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九十三章 不速之客

書名:當杠精男遇上作妖女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敏懿 更新時間:2020-01-31 00:03:37

  “同學聚會?”曲夭夭正對著梳妝鏡,梳著頭。

  好看的桃花眼微微瞇起,笑盈盈地看著賀飛,問道。

  賀飛點點頭,看著鏡子中,剛睡醒。

  皮膚鮮嫩得像剛剝了殼的雞蛋一樣,誘人的曲夭夭。

  趁曲夭夭歪著頭,問他的功夫,毫不猶豫,“波”地一下,上去狠狠地啃了一口。

  這才回答道:“郭濤他們幾個都定了,就在這周六晚上7點,他們稍后把地址發我。”

  然后他壞笑著,看著曲夭夭一面嫌棄地擦著他的口水。

  一面尖叫著沖他喊叫:“賀飛,你能不能穩定一點?

  你看看,口水都弄我臉上了。

  我才上的精華素,都被你啃掉了……”

  賀飛舔舔嘴唇說道:“是嗎?沒什么味道啊!

  精華素?能吃嗎?

  吃了有什么好處?”

  曲夭夭氣急敗壞,狠狠地瞪著他吼道:“擦臉的!你到底懂不懂啊?

  還吃!吃死你?里面全是防腐劑。

  討厭!弄得我還得洗一次臉,還得抹一次油,還得上一次精華,還得擦一次眼霜……”

  賀飛聽得大汗,他難以置信的瞪大眼睛。

  對曲夭夭說道:“曲夭夭,你該不會是訛我吧!

  我就親了你一下,能蹭掉你那么多步驟?

  你們這些女人,怎么這么麻煩?”

  他一面說著,一面看著曲夭夭梳妝臺上,那一大堆的瓶瓶罐罐。

  補充道:“曲夭夭,你該不會告訴我,你洗一次臉得把這些都抹到臉上吧?”

  曲夭夭嫌棄的看著他,一面拿著化妝棉,準備去洗臉。

  一面對他說道:“你以為呢?賀飛,你以為做一個漂亮的女人容易嗎?

  這些雖然不是我每天上妝前都要用的,但是算上化妝,算上保養,算上卸妝什么的。

  差不多每天都要來一遍吧!”

  賀飛一聽急了,把曲夭夭忘旁邊一扒拉,搶先沖到洗手臺前。

  開了水,拿起杯子咕隆咕隆,把嘴涮了一遍。

  領導抓起洗臉毛巾,把嘴擦了個干凈。

  嫌棄地看著曲夭夭吼道:“曲夭夭,你怎么不早說?

  真是的!我這一口不知道,吃了你多少化妝品進去?

  我估計,今天你要不說。

  我繼續這么吃下去,保不準什么時候被你毒死!”

  曲夭夭看著這么二的賀飛,真是有些無語了。

  她白了一眼賀飛,把他一推,推離洗手臺邊。

  一邊現在臉上的妝,一邊說道:“行了,賀飛,看你那點兒出息!

  還毒死你?要毒也是毒我了。

  放心啦!我用的東西都很溫和。

  不會毒死你的,我還沒嫌棄你的口水呢!不曉得里面有多少細菌。

  你要是這么介意,以后別親我好了。

  還省得我來來回回卸妝,補妝的。”

  賀飛一聽,這可不行,不能因噎廢食。

  親曲夭夭,簡直是一種美妙的感受。

  是他作為男朋友的權利,他喜歡。

  他一把摟住曲夭夭,笑得很是曖昧。

  說道:“這可不行,親你是我的權利。

  我寧愿被你毒死,我也得親。

  最多以后我親過后,用紙巾擦擦嘴好了。”

  曲夭夭對他這個操作,相當無語。

  實在沒法跟他探討這個話題。

  她想了想,對賀飛說道:“對了,你前面告訴我,你們周六同學聚會。

  既然是你們同學聚會,干嘛叫上我?”

  賀飛臉孔一熱,有些支支吾吾。

  說道:“哦,大學畢業以后,我們好多同學都天南地北的。

  留在北京的不多,這不是我們剛畢業沒兩年嗎?

  為了熱鬧一點,大家都約定。

  有了女朋友或家屬,就帶上一起熱鬧熱鬧……”

  曲夭夭看了一眼賀飛,好奇心被他勾起。

  眉眼瞇成一條線,笑嘻嘻地問道:“哦,這樣呀!嗯,不錯!

  對了,賀飛,那你畢業后的這兩年,有帶人去參加過同學聚會嗎?”

  賀飛臉色微紅說道:“這種場合,怎么能隨便帶人參加呢?

  當然是要奔現的人,才可以帶去的。

  這不,我現在等到你了嗎?”

