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一百八十九章 把命給他

書名:宋醫生,談個戀愛否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葉琬安 更新時間:2020-02-07 23:51:56

  “昨天早上坐的飛機嗎?”宋承頤看著她的頭發未干。

  在自己包里翻出了干毛巾,給她仔細的擦著。

  “嗯。”

  “我好像惹爸媽生氣了。”過了一會兒,洛以夏低低的說。

  “沒事,他們不會生氣的。”

  “我當時有些著急和媽媽說話直接了些,我還沒給他道歉。”

  “等回去,你再道歉吧。”宋承頤知道她擅自跑出來,父母肯定很擔心的,但也知道一定不會生她的氣。

  “帶梳子了嗎?我沒帶梳子。”宋承頤看著她被揉的亂七八糟的頭發問。

  “帶了。”洛以夏連忙探過身子,在一旁自己包里倒出的雜碎東西里面翻找。

  然后拿出了小巧的梳子。

  宋承頤看了一眼,那一堆的雜碎東西,什么亂七八糟的都有,零食,皮筋……

  宋承頤接過梳子,小心翼翼的梳著,最近頭發好像又長長了。

  而且好像也瘦了,記得年里還把她喂的胖胖的,自己走了一陣子,看來已經瘦下來了。

  明明吃的比誰都多,怎么就不長肉呢。

  “前幾天給你打電話,沒想到你倒是一點沒聽話,直接就跑來了。”宋承頤似有若無的嘆了口氣。

  “我……給你送東西了。”洛以夏又探身去了雜碎東西里面翻找,結果翻出來一個糊的一團的紙。

  “氵顯了,我給放包里忘了。”洛以夏哭哭唧唧的,心疼死了。

  “什么?”宋承頤接了過來,是個粉色的信封,可能是被水泡的時間長了,已經泛白了,里面甚至透出來了字。

  “我琢磨了大半個晚上,我黑眼圈都熬出來了。”洛以夏心疼的看著。

  宋承頤看著粉嫩嫩的信封,腦子里不知道想了什么?突然笑了:“情書?”

  “嗯。”洛以夏可憐兮兮的點了點頭。

  “所以,我趕過來就是為了給我這個?”宋承頤有些哭笑不得。

  “對啊,你不是說想我嘛,我就想來見你。”洛以夏委委屈屈。

  “只不過,沒想到成這個樣子了。”洛以夏也怪自己太粗心。

  洛以夏搶了過來:“沒辦法看了,都糊了,我下次再寫吧。”

  “下次再寫也可以,不過這個我先留著。”宋承頤又搶了過來。

  然后見她小心翼翼的捧在了手心,抽了幾張干凈的紙巾前后墊著信封。

  先吸了半天的水,最后又開始小心翼翼的拆開。

  洛以夏看著他像是捧著什么絕世寶貝一樣,心里一下子就酸了。

  明明自己這個人就在面前啊,還管什么情書。

  宋承頤最后拆開了信封,字跡已經糊的不能再糊了,也不清楚她用的什么筆。

  花的這么厲害。

  知道用紙墊著,夾在了枕邊放的書里面,才算了結束了。

  “我突然覺得我好多余,我是不是現在應該離開啊?”洛以夏語氣酸得很?

  洛以夏伸手捏了她的臉:“傻子一樣。”

  然后伸手把她扯到了自己懷里。

  “讓我抱抱你,夏夏,我好久沒見你了。”在她耳邊輕聲說著。

  洛以夏也回抱著他,一路上,那么危險,她沒有說半個不字,也沒有后悔,也沒有想哭,就連見到他的那一刻也只是興奮,但是現在真的很想哭。

  一晚上二人只是擁著睡覺,什么都沒做成。

  清晨,洛以夏瞌睡正濃的時候,宋承頤已經起了。

  洛以夏呢喃了一句:“起這么早嘛?”

  “你繼續睡。”宋承頤親親她的額頭,給她掖了一下被窩。

  這一覺,洛以夏睡到了十點,才起的。

  外面許多的說話聲,腳步聲,竟然對洛以夏一點影響都沒有,實在是昨天太困了。

  跋山涉水,晚上腰酸背痛的,胳膊都伸不直。

  半夜叫疼,還是宋承頤起來給捏了一會兒。

  洛以夏其實都不敢說,她一雙腿,到處都是淤青,都是在河里被石子砸的。

  稍微活動了一下,能起身了。

  在外面也沒有那么多講究,睡衣什么的,有衣服穿就行。

  探出個腦袋,扎營地已經空無一人了。

  洛以夏給自己洗漱好。

  又塞了幾口面包。

  決定去找宋承頤。

  幸好,白天還有個人留守在了營帳這里。

  洛以夏跑去打聽:“你好,你知道支援的醫生白天去哪了嗎?”

