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123章 嬌氣的女孩子需要被照顧

書名:我就喜歡慣著你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姒錦 更新時間:2020-01-31 00:14:40

  這大概是孔呈執業生涯中遇到的最調皮的患者了。

  他被于休休問得哭笑不得,挑高眉頭思考半晌兒仍然沒有弄明白:“我好端端的為什么要跳樓?”

  于休休:“哦。那就不是你。可是你,為什么會出現在我的夢里?”

  孔呈抿緊雙唇,看了她片刻,又再次望向溫度計確認:“這燒明明退下來了呀。為什么這人卻越燒越糊涂了?”

  燒?

  于休休激靈一下,

  難道她真的發燒了?

  “孔醫生,麻煩你掐我一下。”

  孔呈:“……”

  霍老板的心肝寶貝兒,他敢掐?怎么可能,他是嫌棄人民幣有銅臭味了么?

  于休休甩了甩頭,“好沉。我從來沒有做過這么真實的夢。”

  孔呈總算是明白過來了,手在她眼前晃了一下,“于小姐,你沒有做夢。”

  “啊?”于休休深吸一口氣,摸向自己的腦袋,“完了。”

  她身體很好,平常壯得跟牛犢子似的,幾乎很少生病,但是只要一生病,整個人就會變得很嬌氣。犯困犯傻犯呆需要被照顧,莫名覺得自己很弱小可憐無助……所以,她每次生病,于大壯和苗芮就像哄小孩子似的哄著,心肝寶貝一樣疼著。

  可這次病了,醒過來看到沒有父母在身邊,霍仲南也不在,剛剛還好端端的人,一個“確診”,馬上就焉了下來。

  “他人呢?”

  她四周張望,眼睛里滿是失望。

  孔呈看著她紅紅的眼圈兒,嘆息一聲,“他一直守著你的,剛才有人找,前腳下樓,你后腳就醒了。”

  “哦。”于休休垂下眸子,又輕聲說:“謝謝你孔醫生,我這是怎么了?”

  孔呈:“你昨晚睡覺沒關窗子吧?可能受了涼,有點感冒。小問題,別擔心。”

  于休休:“……哦。”

  她瞄向那個窗戶,回憶了好半天,自己為什么沒關窗子,然后就忍不住紅了耳朵根。昨晚在這個陌生的房間,她一時睡不著,就打開窗子看霍仲南的房間,然后忘了,忘了……

  自作孽,不可活呀。

  于休休歪頭靠在枕上,閉目養神,想著自己的夢。

  忽然一只大手落在額頭上,冰涼的體溫,讓此刻的她感受十分舒服。

  “哥哥?”她條件反射的睜開眼,生病讓她看起來,一副小可憐的樣子,霍仲南心里一緊。

  “舒服些了?”

  “嗯。”于休休乖乖點頭。

  霍仲南皺眉,“怎么晚上睡覺不關窗?”

  “呃!”

  總不能說,為了偷看他的……窗戶吧?

  霍仲南看向孔呈:“她情況怎么樣?”

  孔呈被這冰冷的目光看得有點心顫,“燒退了,吃了藥,再觀察一下,晚上不發燒,病情就穩定了……”

  霍仲南點點頭,平靜地拿起水杯,又扶她坐起,“來,喝點水。”

  被關心的于休休,心里頭無端變得躁熱,輕輕抿了一口溫水,搖搖頭:“我這病,肯定是被老于和苗女士合伙氣出來的。回頭找他們算賬。”

  霍仲南看她一眼,沉默。

  于休休說完又想到這哥哥心思比旁人重,說不定一會兒又誤會她是被家庭冷暴力傷害的可憐孩子了。她咂了咂舌,“我開玩笑的,他倆可疼我。”

  她第一時間就為老于和苗女士證了名,可是,霍仲南看到她眨動的睫毛,只覺得這是一個女兒的懂事,只會更加的心痛這孩子。

  “沒事的。”他微微俯身,握住她的手,捏在胸前,很久很久沒有放開,那呼吸有節奏的傳遞給于休休,讓她頭皮忍不住發麻。

  “我說認真的,他們對我很好。我生活在一個很幸福的家庭。比很多女孩子都要過得好,曾經我對你說的那些,全是……胡說八道。”

  霍仲南對她的“澄清”并沒有什么多余的反應,只是輕輕撫上她的臉,慢慢放在額頭上,試了試溫度,低低喟嘆,“今晚別睡這個房間了。”

  “嗯?”于休休沒反應過來。

  “你需要照顧。”霍仲南一臉凝重地望著她,臉上全是不放心,像大人對小孩兒,“都這么大了,還不會好好睡覺,不關窗,踢被子。”

  “……”

  這……算不算丟人的事?