  曲夭夭在內心笑得相當歡樂,賀飛這句話翻譯過來。

  就是說他沒女朋友,可以參加同學聚會。

  盡管心中笑的很歡樂,這句話她可不沒說出來。

  她知道杠精賀飛,是一個愛面子的人,戳他脊梁骨這種事情還是少干為妙。

  再說精明的曲夭夭,相當明白,那種過盡千帆的男人。

  從來不是自己的菜,賀飛這樣的,按照她媽的話來說。

  雖然極品,但勝在經驗少,一旦處下去,比較專情。

  在這一點上,曲夭夭相當給面子。

  她湊到賀飛面前,踮起腳。親了他一口。

  甜甜笑道:“不錯!賀飛。

  這個理由我喜歡,但是我警告你哦!

  你要是帶了我去參加同學聚會,以后你就不可以再帶別人去。

  這個人選只能是我,你聽到了嗎?”

  不得不說,和賀飛談上戀愛以后。

  曲夭夭開始把心思花到了他身上,不是給他派送些小福利,時不時的把賀飛哄得心花路放。

  這次也不例外,得到了曲夭夭的贊同,賀飛相當得意。

  賀飛摟緊曲夭夭的螞蟻腰,信誓旦旦地表白:“這是當然!曲夭夭。

  你男票我,是說話算數的人。

  這種事情,還需要你說嗎?

  放心!曲夭夭,雖然你一身的毛病。

  但我也不挑了,就你了!”

  曲夭夭臉色一沉。芊芊玉手伸出,伸向賀飛的腰,狠狠地擰了一把。

  吼他:“賀飛,說誰有毛病呢?你是不是想死!”

  賀飛被擰的齜牙裂嘴,他趕緊跳了開去,用手揉著腰間的肉。

  無奈地說道:“曲夭夭,你就是經不起批評。

  你沒聽古人說過嗎?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你要容許別人。說出你的缺點。這樣你才能成為更完美的曲夭夭嘛!

  你看你,我還沒說什么呢!你就暴起了。

  哎喲!可掐死我了。

  我告訴你,曲夭夭,我這樣兒的。

  真被你掐跑了,你打著燈籠也找不到了。”

  曲夭夭抱著胳膊,看著他。

  冷笑道:“行啊,賀飛!

  你現在在學會一邊踩我,一邊往自己臉上貼金了。

  我告訴你,就掐你了,怎么著?

  你跑呀!你現在就跑一個,給我看看……”

  賀飛看看曲夭夭,有些無奈。

  說道:“曲夭夭,我真搞不懂你!

  你們女人,是不是都會演戲?

  你在我發小面前,裝得那么溫柔。

  誰知道,你一轉眼就是個母暴龍。

  簡直就是虛偽,表里不一。

  我告訴你,我這就是上了你的當,上了你的賊船下不來了。”

  曲夭夭看著賀飛氣急敗壞的樣子。

  笑得相當燦爛,說道:“賀飛,你也算有點悟性了。

  我告訴你,你也別再掙扎了,女人一樣。

  你知道晚了,賀飛,我告訴你。

  你就是上了我的賊船,現在想下沒門兒了。

  你就死心塌地地,接受你的命運吧!”

  賀飛搖搖頭,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看著曲夭夭說:“曲夭夭,這船我上了,不下來沒問題。

  那福利能不能多派點兒啊?

  畢竟那啥,人不是說還有苦中作樂,這一出嗎?”

  曲夭夭看看他,這貨猥瑣的心思,全放到臉上。

  她白了一眼他,叉著腰說道:“看你表現!”

