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二百六十五章 不愧是千原老師

書名:絕對一番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海底漫步者 更新時間:2020-01-31 00:04:38

  千原凜人沒有注意到資深攝像師“譴責”的目光,哪怕他這樣心志堅毅之人,一時也被佐富子在屏幕上展現出的絕世容顏所動搖了。

  當然,佐富子還是那個佐富子,臉型還是她的臉型,五官還是她的五官,但在屏幕中,她的笑容多了些不知道該如何形容的韻味,像晨曦中的薄紗,像白夜中的一縷星光,甚至可以說她在笑的那一瞬間,把整個屏幕變成了一幅油畫,她就是深邃背景中唯一的一抹淺色調——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會集中在她的容顏上,以致于背景自然而然被虛化了,讓她順理成章的成為了唯一的視覺焦點

  在屏幕中,她的容顏就像黑洞,強迫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在她身上,勾起了人類對美好事物的本能欣賞之情,令人無法抗拒,只能呆呆望著她,張大了嘴巴,心中只有一個疑問:她為什么可以這么美?為什么可以這么漂亮?

  女人會對她產生本能的向往,男人甚至愿意為她去參加決斗!

  千原凜人反應過來后,真的心喜若狂,連日來的糾結甚至對未來收視率的擔憂一掃而空,少有的失態了,直接一拳捶在了監視器上,而專業監視器也沒跟他客氣,“嗞啦”一聲就很有尊嚴的黑屏了。

  劇組資產-27000円,但千原凜人不在乎!

  這就是他想要的效果,這樣的“六羽女涼子”誰敢說她不是“第一美姬”,誰敢質疑她的絕世美顏?

  請了最好的化妝師,請了最好的攝像師,二十余人加班加點反復斟酌分鏡頭臺本中關于“涼子”的鏡頭,糾結色調,背景,襯物,服飾,妝容,仔細研究如何構圖,精益求精,簡直像是蘸著血在畫,只求觀眾能看得心悅誠服,但始終差了點什么——拍電影也就這么上心了,但始終就差“畫龍點晴”那么一筆!

  現在一切都解決了,佐富子的顏值本來就可以說勝過絕大多數少女了,現在猛然有了大幅提升,又在拍攝方方面面那么盡心的情況下,她的美簡直可以說是超凡脫俗!

  現在終于給《奧陸第一美姬》點上晴了!

  …………

  植木佐富子有些尷尬,按臺本,鏡頭到這里就該結束了,但在場的兩位導演誰都沒喊“卡”,而導演沒說停止拍攝,她也不敢停,只能在那里維持著微笑,越笑越僵硬。

  她隱約能感覺到不對勁,主攝像好像靠得太近了。在這么近的情況下,哪怕鏡頭不調焦,她臉上的瑕疵也會被無限放大,這是劇組一直以來盡力避免的事情——誰的臉上還能沒點瑕疵?整容也整不到完美無缺,更別說化妝了!

  她弄不清現在是什么情況,內心很是忐忑,但很快余光注意到千原凜人猛然從導演椅上彈了起來,一拳就捶在了導演監視器上,頓時就像捶在了她的胸膛上,心肝齊顫,差點當場暈倒。

  完了,莫非自己演得更差了,大導演極度失望,看不下去了,氣得連監視器都給砸了?這種事連聽都沒聽說過,該不能是打算換主演了吧?

  被他這樣的人在拍攝途中換掉,再也沒人敢用我了吧?

  我的演藝事業就這么完了嗎?

  現場的工作人員同樣嚇了一跳,畢竟真開拍起來,導演席那邊沒多少人,大多數人都是各司其職,圍在拍攝現場周圍,一時不明所以,不知道發生了什么特殊情況,直接混亂起來——今天的拍攝怪怪的,到底出什么事了?

  到這時候拍攝不中止都不行了,津村晴喜也醒過神來,從監視器上收回了目光,趕緊叫了停,轉頭就向千原凜人恭敬問道:“千原老師,這就是您之前說的……植木小姐身上的潛力?”

  人還是那個人,但就像脫胎換骨了一樣,現在光彩奪目到讓人無法理解,太神了!

  千原凜人把他擠到一邊,用另一臺監視器回看剛才拍攝的畫面,開始認真分析,隨口道:“當然,不然我為什么挑她來演。”

  佐富子底子好,效果才能這么好,“美顏濾鏡”用在一個普通少女身上,估計提升幅度沒這么大。

  津村晴喜則回憶了一下,當初選角時自己好像是支持和泉悠子那邊的,頓時有點慚愧了——和泉悠子是不錯,但現在看看,也就配給佐富子提鞋,讓她演個小妾都是念舊情了!

