他拿著馬鞭命令我在冰上要像如履平地那般自如,學不會就不許回家,他總是缺少耐心,只會大聲地吼,喊,罵。

  再大一點,他就把我扔進了軍營里,和他手里的兵一樣接受訓練,很多人都以為我因為少帥這層身份,一進軍營就是團長,怎么可能呢,我和小傲他們一樣,也是從底層士兵做起,什么嚴苛的訓練都受過。十七歲我帶著一支隊伍去剿匪,因為勢單力薄只得自己做誘餌深入虎穴,將匪窩剿滅之后在軍中升了官,可一回到家迎面就是父親的一記耳光,家法重責,說我不惜命,對不起雙親。”

  段寒霆想起當年事,唇角掠過淡淡苦笑,榮音心疼地摸著他的臉,眼眶里淚光閃爍。

  他說,“這就是我經歷的父愛,似乎所有的愛,都伴隨著疼痛。”

  榮音鄭重道:“則誠,咱們以后有了孩子,一定要好好地愛他,不望子成龍,也不望女成鳳,只望她平平安安,好不好?”

  段寒霆垂眸輕笑,拿沁涼的鼻尖碰了碰她的鼻尖,“咱倆基因這么強大,孩子想要不優秀,很難。”

  榮音忍不住笑出來,“臭屁。”

10237 3639770 MjAxOS8wNS8xNC8jIyMxMDIzNw==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4/10237_3639770.html
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股票配资有什么风险 微乐贵州捉鸡麻将 北京快3结果 淘股吧股票论坛电脑版类似淘股吧的其他论坛股票高手论坛 炒股怎么网上开户 广东十一选五推荐* 股票融资 配资 3d开奖试机号 股票涨跌与统计学 广东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