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136章 他來逼宮么?(二)

書名:我就喜歡慣著你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姒錦 更新時間:2020-02-08 00:16:59

  最開始傳出霍仲南身邊有一個女孩兒出現的時候,許宜海就調查了于休休,得知是霍仲南認的干妹妹,他就已經意識到了風險。而真正讓他警惕起來的,是那個被于休休突然闖入的“視頻會議”。

  兩個人的親密關系顯而易見。

  南院從來沒有女孩兒踏足,她卻住在那里。

  這么多年以來,這是許宜海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緊張。

  自從腿腳受傷,他就很少再到公司,但是公司一直有他的位置。他對霍仲南有恩,勿庸置疑,霍仲南對他的尊重,全公司的人都看得見。

  只不過,昔日少年早已長大,許宜海漸漸有了力不從心的感覺,而霍仲南雖然一如既往的尊敬他,但早已不是他能隨意掣肘的小小少年……

  他翅膀硬了。

  許宜海臉上掛著的冷笑,在門開的瞬間掩去,變成了和藹可親的笑容。

  “阿南啊,在忙?”

  霍仲南放下手機,起身走過去:“許叔,你怎么來了?”

  許宜海笑了笑,“我這不是要過大壽了嗎?怕你忙得沒有時間來,趕緊給你送來請柬。”

  霍仲南看了許沁一眼,“許叔大壽,我怎能不來?”

  “哈哈哈!”許宜海發出一陣笑聲,回頭看了一眼抿著嘴不作聲的女兒,笑著說:“聽到沒有?我就說阿南會來的,你偏不信。”

  許沁低下頭,狀若不好意思的樣子,“爸!我什么時候說他不來啊,不是你老惦念他,要過來看看的嘛,還不好意思怎的,居然賴我頭上。”

  許宜海噫了一聲,“我想?我一個老頭子想他這個渾小子做什么?難道不是你想嗎?”

  “爸!”許沁害羞地紅了臉,“你胡說什么呢?”

  “我哪有胡說?本來我讓小魏送我過來,你偏要自己送……”

  “人家不是擔心你嗎?好心沒好報。那我走了。”

  許沁說著,丟開輪椅,許宜海哈哈大笑,“喲!還生氣了。看你矯情的小樣子,也不怕阿南看笑話。”

  父女倆說話的時候,霍仲南一直沒有開口。

  直到鐘霖進來送咖啡打了個岔,他才認真地訓斥。

  “端下去,換茶上來,許叔不喝咖啡,你不知道?”

  這次罵人的聲音有點大,鐘霖聽得毛骨悚然,上一次這么挨罵是什么時候,他已經記不得了。雖然剛才發消息讓他“送咖啡”的人就是他敬愛的老板,但他還是規規矩矩地道完歉,舒舒服服地出去了。

  鐘霖被罵得很開心。

  這是老板的信任,他必須重視!

  ……如果說許宜海是鰲拜,老板是康熙,那么他鐘霖這個角色,就是韋小寶啊!

  ……只是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給他配齊八個媳婦兒。

  “鐘霖!”霍仲南突然打開門,站在總裁室的門口,“你在干什么?”

  鐘霖委屈地回頭:“泡茶。”

  霍仲南:“泡個茶要這么久?”

  鐘霖:“哦。馬上就好。”

  什么是老板的魔幻世界?這還是鐘霖第一次領會到。茶泡了三四次,一次比一次刁鉆,一會是茶葉不對,一會是水不對,一會是火候不對,就連許宜海都被折騰得因為老半天沒有喝上一口熱茶而“想要將就”的時候,他的老板卻堅決不肯“將就”,為了老爺子能喝上一口“稱心如意”的熱茶,折騰了鐘霖足足一個多小時。

  然后,就中午了。

  許宜海來半天,全為茶忙活了。

  想說的話來得及開口,霍仲南就請他去吃午飯。

  為免吃午飯再被折騰幾個小時,熱飯都吃不到一口,許宜海趕緊告辭。

  來一次,表達個意思就行。他不想逼霍仲南太絕。反正還有六十大壽,到時候他一定會來,該來的老家伙和親朋也都會來,那個時機,會比今天更好。

  ……

  “霍先生,他們走了。”

  鐘霖抹了抹額門上的熱汗,看了看沉寂的辦公室里一言不發的老板,突然有點飄了。

  ——他居然很同情這個億級身家的高富帥。

  他真的有點膨脹了,居然管不住自己的嘴巴。

  “這老東西欺人太甚,這是帶著女兒來逼宮的意思嗎?氣死我了,真想打斷他兩條腿。”