  于休休苦著臉,“我并不經常這樣。”

  霍仲南哼笑一聲,調侃說:“經常這樣,醫院都住不下你了。”

  “人身攻擊。”于休休瞪他一眼,待看到他臉上的擔憂后,又忍不住想要逗他,“你的意思是,我晚上又睡你屋么?”

  霍仲南:“嗯。”

  “那怎么行啊?”于休休故作訝然地瞪大眼,腦袋搖得像撥浪鼓,“我住你的房間,人家會以為我和你有一腿的。”

  “嗯?”

  霍仲南微微一怔:“我們難道沒有一腿嗎?”

  能看出來,他這是真正的疑惑,聲音低沉,目光有點燙,但絕非在撩她。然而,不知道是不是于休休生著病,體溫比平常高的原因,她覺得自己鼻子、眼睛、嘴巴都熱乎乎的,被他一句平靜的話燒得頭重腳輕。

  “哥哥,你認真的?”

  “我一直很認真。”

  霍仲南表情凝重,說完又低下頭來,撫了撫她的額頭,“乖,聽我安排。”

  “哦!”于休休回答干脆。

  莫名的心里有點發熱,有點飄,幾乎在他的溫柔里沉溺。

  這個男人太可了!

  怎么可以頂著這么一張冷酷無情生人勿近的禁欲臉,對她這么溫柔這么迷人這么魅惑……

  于休休覺得鼻腔快充血了。

  “哥哥,你別這樣看我……我要死了。”

  “???”霍仲南臉一沉,“怎么了?孔呈!快來看看。”

  于休休:“……”

  她連連擺手,“我沒事我沒事。我和你開玩笑的。”

  老干部根本就不能理解“死”與“死”的區別,看來往后跟他在一起,網絡語言要少說,不然這人不知道會被她折騰成什么樣子。

  于休休甜滋滋地想著跟他在一起的美好未來,連續劇一般開啟的腦洞,差不多已經連載到了抱孫子這一步了,沒有想到,霍仲南只是把她移入了自己的房間,然后——他住到了隔壁客房,方便照顧她。

  這……

  真特么……

  于休休有一口老血在喉頭,不知該不該吐。

  可能是被這家伙氣的,這天晚上她果然如孔呈所說,又開始了反復發燒,體溫好不容易降下來,不到半小時,又升了上去,霍仲南一直陪在身邊,物理降溫,不假人手,一夜未合眼。

  凌晨,于休休迷迷乎乎醒來,看到他憔悴的臉,有點內疚。

  “……哥哥,我沒事的,你去睡。”

  “你在發燒。”

  “發燒沒事的,我身體很強壯。”

  霍仲南皺起眉頭,似乎對她的“強壯”二字有些想法,上下打量一下,伸手摸她的額頭,似乎不放心,又把臉貼上去,然后松了口氣。

  “總算退了。”

  于休休把他推開,咳嗽了兩聲。

  “你離我遠點。”

  霍仲南微怔,她想說話,又忍不住喉嚨癢,用手捂著嘴,咳嗽了起來,“別傳染。”

  霍仲南笑了起來,“最毒的,就是你了。”

  “???”這話什么意思?

