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 130 章

書名:嬌藏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狂上加狂 更新時間:2020-02-07 23:27:48

  
不過因為萬歲與淮陽王相攜而去, 原本猜度萬歲與淮陽王妃有私的想法也就不攻自滅了。

  人家萬歲可是特意來尋淮陽王一起狩獵的,并非來尋王妃閑敘舊情。

  可是蕓妃的心里卻是恨極了。

  她好不容易尋了秘藥,想要趁著今夜侍寢陛下時用一用, 讓自己早些誕下龍子, 可因為綏王橫插一腳,陛下的心立刻撲到了柳眠棠那賤女人的身上。

  后來到了西郊圍場,淮陽王更是一振雄姿,獵下一頭猛虎, 直言要剝下虎皮為他的王妃做一床褥子,不過他還算有些禮數, 將虎鞭與虎骨呈現給陛下進補之用。

  劉U心思煩亂, 卻連半只兔子也沒有獵到, 不過他在林子里倒是跟淮陽王君臣二人密談了一會, 因為近侍并未貼身, 也不知他們二人說了些什么。

  只是言辭看上去甚是激烈,然后萬歲面帶不虞之色而出, 就此回宮去了。

  當天夜里, 原本劉U該歇宿在蕓妃那的, 可是白天實在是太傷神, 劉U借口身子乏累, 便在自己的寢宮里睡下了。

  可惜蕓娘白白洗刷身子,又抹了那秘藥,卻白忙一場,一時間心內又是移恨在了柳眠棠的身上。

  過了兩日, 蕓娘卻覺得身上有些潰爛, 奇癢得厲害。宮中的妃子若是得了時疫一類的病癥,是要被送出宮門隔離的。

  所以蕓娘不敢請御醫, 便請托東宮舊部尋了名醫掛著太醫院的牌子進來跟她診治。

  這一看,可不打緊,蕓娘竟然隱隱有中毒的跡象,而且這毒是從肌膚侵入。

  那郎中問蕓妃,這些日子可用了什么不妥的。一旁的畫屏立刻就想到了那包秘藥來,找出來一驗看果然不對。

  只是這藥對于尋常人來說,只能引起瘙癢不適,可是對于常服用丹參吊命的人來說,卻是致命的。

  孫蕓娘嚇得臉色鐵青,她知道,若是萬歲那日眠宿在了她的寢宮,那么當天萬歲就會暴斃在她的寢宮,她就是跳進黃河也洗脫不清了……

  想到這,她反手就給了畫屏一巴掌:“賤婢,這藥是哪里來的?”

  畫屏含淚道:“奴婢冤枉啊,娘娘可是忘了,這藥……是當初綏王身邊的那位江湖術士配的,是您托人求他才得來的啊……”

  蕓娘慢慢地往后一靠,心里登時明白了,自己竟然成了綏王的工具。

  可是就算她鬧明白了這事,也只能打落牙齒和血吞,畢竟她要對萬歲用秘藥的事情,也是見不得光的……

  想到這里,她的身上更加瘙癢了,似乎皮膚都紅腫潰爛了起來。

  蕓娘心內憤恨異常,卻無法找綏王對峙。只能對外稱病,說是感染了風寒之癥,暫時不能陪王伴駕了。

  以前,她總覺得能嫁給劉U,就一切圓滿,可如今才發覺,這深宮大內,比仰山上更加漩渦橫流,一不小心,便尸骨無存。

  泡在藥缸里解毒時,孫蕓娘心情低落,她再次感受到,自己撿了柳眠棠不要的東西。

  那么聰慧的一個女人,是不是預料到了跟著劉U后,會過怎么樣的日子,當初才會走得那么灑脫?

  再說那日崔行舟回府,眠棠便問他可跟皇帝私下里翻臉了。

  崔行舟看著她道:“只跟陛下言明,莫聽他人之妖言。我崔行舟不是打老婆的人,其余的事情,煩請陛下莫要操心了。”

  眠棠抿嘴一笑,也不再問。

  不過崔行舟將目光調轉到手中的書卷上時,卻是目光暗沉了一下。他不會告訴眠棠,今日在圍場林中,劉U其實是與他大吵了一架的。

  崔行舟覺得手下敗將要宣泄下郁悶的情緒,也是可以理解的,所以也是任著劉U私下大吼一頓。

  可是劉U的一句話,卻有些插他的肺門子。

  “你現在不過是眠棠失憶彷徨無依下的選擇,你以為她那般的女子,若是恢復記憶,肯蜷曲在你這個宿敵的院落里?”

  這一句話,好巧不巧,也正是崔行舟的心結所在。

  他也不知道,當柳眠棠恢復了陸文的記憶后,會不會后悔嫁給了昔日的對手。畢竟淮陽王與陸文之間你死我活的熬斗,并無什么甜蜜可言。

  眠棠正在整理今日詩社的手稿。姐姐崔芙已經替她選擇了其中的佳品,只等她過目再收錄成冊。

  眠棠哪懂這些,只走馬觀花地看了一遍,然后很有自知之明地將自己那兩首詩挑了出來。

  畢竟一個是抄襲之作,一個是狗屁不通的罵人之詞,哪能登大雅之堂?