  “去村里了,那里有個安置地,好多人受傷生病。”

  洛以夏順著他指的地點走了過去。

  昨夜天太黑,什么都看不清,現在洛以夏才知道這場山洪是做嚴重了。

  四周的農田里的莊稼全都沒了。

  不遠處的小山村一片狼藉,比報道上的照片還嚴重。

  新的家園正在建設。

  這些戰士也都在忙碌。

  而安置地全都是人,男女老少。

  大家都擠在一起。

  第二間房子里面全都是病人。

  許多都是受傷的村民,還有不少武警戰士。

  遠遠的洛以夏就看到許多醫護人員在里面忙碌。

  洛以夏一進去,還有不少人探頭張望著。

  畢竟是陌生面孔。

  洛以夏穿的宋承頤的衣服,黑色的t恤大了一圈,下面穿著宋承頤的牛仔褲,穿在她身上很是寬松。

  褲腿被卷了起來,t恤也被扎在了腰間。

  整個人看起來很干凈爽朗。

  和這里的一切格格不入。

  離的近的一個醫護人員,走了過來,詢問聲:“你是來找人的?”

  “嗯。”

  “找誰?”女醫生打量了她好幾下。

  干干凈凈的小姑娘,之前沒見著這人啊?突然從哪里來的?

  “你起了?”洛以夏還沒開口,遠處就又聲音響起。

  洛以夏看到他一身白大褂,臉上一只口罩蓋住了半張臉。

  墨黑的眼睛囧囧有神,一眼就入了心。

  禁欲系男神啊。

  “吃了嗎?”宋承頤走了過來。

  “吃了,吃了面包。”洛以夏回答。

  “宋醫生,你認識?”女醫生問了一句,緊接著又開了口:“我好像在這里兩個月沒見過這女孩子啊,是哪里又調過來的?”

  “不是,我女朋友。”宋承頤答道。

  “這樣啊。”女醫生笑了笑,不禁又多看了洛以夏幾眼。

  光看長相,兩人天造地設,般配的不行。

  “來給我幫忙?”宋承頤挑眉問了一句洛以夏。

  “好啊。”

  他帶著她越過了一張張病床,回到了他守的病人身邊。

  看樣子是個戰士,雖然穿著很普通的t恤衫,但是那種英氣一眼就能看出來。

  “我給他換個繃帶。”宋承頤說完就低著頭。

  洛以夏看到他腿上的繃帶已經透出了血色。

  宋承頤最后還是那剪子給剪開了,小腿少女感血肉模糊的。

  看的洛以夏一陣心悸。

  宋承頤給他消毒的時候,洛以夏心里都很不是滋味,但是那小戰士也只是吸了幾口氣。

  硬生生沒叫出來一聲。

  洛以夏一戶盡職盡責的站在他身邊,幫他遞遞紗布什么的。

  旁邊的醫生估計是忙完了,這才注意到了這邊。

  “宋醫生,我今早聽值班的戰士說,你昨晚背回來個女朋友?是這個嗎?”打趣的語氣,確是善意的。

  洛以夏臉上泛起了紅暈。

  “嗯,是她。”宋承頤點頭。

  “小姑娘多大了?就這么翻山越嶺的跑過來了?”

  “二十一了。”

  “還在上大學啊,學醫的嘛?我看這些東西你都挺熟的。”

  “嗯,學醫的。”

  “一個學校的?”

  “對。”

  “校友啊,難怪在一起呢,挺有緣分的。”醫生笑了笑。

  宋承頤突然嚴肅的開了口:“她從小住我家隔壁。”

  “喲,青梅竹馬呢,難怪這么小的姑娘你就弄倒手了。”這醫生說話還很風趣。

  “嗯,是挺小的。”宋承頤抬頭看了她一眼,笑到。

  “年輕真是好啊。”醫生感嘆了一句。

  沒到一會兒就到了午餐時間。

  臨時搭建的廚房,臨時搭建的桌椅。

  洛以夏吃飯的時候遇到了方奇和蘇落。

  “你們剛從哪里回來啊?”

  “我們一大早就去采訪村民,然后實地拍攝去了,你不知道村里亂的啊,都沒地方下腳。”蘇落抱怨了一句。

  然后又偷偷看了一眼排在前面拿飯菜的宋承頤。

  小聲的湊到洛以夏身邊說:“昨晚夜里黑了,他又帶著帽子,我是真沒看清他臉,只知道身材應該不錯,今早起來裝上了他,他主動帶我和方奇去采訪村民,我才認出了他,長得也太帥了吧。”

  蘇落很是激動,身后的方奇冷不丁的潑了一盆涼水:“擦擦你那口水吧。”

  蘇落回過頭瞪了他一眼。

  又接著和洛以夏說:“難怪你千里迢迢的趕來見你男朋友呢,要是我也有這么帥的男朋友,要我命都行。”

  “別想了,再帥也不是你的。”后來方奇又吐槽了一句,換來了蘇落一陣毒打。

  洛以夏出神的盯著宋承頤的背影,幸好,他只是自己的。

  一想到這么優秀的男人,拿出去隨時隨地都可以炫耀的,全身上下都很優秀的男人是自己的了,就好開心。

  他只是自己一個人的,誰也不是,只是自己的。

  而且他對自己狠溫柔,自己也是他很重要的人,這樣一想,好像他就算要自己的命,自己也給他了。

  宋承頤一回頭,就看到這么個傻帽樣。

  “笑什么呢?”

  “啊?沒什么。”洛以夏連忙調整心情。

10461 3641835 MjAxOS8wOS8yNy8jIyMxMDQ2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9/27/10461_3641835.html
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基金配资条件 东莞股票配资 中国股票指数根据什么来涨跌的 怎么判断是趋势股 000001上证指数东方财富网 一直牛配资 股票什么趋势说明要上涨股票趋势向下 360上市 理财平台排行榜 股票配资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