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151章 憑什么我要道歉

書名:楊家有女宜室宜家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出其東門 更新時間:2020-02-08 00:05:49

  “朱氏!從今往后我沒你這個婆母!”楊寶黛氣的眼淚都要奪眶而出:“這巴掌我替你打了,我花五年就算養條白眼狼也該養的認人了,你連個畜|生都不如!”楊寶黛咬牙捏著手指,單手撐著腰身,感覺一股子氣血涌上心頭,她極力的克制平靜下來,看著還在叫嚷嚷發狂的朱氏直接轉身:“這巴掌就算我還你的!”

  說完,楊寶黛疾馳上了馬車,碧晴把撒潑的朱氏推開,氣的牙牙癢:“我呸!你要老虔婆,你這樣對我們家夫人你還有點良心嗎!”她心疼楊寶黛的不行,這樣的媳婦就算是打著燈籠都找不到的。

  “楊寶黛,你她娘的就等著一紙休書回去賣你的豆腐吧!”朱氏被緊跟著來的湯嬤嬤拉著,氣的渾身發抖,翻身給了湯嬤嬤兩耳光對著她的肚子就是狠狠一腳,只把湯嬤嬤踢到地上,她正愁找不到瀉|火,立刻對著旁邊兩個小斯道:“把這個老東西給我打死!給我打!別以為你是楊寶黛丟到我跟前監視我的,我就怕了你了!我可告訴你,這趙家可不是楊家的!”

  旁邊兩個小斯面面相覷都不敢動,湯嬤嬤被踹的趴在地上說不出話來,朱氏指著兩小斯:“還不給我動手!”

  她動不了楊寶黛,還不敢動這個老東西了不是!

  ***

  上了馬車,碧晴看著默默擦眼淚的人,自己沉靜了好一會,腦子里面都是剛剛道觀門口的景象,這怕是要頃刻傳遍整個京城了吧,本朝以孝治國,即便朱氏在豬狗不如,楊寶黛就是她的兒媳婦,兒媳婦打公婆,按照律法是可以休妻的:“夫人,這——”

  “這什么這。”楊寶黛快速調整了情緒,對著外頭車夫:“今日的事情不許給家里人嚼舌根,把話給我爛在肚子里頭,找個胭脂店停下來。”現在賈珠還在養病,若是她知道自己和朱氏爆發怎么大沖動,怕是能夠氣的直接過去,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賈珠的身體。

  她想著剛剛朱氏羞辱她的話,心中也是憤懣。

  當著如此多人說著豬狗不如胡亂指責的人,今日之后她的名聲算是徹底毀了。

  可即便毀了又如何!

  身為兒女,若是連著自己的父母都不能保護,那還算是什么東西!

  回到楊家,很顯然風波還沒有傳到這里來,門口有小斯守著,看著楊寶黛回來,就道:“二姑奶奶可是回來了,剛剛老夫人還念叨您了,對了,大姑奶奶把孫小姐和孫少爺都帶回來了,里頭可熱鬧了!”

  入了正院楊寶黛低身給賈珠請安,賈珠已經能夠起身了,靠著旁邊的羅漢床蓋著毛絨毯子,楊寶黛垂首站住旁邊正在給賈珠吹涼湯藥,她請安之后不好意思坐下,就走到旁邊拿過蜜餞:“回來晚了,道觀今日人多的很。”

  楊寶眉就笑起來:“那是,今日是個祈福的好日子,來,快把湯藥喝了,我好讓奶娘把恩姐兒和正哥兒給你抱進來。”

  賈珠好笑起來:“你們兩個真當我是個三歲孩子不是。”她端著湯藥碗一飲而盡,這才好好端詳兩個女兒,楊寶眉生完兒子后身材有些肥胖,這半年多才慢慢的抽條了起來,比曾經更加窈窕起來,穿著身淺紅色棉紗長襖,脖子上掛著十八顆珍珠串起來的翡翠白菜項鏈,整個人雍容富貴的。