  霍仲南抬頭看他一眼。

  “這一點都不幽默。”

  “嘿嘿,我知道。”鐘霖把咖啡往他面前推了推:“都冷了,我去給你再換一杯。”

  “不用。”霍仲南推開咖啡,拿過剛才折磨鐘霖時讓他泡了幾次的茶,輕輕抿了一口,一雙陰沉的眼,漸漸平靜,“茶泡得很好。”

  鐘霖差點哭出來。

  老子泡了一個多小時,終于聽到一句夸獎了。

  “謝謝老板,我還會繼續努力的。”

  霍仲南嗯一聲,看他一眼,眼里有笑意。

  鐘霖也咧開嘴,笑了起來。人與人之間相處,是有默契存在的。就像他和他親愛的老板,剛才無論霍仲南怎么罵他,他都不會生氣,因為他能透過那些縫隙看出他的心情,他的意圖。

  而這,是鐘霖的不可替代。

  從辦公室退下去,他馬上給于休休發了一條消息。

  “小休休,我想打個小報告。”

  于休休正在電腦上畫設計圖。許沁小姐姐對裝修方案的更改要求,大概就提了五十條這樣子,把謝米樂看得直皺眉,讓她拒絕這單生意。

  可于休休也是個倔的。

  許沁想要讓她不舒服,故意惡心她,她怎么能輕易示軟?

  只要她不尷尬,那尷尬的人就是許沁。反正她有時間,就陪許沁玩好了,最后,希望她不會被自己惡心的吐出來。

  于休休看到消息,笑瞇瞇地回復:“怎么了鐘霖哥,大魔王又找別的小妖精了?”

  鐘霖:“……差不多吧。”

  于休休停下鼠標:“怎么的,你再說一遍?”

  鐘霖看了一眼辦公室,“這個我不能說。你回頭自己問老板,要不然,我命就沒了。”

  于休休:“嘁!那你還打什么小報告啊?”

  鐘霖:“我是想說,你很久沒有煮火鍋給老板吃了,他饞啊!”

  他說完,舔了舔嘴巴,似乎聞到了火鍋的香味兒,又補充了三個字,“是真饞。”

  ……

  十分鐘后,鐘霖就被霍仲南叫進了辦公室。

  “你說我饞火鍋了?”

  這于休休……

  怎么能直接出賣他呢?

  鐘霖有一種作弊被老板抓住的尷尬,干笑了兩聲,“是我自己饞,可是如果我說我想吃,休休就不會給我煮了。霍先生,就當是你給我今天上午的犧牲做出的補償吧?”

  霍仲南哼一聲,起身,拍拍他的肩膀。

  “做得好。”

  他離開了。

  鐘霖看了看自己的肩膀,有一種被委以重任的感覺。

  “我和韋小寶的差距,就只有八房媳婦兒了。”

  他如此告訴吳梁,差點沒把吳梁笑死,“那我是誰?”

  鐘霖:“相信我,你從來沒有活過。歷史上沒有心理大夫。”

  “……”

  于休休為了應付許大小姐,又有幾個工程的后續要跟,其實并沒有她自己說的那么閑,不過,為了滿足大魔王的口腹之欲,她還是親自去準備了食材,又在劉嬸那里約了位置,準備第二天去柴火雞吃火鍋。

  去之前,她特地去公司接霍仲南。

  兩個人下樓的時候,碰上公司總裁辦的小姐姐,于休休發現,她們看自己的眼神兒有點不對。至少和她上次來,不太一樣。

  “哥哥!”

  她詫異地回頭,“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瞞著我?”

  空氣里寂靜了片刻,霍仲南搖頭,“別多想。”

  于休休想到了鐘霖的話,為了不出賣他,于是她咽了一口唾沫,勇敢地走上前去,拍了拍一個小姐姐的肩膀,“你好,我想請問一下。”

  小姐姐嚇了一跳,看到不遠處的大BOSS,臉都白了。

  “什么,什么事?”

  于休休微微一笑:“你們家老板,是不是做了什么對不起我的事?”

  ……

10488 3641855 MjAxOS8xMC8xOS8jIyMxMDQ4OA== http://m.clewx.com/book/201910/19/10488_3641855.html
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百亿配资 《股票分析指标大全》 银河配资 股票融资工具 互联网理财产品排行榜 原始股骗局一般多久 股票融资融券是好是坏 私募股权基金配资 股票配资门户 股票交易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