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一百八十一章 犒勞自己

書名:宋醫生,談個戀愛否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葉琬安 更新時間:2020-01-30 23:23:40

  “我帶你去吃點東西?”宋承頤斟酌著開了口。

  “我不餓。”洛以夏搖搖頭。

  “聽話。”宋承頤哄道。

  洛以夏坐在食堂的一旁,宋承頤先拿了葡萄糖讓她喝了兩支葡萄糖,最后也被硬塞了兩個雞蛋還一瓶牛奶。

  洛以夏精神狀態不怎么好。

  “我帶你去休息。”

  “不回家嗎?”洛以夏抬起眼簾,看著他,平時精神抖擻的雙眼,此時黯然無光。

  “不回去了。”宋承頤看著他很心疼,心被揪了一下的那種疼。

  最后去附近的酒店去開了個房。

  “你去休息會?”宋承頤看著她精神不濟的樣子。

  “我想去洗澡。”

  “好。”

  洛以夏進了浴室,關上了門,水聲嘩嘩的響著。

  洛以夏早已脫掉了宋承頤的衣服,里面的白色毛線,下擺處竟然也染上了一絲血跡,早已干涸。

  洛以夏覺得這血跡刺眼。

  緊緊閉上了眼睛,再次睜眼時,她看到自己沾水的雙手變成了血紅色,那些水全變成了血。

  她眼前不斷浮現著彥彥滿身都是血的樣子。

  還有最后看到彥彥痛苦的表情。

  一瞬間她的腦子就崩了,身體不斷地顫抖著,開著水龍頭不斷清洗著自己的雙手,可是怎么洗都洗不干凈。

  怎么辦?

  彥彥……

  那些急癥室里痛苦的呻吟聲,滿身鮮血的人……

  洛以夏仿佛親眼看到了這場車禍,看到了劇烈碰撞,看到了滿地的血液,匯聚成了蜿蜒的小河……

  她看到了車子碰撞的時候,一個母親用身體護住了孩子,孩子的哭喊聲,無數的救命聲。

  不斷充斥洛以夏的思想……

  十幾分鐘后,門外的敲響聲打斷了洛以夏的沉淪,她這才回過神,自己的雙手干干凈凈的,只是因為不斷地搓揉而變得通紅,而她根本不是事故的目擊者,她并不知道車禍的過程。

  “夏夏,你開下門,我給你拿了睡衣。”

  洛以夏開了一條門縫,伸出手,接過了睡衣,隨后又緊緊的關上了門。

  宋承頤從早上見到她之后就覺得她整個人都不對,都不在狀態,而她自己好像恍然未覺。

  洛以夏換了一身干干凈凈得衣服走了出來。

  宋承頤一直都等在浴室外。

  一直都注意著里面的聲音,眼看著小半個小時都過去了,洛以夏再不開門,他都要闖進去了。

  洛以夏走出來,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我困了。”留下這么一句,就鉆進了被窩。

  宋承頤聞著自己身上的味道也不好受,去浴室快速的沖了一下,輕手輕腳的上了床。

  從背后輕輕的抱住了她。

  一瞬間,洛以夏的整個身體僵了一下,并且一直在僵硬。

  宋承頤很清楚的感受到了,她的身體很冰涼。

  洛以夏一直沒動,但是身體一直在僵硬。

  只聽得身后一聲輕嘆,宋承頤松開了她。

  緊憋著的一口氣,這才松了出來。

  原本緊閉的雙眼也睜開了,依舊沒有任何光澤,像失了魂一樣。

  但是很快,她又被拉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懷抱很溫暖,一時間竟然有些貪念。

  她的后背靠在了他寬厚的胸膛上,二人心離的很近,甚至可以感受到對方的心跳聲。

  “夏夏……對不起。”

  洛以夏緊緊的閉著眼,咬著自己的嘴唇不讓自己發出一丁點聲音。

  “我知道你沒睡著……”

  “我不該讓你來這里的,昨晚……我當時太著急了沒考慮到你的感受……對不起。”

  宋承頤在她身后斷斷續續的說。

  洛以夏很想說,和你沒關系,你只是做了你應該做的,只是我……只是我心里承受能力太差,只是我不爭氣,我自己只是在氣自己,氣自己不爭氣,連個小朋友都照顧不好。

  但是她不知道怎么開口。

  “夏夏……你別自責好不好?夏夏……你已經做的很好了,你做的比我好……夏夏……我見不得你這樣,我心疼……”

  宋承頤說的很亂,但是洛以夏很懂他的意思。

  她覺得自己的心像是堵了一樣,難受的很,又酸又疼。

  宋承頤把頭埋在了洛以夏的頸窩處,低聲喊著她的名字。

  一聲又一聲,像是不斷撓著她的心臟,撓著她的思緒,她現在心里眼里好像又只有了他一樣。

  “睡覺了。”洛以夏伸手按在了他放在自己腰上的手,緊緊的握住。

  “好。”聽到她的回應,宋承頤也松了口氣,立馬應著。

  抱著她的雙臂也收緊了,像是要把她烙在自己的身體里,血液里一樣。

  洛以夏也不知道什么時候醒的,只是身體心理上都放松了不少,她繃了一晚上的神經得到了很好的放松。

  身邊的宋承頤也在睡。

  不知道什么時候洛以夏整個人都已經埋在了他的懷里,可能是身體的本能反應吧。

  他昨夜也是一夜未合眼,他比自己更加的緊張,他比自己還要累。

  洛以夏想多抱抱他,又開始埋在了他懷里。

  雙臂攀上了他的后背。

  宋承頤也立馬伸手回抱著她。

  感受到他的動作,洛以夏也沒動,只是更加猖狂肆意的抱他。

  很久之后,洛以夏也終于滿足了,抬起了小臉。

  睡了一覺之后,氣色已經好了很多了。

  此時宋承頤也垂下眼簾看著她。

  “睡好了嗎?”洛以夏小聲問。

  “好了。”