  在看那頭的楊寶黛,明明以前是個豐腴的身材,該有肉的地方有肉,此刻整個人看著倒是瘦弱了許多,除開微微隆起的肚子瞧著是個孕婦,臉色也憔悴的很,這一點,賈珠是從她臉上厚厚的胭脂推測出來的,楊寶黛以前即便不上妝容,也是個端莊秀麗的模樣。

  看著賈珠精氣神好了些,兩姐妹都很欣慰,楊寶黛視線一轉,就看著奶娘抱著馬上周歲的正哥兒進來了。

  正哥是盛衡的嫡長子,孫元青希望孩子以后正直善良,因此取了這個雅俗共賞的字眼,正哥兒在懷著的時候就養的極其好,生出來之后能吃能喝能睡,活脫脫一個小肥仔模樣,可愛白胖,渾身都是肉肉的,摸著極其的舒服,此刻是瞧著屋子里頭人多,興奮的不得了,手腕上兩個銀鐲子鈴鐺響個不停,黑亮亮的眼睛對著誰都是笑意連連的,簡直能夠把人的心都給融化了。

  賈珠忙哎喲了一聲讓奶娘把娃娃給他,正哥兒是個不認生的,笑的咧嘴口水都滴下來兩滴看著外祖母,笑的沒玩,細細的看去,還有個單酒窩,楊寶黛摸著娃娃的腦袋,就連連笑起來:“怎么不早說要把孩子抱來,我還給他做了衣裳呢,恩姐兒呢?不是也來了嗎?”

  奶娘就道:“老爺子非要嚷著自己下廚,恩姐兒瞧著有趣非要跟著,奴婢已經吩咐兩個丫頭在哪里看著了!”

  恩姐兒今年已經三歲多了,正是活潑好動的年紀,賈珠就接口起來,道:“這女兒想你是個調皮搗蛋的,正哥兒啊,你可千萬別學你娘啊,好好學學你爹爹,做個儒雅少年郎呢!”

  瞧著屋里里面氣氛不錯,楊寶黛靠著旁邊椅子坐下,就說了些自己肚子孩子的事情,賈珠聽著掩口輕笑起來:“怕是個兒子呢!一般有姑娘四個月很少有胎動的!”賈珠現在很希望楊寶黛肚子里面是個兒子,這樣楊寶黛才算是在趙家有了最大的靠山和籌碼,若是以前兒子女兒她都贊成的,只是她現在都在透支起來壽命,她抱著外孫兒,心中都是感慨。

  以前她覺得楊寶黛是嫁的最好的,如今看來,楊寶黛才是過得最舒坦的,盛衡為人善良正直又踏實,萬事把小家放在第一位,不就高官厚祿,只求平平安安,楊寶眉生兒子的時候,還直接休沐了五個月陪著哪里都不去。

  在看看楊寶黛,瞧著柔和,其實是個無比驕傲的性子,再多的苦都自己咽進肚子里頭,這京城里頭誰不說朱氏是個難伺候的,至于趙元稹,這幾年簡直是被權勢沖昏了頭腦,什么事情都敢做,連她都撞見過兩次那人從女人堆里面出來······

  楊寶眉抱著兒子走到楊寶黛跟前,正哥兒忽閃忽閃的眸子看了這個姨母好久,似乎是想起來這人是誰了,抬手要抱抱,楊寶黛喜歡這個侄兒的不得了,抬手抱過去就是親他的圓臉:“咱們正哥真是可愛!可愛的我都想生個女兒,以后嫁給你做媳婦了!”

