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022章 是賠錢還是跟我

書名:重生八零養萌寶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水木耳 更新時間:2020-02-07 23:51:55

  陸小芽明白自己遭了別人的算計,就在剛剛她上廁所的間隙里,有人故意弄壞并嫁禍自己。車間主任不但狠狠的訓斥了她一頓,還讓她照價賠錢,她勢單力薄,百口莫辯,沒有一個人站出來替她說話。

  在廠里,她是一個毫無地位的女工,甚至不是正式工,隨時可能被解雇,上次借三輪的事,如果不是副廠長插手,后果很難說。

  陸小芽梗著脖子說:“事情沒有調查清楚,你們不能隨便亂定我的罪名!”

  報警?不現實。沒有監控,無法證明清白。

  車間主任說:“陸小芽同志,你別嘴犟了,要么你把這批絲線的錢賠了,我們就當事情沒發生過。犯錯了不要緊,最重要的是以后能改正,你說對吧?”

  陸小芽有些激動:“主任,我沒錢,更不會賠!明天我找領~導評理去!”

  天天擺攤會沒錢,誰信啊。

  有人提議搜身,可車間主任不敢真的去她宿舍里搜,萬一死丫頭藏在別的地方呢,而且搜查的理由站不住腳。

  最近物價普遍在上漲,很多工人在鬧事,要求漲工資。這個節骨眼上,自然不能鬧得太過。

  因為僵持太久,陸小芽死不承認,車間主任以明天匯報領~導作為結束。

  凌晨,陸小芽翻來覆去的睡不著,眼皮子跳得厲害。今天的事,多半和李梅有關,誣賴她的幾個女工平時同李梅關系密切。

  這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

  得看明天上面的領~導怎么處理,廠長經常在外邊跑,廠里基本是副廠長做主,陸小芽隱隱不安。

  車間的墻上有個掛鐘,是專門給女工們看時間交接~班的。

  白天快10點的時候,李梅突然到車間來找她,盡管吃了個悶虧,態度仍然傲慢,斜眼看人,說是關于她弄壞絲線的處分下來了,讓她去車間主任辦公室一趟,她的活組長找人頂著。

  為什么是李梅來告訴她的?

  陸小芽半信半疑,想想李梅一直跟她作對,八成是看打落水狗的。

  車間主任的辦公室在倉庫旁邊,位置比較偏,這個點大家都在工作,一路上沒碰到什么人。

  “你自己進去吧!”李梅插著腰,倒是不準備湊熱鬧,挑眉站在一旁。

  木板的油漆是新刷的,味道重,她推門進去,目光所及,一個人坐在辦公桌后面,露出黝黑的后腦勺。

  “主任?”她看見男人的衣著并不是統一的工作服,而是制作精良的襯衣,奇怪,主任一般不會穿自己的便服。

  陸小芽腦中靈光一現,卻聽見砰地一聲,木板門合上了,緊接著便是一陣落鎖的脆音。

  不好!是李梅!

  她連連去拉,門鎖得嚴嚴實實的。

  “小陸,要見你一面真難啊。”對面的男人轉過臉來,不是徐明又能是誰。

  他衣著光鮮體面,表情一本正經,卻是虛偽的假象。

  “副廠長,不是說廠里有處分下來嗎?主任在哪里?”陸小芽允自鎮定下來,轉過身,背抵住冷硬的門板。

  “處分?難道我不比主任更有權力嗎?”徐明笑著,笑容里透露著斯文敗類的猥瑣感,“站那么遠干什么,我長得很可怕嗎?過來啊。”

  他的企圖,呼之欲出。

  陸小芽面容冷峻,不卑不亢:“副廠長,您是領~導,我尊重您,請你也懂得自重!”

  “小陸,我們打開天窗說亮話,欲擒故縱的把戲不必耍了,你做我的女人,以后不用那么辛苦到車間干活,也不用擺攤,我每個月會給你錢,安排好的工作,比李梅的工作更輕松,工資更高?”徐明一邊說,一邊靠近,眼睛里迸發出一種熱切的光來。

  “不必了。”陸小芽直接拒絕,身后已無退路。

  “你想清楚,是賠錢還是跟我?”

  就在他快要觸碰到她臉頰的時候,被陸小芽啪的一下用力拍開,“副廠長,我不愿意,我覺得現在這樣挺好的。您身份尊貴,家庭美滿,不至于干出強迫女人的事情來,畢竟傳出去,對您的聲譽和威望都會造成不好的影響,更會影響夫妻感情,您說是吧?”

  徐明沉下臉:“你在威脅我?”全然沒有了獵~奇的心思,旖旎一消而散。

  陸小芽抬起頭,與其對視,完全不露怯懦:“副廠長或許今天可以得到我,但我一定會拼死反抗,大不了咱們魚死網破,去公~安局或者打官司,奉陪到底!”

  到底見過世面,徐明沒有非但沒有被唬住,反而嗤道:“笑話!你一個小小的女工,就算我強迫你怎么了,我可以說是賄賂勾~引我不成,反口污蔑我!看有誰相信你!”

  說罷,他如狼似虎的撲了過來。

  陸小芽靈巧的從他腋下的空隙鉆過,徐明撲個空,轉過身,腥紅了眼,“今天你是逃不掉的!”

  一個追,一個避,陸小芽仿佛是徐明股掌中的獵物,逃跑更能提起他的興趣,陸小芽滿頭大汗,喘著粗氣,精神緊繃不敢有一絲松懈。

  怎么辦?

  她根本撐不了太久。

  陸小芽慌亂四顧之下,抄起桌上的一只花瓶,狠狠的砸了過去。

  脆的一聲,碎片四散。

  哪有人會傻傻的站在原地等著挨砸,徐明躲了開,臉色很是不悅:“敬酒不吃吃罰酒,我可沒有多少耐性了!”

  陸小芽確實沒把握,她快速的撿起一塊三角形的瓷片,抵在脖子上,“你別過來!”

  “你、你要干什么?”徐明果然被嚇得不輕,“快放下!”

  畢竟上過不少的女人,最初死活不從到半推半就的大有人在,從沒一個如陸小芽般倔強頑固的,徐明心里起了微妙的變化。

  陸小芽冷冷道:“副廠長說的話自然可信度高,但是人在做天在看,是自愿還是被強,驗個傷就好。人被逼急了,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來!副廠長前途一片光明,要是沾了血,蒙上了污點,以后別說是升官了,后果恐怕不堪設想!”

  “你不敢的。”徐明咬牙切齒,語氣卻沒有那么肯定。

  “行啊,我們可以打個賭,看我敢不敢割下去!”說罷,瓷片往白皙的頸子進了一分,霎時,有殷紅的血珠冒了出來,觸目驚心!

10486 3641834 MjAxOS8xMC8xNy8jIyMxMDQ4Ng== http://m.clewx.com/book/201910/17/10486_3641834.html
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北斗导航股票 青岛啤酒股票分析论文股票分析论文 600626诊股 现在理财哪个平台好 债券基金配资 中国股票涨跌颜色 鑫福网 基金配资地址 配资平台哪个好皆选杨方配资 慧投金融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