  ************

  周六很快到了,曲夭夭說管說,對這次聚會還是相當重視的。

  她從賀飛的語氣中,已經聽出來了,賀飛畢業后從來沒有帶過女朋友,出席過這樣的聚會。

  而這個聚會中的人,都是他相處了,四年的大學同學。

  她懂這個聚會,對于賀飛的意義,和非很希望他也能得到自己同學的認可。

  所以從大清早起來,曲夭夭就開始折騰了。

  挑衣服,做頭發,護理皮膚……

  不知她自己,她也細心地。幫著賀飛整理著他的衣服,捯飭著他的頭發。

  賀飛的心中充盈著滿滿的感動,他越來越發現,有曲夭夭的日子真好。

  12月份的北京,已經有了陣陣的寒意。

  曲夭夭細心地幫他,熨著襯衣,系著領帶,穿著毛衣,撫著大衣。

  現在在賀飛,從衣服到鞋子,都是曲夭夭一手一腳置辦的。

  搭配起來,簡約時尚。

  看起來卻大氣高端,很符合現在賀飛的身份。

  曲夭夭幫賀飛,捯飭完畢。賀飛立刻煥然一新,帥氣逼人。

  他笑嘻嘻第摟著曲夭夭,看著穿衣鏡中的他們,果然是金童玉女,一對璧人。

  曲夭夭今天的打扮,相當知性,外套是和賀飛同款的黑色簡約款大衣。

  大衣外套中搭配的,米色高領的收腰毛衣,下面是格紋的細呢裙子。

  唯一的時尚元素,在于那雙。

  相當襯腳的黑色小羊皮靴子。

  靴子上的拉鎖,有一些金屬原素。

  后跟兒相當相當特別,金屬質感的鏤空款。

  因為穿了大衣,曲夭夭沒有將頭發盤起來。

  相反,她將燙了大波浪卷的頭發披散下來。

  人也顯得溫柔嫵媚,賀飛對這樣的曲夭夭相當喜歡。

  兩人整理完畢,一起出現在同學聚會上時,賀飛的那幫同學都驚呆了。

  尤其郭濤他們幾個,大學時和賀飛就是室友。

  他們算是賀飛知根知底的兄弟,賀飛在大學時的情況他們一清二楚。

  從來沒有想過他們這個,木納的兄弟會有這種本事。

  曲夭夭這樣的,走到哪里都是校花級別的宅男女神。

  不得不說,在第一印象方面,外貌從來都是一枚敲門磚。

  尤其是對男人而言,先不管你有沒有有趣的靈魂,首先你要有好看的皮囊。

  至少有了好看的皮囊,他才有興趣去進一步了解,你是否有有趣的靈魂。

  既然曲夭夭的外貌如此好看,身材又那樣火爆。

  不自覺的就讓人想象,她的靈魂相當有趣。

  曲夭夭進來后,受到了大家的熱烈歡迎。

  這種場面,對曲夭夭這樣的妖精來說并不陌生。

  她倒是顯得有禮有節,落落大方。

  她溫和地笑著和大家打過招呼以后,被賀飛牽著落了座。

  她這個表現,越發得到了大家的好感。

  因為大多數像她這樣的女生一般比較傲嬌,人情世故上沒他那么圓滑。

  態度上也沒她那么溫柔可人,曲夭夭就像沒說什么,已經讓大家對她好感倍升。

  尤其是在場的男士,都拿賀飛打起趣來,調侃他走了狗屎運。

  非要他說一說怎么拿下取曲夭夭的經過。

  賀飛立刻有些心虛,他偷眼看了一下曲夭夭。

  這么糗的事情,他怎么能當眾說。

  他總不可能告訴大家,他是被曲夭夭打了一頓后,認識她的吧!

  曲夭夭笑靨如花,看出了賀飛的窘態。

  她笑嘻嘻地接過話頭,說道:“嗯,我們是在地鐵站碰到的。

  那個時候,我覺得他很特別,就和他打了聲招呼。

  想不到,后來我們居然是同一家公司的。

  覺得很有緣分,就在一起了……”

  曲夭夭輕描淡寫,避重就輕。

  吊起來了吃瓜群眾興趣的同時,又讓他們大失所望。

  關鍵的點,她一個沒說。

  賀飛聽得大汗,這丫頭,可真是會說話。

  他倆可不就是在地鐵站碰到了嗎?至于她說的打聲招呼。

  賀飛現在想起來,還打了一個寒顫,她那招呼直接讓他滿頭包,在家里歇了五天。

  曲夭夭一邊說著,還一邊意味深長地,沖賀飛眨眨眼。

  吃瓜群眾明顯意猶未盡,盯著曲夭夭問細節。

  賀飛尷尬萬分,他只好岔開話題。

  沖吃瓜群眾嚷嚷:“喂喂喂!我說你們干什么呢?

  不是同學聚會嘛,成天凈想著審我媳婦什么意思啊?

  我告訴你們啊!哥們現在是五好男人,不許欺負我媳婦兒。

  再鬧我媳婦兒,信不信窩跟你們急眼啊!”

  他這么一打岔,立刻把吃瓜群眾的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了。

  郭濤拍這他的肩膀,笑道:“呦呵!賀飛,不一樣了啊!

  上大學那會兒,是誰笑我們有異性沒人性的,現在知道了吧!

  有了夭夭這樣的媳婦,你不也和我們一樣?

  我是真沒想到,你賀飛也有今天。”

  他一邊笑著,一邊轉向曲夭夭。

  豎起大拇指說:“夭夭,就從這一點。

  我得敬你一杯,你知道我們盼了多少年嗎?

  在盼星星盼月亮,總算盼到你。

  把我們系的天才單身漢給收服了。”

  曲夭夭剛要回答,卻聽門外傳出一個銀鈴般的笑聲。

  說道:“班長,你說誰呢?誰把我們系的天才單身漢給收服了?”

10504 3639777 MjAxOS8xMC8zMC8jIyMxMDUwNA== http://m.clewx.com/book/201910/30/10504_3639777.html
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免费股票推荐微信群 个人如何用股票融资 点点牛配资 基金配资平台 基金配资10倍 股票指数一个点是多少 券商佣金排名 怎么知道明天股票涨跌 股权基金配资 金福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