  “我餓了。”洛以夏立馬可憐兮兮的說。

  “嗯……我也餓了……”宋承頤沉吟……

  “那起來吃飯吧。”洛以夏很積極的松開了雙手,準備爬起來,結果又被宋承頤給拽回了懷里。

  一雙眼睛盡顯迷茫。

  “不用那么麻煩……”

  “???”

  “我都餓了半個多月了……”宋承頤表情有些隱忍,然后湊近了洛以夏。

  “???”這半個月,他都沒吃飯嗎?

  剛要脫口而出,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一樣。

  原本白皙的臉頰瞬間沁染上了緋紅。

  “我餓了……要吃飯。”洛以夏推了推他。

  宋承頤反手抓著她的小手,遞到了嘴邊親了親。

  “那我先喂飽你……然后再犒勞我自己?”

  洛以夏睜著迷茫的大眼睛,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宋承頤又親了親她的額頭,這才起身。

  宋承頤去叫了酒店客房。

  二人難得默契一回,賴在床.上,不愿意起來。

  甚至洛以夏已經懶到吃飯都是宋承頤喂的,這種做個廢人的趕腳真好……

  洛以夏心里想著,當然這些肯定是不愿意讓宋承頤知道的。

  宋承頤等到她吃飽喝足后,才自己去吃了兩口。

  洛以夏剛鉆進溫暖的被窩被幾分鐘就被宋承頤給抓住了。

  “飯后需要運動,不然會積食。”

  “我剛剛吃飽,不能劇烈運動……”

  “不劇烈,我溫柔點……”

  “現在是白天……”

  “拉上窗簾,關上燈,晝夜不分。”

  “晚上吧……唔……”

  宋承頤沒再給洛以夏說話的機會了。

  被折騰之后的洛以夏又昏睡了過去,閉上眼的時候,心里不斷地叫囂著:哪里溫柔了?哪里不劇烈了?

  簡直就是慘絕人寰的碾壓啊,太痛苦了……

  再次醒來已經是午夜時分了,睡了一天的洛以夏,整個人精神抖擻,舒服多了。

  宋承頤坐在一邊看著手機,見她醒了,放下了手機。

  “是不是渴了?”

  原本不渴的,但是好像看到宋承頤“照顧”自己,莫名就很開心,立馬點了點頭。

  宋承頤去倒了杯水,遞給她。

  但是洛以夏沒有反應,眼神示意他喂自己。

  洛以夏寵溺的笑了一下,扶起她,身后慢慢的給她喂水,洛以夏喝了兩口,就沒再喝了。

  “繼續睡嗎?”宋承頤放下了被子。

  “說不著了,我想你抱抱我。”洛以夏朝他懷里鉆。

  “好。”

  宋承頤攬著她,洛以夏一直早他懷里聽著他的心跳聲,可是卻覺得不真實……

  “你說我要是變成了廢人,你還愿意一直照顧著我嗎?”突然她出聲詢問。

  宋承頤不假思索的反問:“有我在你會變成廢人嗎?就算是也是我慣的,我自己慣的能怎么辦,只好寵著了。”

  聽到回答的洛以夏很滿意。

  “明天我想去看看彥彥。”很久之后,洛以夏開口,只是語氣很嚴肅。

  “彥彥沒事了,我下午問了同事,他早上就已經清醒了,之后還一直詢問著你去哪了,還有他的父母已經脫離生命危險了,母親白天已經清醒了。”

  宋承頤像是知道他想問什么一樣,把所有她想知道的全都在她沒開口之前告訴了她。

  “那就好。”

  “明早我帶你去看彥彥,你放心吧,沒有人責怪你,相反,你做的很好,昨晚的車禍最嚴重的一名傷者還因為你獻的血,已經搶救回來了。”宋承頤一下又一下順著她的頭發撫摸。

  “沒事就好。”

  聽到沒事,洛以夏也就心安了……

  只是心里萌生了一種想法……好像越來越強烈了。

  “你覺得我換個專業怎么樣?”

  說出來不光宋承頤愣了,洛以夏自己也愣了。

  她怎么就這么輕而易舉的說了出來?

  許久后,她聽見宋承頤的聲音:“這次的事是不是對你產生的影響,給你壓力了?可我覺得你做的很好,你才大二以后可以更好。”

10461 3639769 MjAxOS8wOS8yNy8jIyMxMDQ2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9/27/10461_3639769.html
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海南琼崖麻将下载安 北京快三推荐 江苏十一选五推荐号 快三安徽 六肖六码期期中 万盈在线配资 伊利股份股票分析报告 快乐十分助手 彩票极速飞艇计划软件 麻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