  楊寶眉被這話逗笑的花枝亂顫,賈珠拿著花生丟楊寶黛:“虧的你都是要做娘的人,還怎么不正經,連著小輩的玩笑都要開!正哥兒,打你姨母,外祖母給你撐著!”賈珠說著喉嚨就是一甜,跟著使勁咳嗽了起來,楊寶眉急忙走過去給她順氣:“快喝口水,我馬上去找大夫來。”

  “我沒事,就是激動了。”賈珠使勁把涌上喉頭的血給咽下去,這時候外頭通報趙元稹來了。

  “喲,這大忙人今日怎么快就回來了。”楊寶黛打趣起來,小聲頗大,瞧著走進了的人,卻看著趙元稹沒有任何笑意,周身籠罩著一絲不對勁的氣息,她笑意收了起來,還沒有來得及開口,趙元稹如深潭的眸子就越過她看著哄逗娃娃的楊寶黛:“寶黛,你出來一下,我有話同你說。”

  說完,趙元稹背過身徑直走了出。

  賈珠難得看趙元稹這般冰冷的神色,以往這人就算是天大的麻煩纏身,明面上在她跟前也是個油嘴滑舌的模樣,她目光轉向楊寶黛:“怎么了?”莫不是兩夫妻鬧不愉快了?她想著這里,又開始咳嗽了起來。

  楊寶黛就笑:“沒事,能有什么大事,估計是府邸的事情,我去去就來。”楊寶黛把孩子交給奶娘,眼神也沉靜了兩份下來,跟著走了出去。

  出了院子,趙元稹在外頭樹下等著他。

  看著妻子過來,趙元稹語氣罕見的有點急躁和冰冷:“你,你又不是不知道娘的性子,你怎么還與她僵上了!”若是別人,他是橫眉豎眼什么話都說得出來,可眼前是她愛妻,他極力的抑制住怒火,把目光轉到旁邊去:“即便她在不對,她也是我的親娘,是你的婆母,你今日當著那么多人與她動手,你,你太不成體統了!”最后半句話他說的很小聲。

  楊寶黛感覺心里酸酸的。

  趙元稹余光是停留在她身上的,他無聲的輕嘆了一聲,就平靜的道:“現在,隨我回去給娘磕頭認錯吧。”

  足足過來好半天,楊寶黛才反應過來這個人說的話是什么意思,不敢相信的看著他,聲音都找不到:“你,你說什么?要我做什么?”

  “回去,我和你一起給娘磕頭認錯。”這事情已經鬧得不少人知道了,必須馬上偃旗息鼓下來,正是翻案的節骨眼,若是扯出個不孝的由頭,可是不得了的!

  “趙元稹!是你娘給我動的手!我憑什么要給她磕頭認錯!”

  “那你可知道,兒媳辱罵毆打婆母按照律法是要被休出家門的!”他這是為了誰!還不是為了家和萬事興!他還什么都沒有做錯呢,不是一樣要陪著她去給朱氏磕頭認錯嗎!趙元稹淡淡的看了眼楊寶黛,干脆就要去握住她的手臂:“好了,有什么都先回去給娘道歉了再說。”

  “她打我就可以,我打她就不行嗎!?這是哪里來的道理!趙元稹,你有問過事情發展經過嗎,一股腦的就把所有的錯處都推到我面前來!這就是你的家和萬事安!?這些年我受的窩囊氣還不夠多嗎!”楊寶黛幾乎是厲聲低吼起來。

  趙元稹看著抿唇聲音嘶啞咆哮的妻子,“她是長輩你讓她下很怎么樣嗎!”

  楊寶黛幾乎是用盡全身的氣力,才把要涌出喉嚨的委屈使勁咽下去,眼淚不能洶涌的在眼眶里頭打轉,她始終沒有說話,目光死死的抓著面前的丈夫。

  趙元稹深吸口氣,覺得是自己剛剛太駭人了,努力保持語氣的平靜:“我知道你也委屈,我也是為了你好,先回去給娘磕頭認錯,你在氣在委屈,可你動手打了她,就是你的錯——”

  只是瞬間,趙元稹就看著楊寶黛的眼淚奪眶而出!

10463 3641846 MjAxOS8wOS8yOS8jIyMxMDQ2Mw== http://m.clewx.com/book/201909/29/10463_3641846.html
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西安配资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报告 上证指数大盘 p2p投资理财平台 股票涨跌幅度公式 股票预测分析 配资盘 亿配资 捷希源配资 上证指数年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