  于休休疑惑的看著他,霍仲南卻是一笑,寵溺地拍拍她的腦袋,“幸好,我百毒不侵。”

  “我怎么感覺,我又被人身攻擊了?”于休休甩了甩沉重的腦袋,覺得自己的智商可能走丟了,而且,一說話就咳,十分難受,索性用兩只眼球子瞪著他。

  “餓不餓?”霍仲南低頭看她,“我讓阿姨給你煮了粥。”

  “我想吃小龍蝦。”

  “……”

  霍仲南皺皺眉,看階級敵人一樣看她。

  “要不,你就親我一下。”

  她咳紅了臉,雙眼有咳出來的淚波,可以說,這個索吻十分嬌俏可人了。霍仲南沉吟了片刻,低下頭,輕輕在她唇畔啄了下。

  “我去給你端上來。”

  “哦。”

  “你乖乖睡。”

  “哦。”

  于休休嘴里答應,卻是咬著下唇,看著他偷笑。

  “閉上眼!”霍仲南回頭瞪她。

  于休休馬上合眼,乖乖的,只有唇邊殘留著一絲沒來得及收斂的微笑,還有得逞后的小得意。

  “……”

  霍仲南看了他片刻,退出房間,好不容易才壓抑著內心那涌動的情緒。

  他想,于休休真的是個很神奇的女孩子。

  她本身沒有太多的情緒,除了笑,在她臉上幾乎看不出其他,可是她卻能讓他擁有很多的情緒,想很遠的未來……

  于休休。

  這個名字像烙印一樣印在腦海。

  和任何一個名字都不同。

  霍仲南下樓的時候,一個人笑了。

  孔呈正在樓下和鐘霖聊著天,順便吃東西喝水,一抬頭看到他臉上詭異的笑容,嚇得一個哆嗦,差點沒拿穩水杯。

  “霍先生——”

  霍仲南的臉瞬間冷漠。

  “嗯。”

  孔呈和鐘霖對視一下,不敢亂說亂動了,一直等到霍仲南背影離得遠了,這才長長松口氣。

  “嚇死我了。我們剛才說到哪兒了?”

  鐘霖:“你說休休問你,有沒有想過要跳樓!”

  “啊對對對!”孔呈說到這里,臉上全是忍不住的笑,表情極是夸張,“我告訴你,她都不是玩笑哦,是認真的,很認真的問我,孔醫生,你有沒有產生過——跳樓的念頭?我去!你說我好端端的,跳什么樓?哈哈哈!”

  他笑得喘不過氣。

  突然發現面前出現一道陰影。

  再一抬頭,看到霍仲南在面前。

  “你說什么?”

  ……

  霍仲南上樓的時候,于休休已經有些迷糊了。她病體未愈,整個人腦子有點混沌,看他一動不動地站在面前,雙眼盯著自己,內心不由一窒。

  “哥哥?”

  他沒動,沒說話。

  于休休的視線轉到床頭柜上的托盤里。

  “端來了?”

  “嗯。”霍仲南回過神兒來,強壓下心里那一抹強烈的沖動,慢慢把她扶起來,端了碗喂她,“先吃一點。”

  于休休配合地張開嘴。

  他沒有說話,一勺一勺的喂她喝粥。

  白粥淡而無味,于休休吃了兩口就沒興趣了,皺著眉搖頭,“不要了。”

  “再吃一點。”

  “還是想吃小龍蝦。”

  于休休靠在床頭柜上,哀哀怨怨地嘆一口氣,“我認為現在我需要小龍蝦或者一個特辣火鍋來治愈,等我吃完,肯定是感冒也好了,燒也退了。”

  霍仲南:“……不許。”

  勺子又伸到了唇邊,于休休無奈,又含了一口在嘴里。

  “霍仲南,再喂我,就跟你拼命。”

  霍仲南沉默看她。

  終是慢慢地放下了粥,然后抽紙為她擦了擦嘴,俯下身來,自上而下看著她的臉,“休休。”

  “嗯?”于休休臉有點紅,以為他又想親她。

  然而,她都準備閉上眼睛了,沒有想到,他卻是平靜地問:“你為什么那樣問孔呈?”

  ……

  ……

10488 3639790 MjAxOS8xMC8xOS8jIyMxMDQ4OA== http://m.clewx.com/book/201910/19/10488_3639790.html
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长春麻将怎么玩 血流麻将怎么玩 3d试机号开机号码 快乐十分实时开 快三开奖结果江苏今天 广东好彩一开奖结果彩票 极速赛车开奖号码记录 加拿大3.5分彩计划 今年上证指数最低点是多少 江西铜业股票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