  他心服口服道:“還是您眼光高。”

  接著他實在心癢難耐,又試探道:“您是怎么做到的?”里面肯定有什么門道,畢竟這人經常說些很新穎的拍攝理論,確實有兩把刷子的,也許在調教演員方面有什么訣竅?

  這是絕學啊,要是千原凜人愿意傳授他,他都愿意納頭就拜,給千原凜人當三弟子,哪怕再回去干助理導演,當學徒白打三五年工都可以商量!

  津村晴喜有心向學,但發現千原凜人看著剛才拍攝的畫面卻面色慢慢嚴肅起來,頓時心中惴惴——這是不想教我嗎?也能理解,畢竟只是普通部下……

  他在那里糾結,千原凜人根本沒在意,這事解釋不了,多說不如閉嘴,他表情嚴肅是高興完了,發現“美顏濾鏡”的副作用了——效果好是好,但好像用力太猛,效果好過頭了,相當于畫龍點晴,點完晴龍真活了!

  這不是好事,佐富子在這部劇肯定要大放異彩了,這他敢拿腦袋擔保,似乎是好消息,但她下部劇怎么辦?再給她買個“美顏濾鏡”?那么貴,次次買自己也吃不消……

  但不管她,下部劇她不得給觀眾生吃了?她也沒得罪過自己,是自己在用她,不是她拱著要來的!萬一真讓她成了顆流星,一紅就隕落,良心實在不安!

  要是競爭對手,他要是害了就害了,壓根兒不會往心里去,但佐富子是追隨他的人,他就不能不考慮——并不是心太軟,這是原則問題,沒得商量!

  那問題就是……怎么辦好呢?

  他在那里越想表情越嚴肅,旁邊跟著在欣賞拍攝畫面的資深攝像師岸本真的震驚了。

  了不起啊,效果這么驚人竟然還在板著臉皺著眉,苦惱著怎么改進,這種精益求精的精神,太了不起了!

  見過那么多導演,這么強這么用心的還是第一次見,難怪年紀輕輕就闖下了這么大的名聲,果然盛名之下絕無虛士!

  他伸手拍了拍千原凜人的肩膀,嘆道:“不愧是千原老師!”

  千原凜人回過頭來,不明所以,以為他在說佐富子像是變了一個人的事兒,本能就謙虛道:“過獎了,這是佐富子終于釋放出了潛力。”

  這岸本承認,畢竟人沒變,更像是一種由內到外的釋放,讓整個人顏值上升了一個大檔次,笑容美艷了許多,出現了超凡脫俗的效果,但他拍佐富子拍了近百個鏡頭了,為什么她沒早展現出這份潛力?

  有潛力的人厲害,能幫有潛力的人捅破那層窗戶紙的人也厲害,而對一個導演來說,不就是幫演員捅破那層窗戶紙,讓演員更好嗎?

  不然為什么許多演員都管導演叫“恩師”?

  “恩師”之中的“恩”就是指這個!

  不過他不是話很多的人,沒再說什么,又拍了拍千原凜人的肩膀便到一邊去了。僅憑這一件事,以后別人問起他合作過的導演中誰最強,他就愿意在名單里加上千原凜人的名字,哪怕他是年紀最小的。

  另一邊,佐富子一手掩著口,一手捂著心臟,正從地獄直升天堂——這是我嗎?我怎么能這么美?

  這話有些不要臉,但這確實是她的真心感受!

  如果現實中能有這效果,她愿意減壽三十年換取這種絕世美顏,甚至她相信世界上90%以上的女人抗拒不了這種誘惑!

  女人,活的不就是一臉臉嗎?

  她剛剛還以為接受了千原凜人指導后演得更差了,懷疑要被換掉,現在看看拍攝出來的效果,從自己美貌中掙脫出來后,簡直無法接受——我到底做了什么?為什么效果突然如此之理想?

  她正在那里困惑呢,津村晴喜湊了過來,低聲問道:“植木小姐,之前千原老師和你說過什么?”

  他真的想知道這個秘密,短短時間讓演員像是換了一個人,在屏幕上吸晴無比,讓拍攝效果上升了一個大臺階,這換了任何一個導演搞不明白都睡不著!

  佐富子看了看他,也沒隱瞞,遲疑道:“千原老師讓我相信自己是最美的,在腦海中勾畫出最美的形象,然后相信那就是涼子,相信我就是涼子,然后將那種美通過鏡頭傳遞給觀眾……”

  她說著說著心中一動,原來我真有潛力可挖,原來通過自我催眠真的能挖掘出來,原來這就是所謂的與角色合二為一?