  待整理完畢,一抬頭卻見崔行舟久久不曾翻書頁,她好奇地貼過去一看,就發現他在走神。

  “怎么了?”她摸上他的臉頰問道。

  崔行舟隨手將書合上甩到一旁,突然開口問她:“你若是恢復了記憶,可會后悔嫁給我?”

  他問得認真,眠棠自然也要認真想過才回答。

  她想了想,老實回答道:“我不知道……”

  在仰山上的那段過往,她全然記不起來,自然不知道有了那幾年黑暗記憶的她會有什么樣的想法。

  這番老實話一出口,崔行舟的臉都黑了一半,只陰沉沉看著柳眠棠不說話。

  可是柳眠棠卻攬著他的腰道:“干嘛這般臭著臉?連趙泉那樣的神醫都治不好我,我也許一輩子都想不起來,再說我如今懷了你的孩兒,還能立刻翻臉走人不成?”

  崔行舟也攬住了她,沉默了一會道:“你若是恢復了記憶,也要放聰明些,若是敢生出離開我的心思,你看我能不能放過你!”
眠棠在他懷里一吐舌頭,勒住嗓子道:“是了,是了,我不過是你手下敗將而已,自然是要識時務些……”

  她怪聲怪氣地說著嘲諷人的話,是崔行舟最近總愛掛在嘴邊的口頭禪。現在她拿來堵崔行舟的嘴,著實該打屁股。

  可是聽了她這般調皮,崔行舟的眉目倒是松懈了下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他大可不必對劉U的話太過上心。

  劉U當初若不是傷透了眠棠的心,她怎么會出走仰山遇險,這說明那病癆鬼命里實在是沒有這個福氣。

  不過他跟眠棠可大不相同,相識以后,乃是互相慢慢交心,共患難數載,如今她還懷著他的孩兒,實在不必太多擔心那個……

  這般自我開解之后,崔行舟的心自是放松了下來,只摟著嬌妻,一起看著窗外的明月星稀。

  京城的日子,照比w州時,要熱鬧繁忙許多,所以日子也分外的不禁過,當秋日過后,隆隆白雪再次降臨大地時,眠棠的肚子已經氣吹一般的大了。

  崔行舟不讓她再出府交際,只在王府里靜養著。

  幸好府里有崔芙和錦兒作伴,倒也不算太孤單。

  只是崔芙這幾日心情不甚大好。那慶國公府最近幾次派人來接錦兒,借口著慶國公夫人思念孫兒了。

  當初兩家和離時說好了的,錦兒只是寄養在淮陽王府,郭家的老人想念孫兒,自然沒有推脫的借口,所以錦兒前幾日就回了慶國公府幾日。

  可從慶國公府回來后,錦兒就總說些不希望母親給自己找后爹的怪話。

  今兒眠棠正跟崔芙窩在臨湖暖閣的火炕上,一起給遠在w州的婆婆楚太妃寫信呢。

  那錦兒由著兩個小廝和一個丫鬟帶著,在暖閣下的湖面上滑冰,可是滑著滑著,不知怎么的就發脾氣摔了冰車,氣呼呼地上來了。

  這一上來,小娃娃就淚眼婆娑地往崔芙的懷里撲:“娘,我不要冰車,你也不準再跟那李叔說話!”

  自從詩社成社以來,李光才倒是常來小西園,一來二去,倒是與崔芙接續上了少年時的些許情誼。
李光才倒也沒太遮掩,隔三差五地來給崔芙和錦兒送東西,可是崔芙卻一直遲遲不敢應。

  不知怎么的,這事兒似乎也傳到了慶國公府那里,也不知那慶國公夫人是怎么在錦兒面前挑唆的,不到四歲的娃娃竟然冒出這等子話來。

  崔芙被兒子說得臉色一緊,眼里都積蓄出眼淚了。柳眠棠卻伸手削了一下他的鼻子道:“既然這樣,那你以后也不準跟齊家小玉兒說話,更不能跟她玩。”

  齊侯爺家的小閨女長得粉雕玉砌的,加上她母親跟崔芙相熟,便經常帶到王府里玩,跟錦兒也是玩伴一對,錦兒總是盼著小玉兒來呢。

  所以一聽舅媽說了這話,錦兒登時不干,哭得更厲害了。

  眠棠不緊不慢地道:“那怎么只許你結交小友,卻不準你娘結交朋友?你不讓你娘的朋友來,我自然能禁了你的小友來!”

  眠棠說得一本正經,不到四歲的小娃娃哪里能說得過她?只不過是他先前被自己祖母念叨著母親若是跟那李大人好了,便會有別的兒子,更不會疼他了,這才心里起了厭惡之情,就連李大人給的冰車也不愛了。

  可現在聽舅媽的說辭,自己似乎又不占理了,只能怏怏地讓丫鬟領走,去睡下午覺了。

  待兒子走后,崔芙才氣得一拍桌子道:“我真是上輩子欠了他們郭家,和離的都不能讓我消停。”
柳眠棠蹙眉道:“他家是什么意思?”

10451 3641827 MjAxOS8wOS8xOC8jIyMxMDQ1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9/18/10451_3641827.html
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惠配资 保利地产股票行情 今日上证指数000001 顺配宝配资 000001上证指数行情 上海股指期货配资 51配资 力创配资 股票怎么玩 基金配资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