  她就著說著就沒動靜了,看了看屏幕中自己展顏一笑的絕美畫面,眼神慢慢直了,“對,只要站到鏡頭前,我……我就是涼子,我就是涼姬,我能把美傳遞給觀眾!”

  津村晴喜聽愣了,低頭陷入了沉思——好像涉及到心理學的一些內容,壞了,我以前也沒學過啊,得去補補課!

  他心思轉了轉,還想再細問一下佐富子,但佐富子眼里已經沒有他了,轉身就小碎步跑到了千原凜人那邊,一個九十度大鞠躬:“感謝您,千原老師,真的非常感謝您!”

  雖然還是有些搞不明白,但這效果不會騙人,指導真的成功了!

  “不必行禮。”千原凜人看著她略有些慚愧,他也是要臉的人,這把人家坑了,人家還跑過來鞠躬說謝謝,實在是讓人心里不是滋味,直接沉聲道:“現在情況是不錯,但還是那句老話,我不知道這是幫了你還是害了你。所以,不要高興得太早,以后你可能會遇到更多困難,做好心理準備。”

  他這話說得不好聽,也沒辦法說全了,但他自己心里有數——他搞出來的事,他會負責到底,哪怕想想就頭疼也絕不會讓佐富子星途隕落!

  也算是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用了系統求了個好拍攝效果,那就得日后慢慢還債!

  但佐富子鞠躬著就沒起來,心中十分感動。

  真是個面冷心熱的男人啊,先是給了我夢寐以求的機會,又在拍攝中細心指點,最后卻毫不居功,毫無所求!

  她真的挺感動的,別說千原凜人沒把她睡了,就算真把她睡了,她也覺得不虧!

  她低頭著頭用力保證:“是,我以后會更加努力,不辜負您的期望!”

  “期待你更加活躍,現在去休息吧,我要調整一下拍攝計劃。”

  “是,您辛苦了!”

  佐富子乖乖退下,返回她的拖車,而周圍不少看過剛才拍攝畫面的工作人員嘖嘖有聲,對千原凜人仰慕指數+200——導演能干到演員情不自禁跑來大鞠躬感謝,這還是比較少見了,不愧是千原老師!

  當然,他們高興更多也是因為拍攝效果好,畢竟都是一個團隊嘛,只要成功了,人人得利,絕對是喜事一件!

  拍攝現場有些鬧哄哄的,拍攝完全中斷,千原凜人一時也沒管,伸手把津村晴喜、大匠岸本及各工作組組長叫到了一起,吩咐道:“現在情況大家也看到了,植木小姐開了竅,表演層次提升很大,所以我想修改今明兩天的拍攝計劃,先挑佐富子相關的鏡頭拍,只要能確定她的狀態始終如一,那我們后天就開始返工,重拍前四集中和她相關的鏡頭。”

  返工不但要重做拍攝計劃,還得重列演員們的檔期時間表,可以說牽一發動全身,但更重要的是前面花的預算就相當于全打水漂了,這不是一個可以輕易做的決定,但在場的人互相看了看,沒人有任何異議。

  前四集和佐富子相關的部分重拍,大約相當于浪費了兩三千萬円的預算,也讓整個拍攝進度往后至少要推一周多的時間,但絕對值,哪怕制作人不在這里都能下這種決定——這不是問題,眼下這種拍攝效果要是能保持,制作人肯定愿意拿刀去搶劫編成委員會把預算缺口補回來。

  如果她不那么做,就不是一個合格的制作人,畢竟這可是拿幾千萬円來保證作品一定可以大賣!

  千原凜人略等了一會兒,見拍攝團隊中沒人反對,一拍手:“好,開始干活!”

  眾人馬上行動起來,動力十足,而千原凜人也終于安心了!

  劇中最大的隱患成功解除,實在想不出觀眾還有哪里能不滿意,接下來的,就是按計劃拍,趕趕時度,在放送前多備點存貨!

10419 3639778 MjAxOS8wOC8xNy8jIyMxMDQxOQ== http://m.clewx.com/book/201908/17/10419_3639778.html
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今天晚上七星彩开奖 西甲联赛直播免费观 中国十大理财排名 股票融资工具ˉ杨方配资 私募基金配资模式 2010年股票分析 期货配资多少钱构成犯罪 云策配资 微乐麻将辅助器免费版 湖南长沙麻将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