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陳邵x葉初卿

書名:掌中嬌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甜醋魚 更新時間:2020-02-07 23:25:10

  陸云川怎么也沒想到自己自作聰明的想為自己謀出路竟然會撞上這種情況, 而他居然還恬不知恥的跟自家老板說覺得老板娘挺欣賞自己的……
簡直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他不敢多留了,這種時候越在陳邵面前晃悠越是找死, 隨便找了個由頭就趕緊出去了。

  陳邵微諷的勾了下嘴角。
一低頭就看到剛才手機上葉初卿發來的那張表情包――服務不錯, 賞你的。

  她可真是太能了,的確是有一聲令下小鮮肉排隊等臨幸的本事。

  陳邵盯著手機屏幕看了會兒,后來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態,還真給她把剛才陸云川那番訴求傳遞過去了。

  [葉初卿:陸云川是誰?]

  陳邵:“……”
好一個提褲子就忘的女人。

  緊接著她又發了串語音過來――
“哦哦哦, 我想起來了,就昨天遇到的你們公司那個吧, 我都睡懵了。”
“那個攝制組我是認識, 不過我從來不插手選角的事,而且這種劇找他一個新人就是因為臉和流量吧, 候選人多著呢, 又沒到陳喋那個咖位,壓根不可能為了他延遲拍攝,別的演員還吃不吃飯了。”
“你這壹銘娛樂真的要倒了吧, 這么蠢的想法你居然還來問我。”

  陳邵聽完, 雖然還跟著被嘲笑一通,但心情卻莫名好了不少。

  他聽完后沒再回復, 剛把手機放到一邊又震了下, 葉大主席又發來一條表情包――“看見這個巴掌沒,下一秒將出現在你臉上”JPG.

  也不知道這人哪來這么多亂七八糟的表情包。

  陸云川的事就這么過了, 不管他口中的“欣賞”到底是哪方面意思,陳邵都已經以一句簡單粗暴的“壹銘娛樂老板娘”徹底堵了他的路。

  ***

  可葉初卿并不知道陳邵這些騷操作, 一周后因為公事還去了趟壹銘娛樂。

  她之前也來過好幾回,坐電梯上總辦, 輕車熟路,到助理面前:“你們陳總現在在嗎,我跟他約過了。”

  助理一見是葉初卿,忙不迭站起來:“在的在的,您請。”
關于葉大主席就是壹銘娛樂老板娘的事早就一傳十十傳百的在公司里傳開了。
助理跟迎賓似的往前一遞,又問:“對了,您要喝些什么,咖啡還是茶水?”

  葉初卿被她這激動動作嚇了跳,心想自己以前來了這么多趟怎么從來沒遇到過這樣的待遇?
“咖啡好了,謝謝。”停了片刻,又遲疑問:“你不用先通知他一聲嗎?”

  “不用不用。”助理很識大體,猜測也許是來突擊檢查的,還替自家老板說話,“陳總這一天都在開會,剛剛回辦公室。”

  葉初卿雖覺得些許奇怪,但沒多想,走進辦公室,陳邵正站在落地窗前打電話。

  他聞聲看過來,示意讓她先坐。

  助理片刻后拿了咖啡進來,居然味道香醇,像是頂級的咖啡豆現磨出來,跟一般公司里那些速溶咖啡完全不是一個等級的。
不過她轉念一想像陳邵這樣能在公司頂層專門開辟個飲品區供人消遣的富貴公子哥,現磨咖啡豆用來招待人也正常。

  與此同時,這位公子哥站在落地窗前,陽光灑落進來,落在他肩頭,穿過襯衫,甚至還能看到里面微凹的腰線。
葉初卿憑借那兩晚醉醺醺的記憶,陳邵身材似乎是不錯的,看得出來健身痕跡。

  她靠在沙發上,仗著陳邵背對她,目光非常直白的落在他身上,欣賞一番。

  而后這位富貴公子哥開始說話了:“你回不回來關我屁事。”

  葉初卿:……?
她剛等的有些昏昏欲睡,聞言立馬精神了,豎起耳朵認真聽自己這位已婚丈夫的八卦。

  陳邵:“叫司機去接你,我去干什么。”
陳邵:“那你別回來了。”

  葉初卿:……??
怎么回事,初戀白月光?
兄弟,你懷著孕的老婆坐在這,你這就有點兒太明目張膽了吧。

  陳邵直接掛了電話,坐到她對面,朝她腿上看了眼:“怎么又穿了高跟鞋?”

  他這態度簡直是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就連語氣也可以稱之為溫聲,和剛才那位“初戀白月光”全然不像是一個人。

  葉初卿愣了下才低頭看了眼:“啊,不然呢,我不穿高跟鞋會被人懷疑是懷孕了的。”

  “你本來就是懷孕。”
葉初卿今天來這是為了一個電影節活動的事兒,由壹銘娛樂承辦,有些細節需要跟陳邵一塊兒交接一下。
她把之前準備好的文件遞給陳邵。

  之前也已經合作過了,現在又多了層最親密的關系,陳邵簡單翻看一遍便簽了字。

  筆剛放下,陳邵放在桌上的手機又響了。
葉初卿掃了眼,備注是一個名字:邱遙。

  第六感告訴她,這應該就是剛才跟陳邵打電話的那個。
葉初卿又迅速瞥了眼陳邵的表情,便只見男人眉頭微微一皺,然后直接掛斷,順帶還把那個號碼拉進了黑名單。

  “……”
太狠了。
但又莫名有點爽。

  葉初卿往前傾了傾身:“這誰啊?”

  “嗯?”陳邵表情有些不耐煩,“算是我表妹。”

  葉初卿一愣,靠回去椅背上:“你怎么這么多妹,以前怎么都沒聽說過你還有個表妹啊?”

  陳邵:“在國外好幾年了,結婚的事兒估計通知了她讓回來一趟,就來煩我,不用理她。”

  葉初卿笑了聲:“你怎么都這么討厭你妹妹們啊,之前那個陳淑媛也是,現在這個什么表妹的也是。”

  “太煩了。”

  “不過。”葉初卿托著腮靠近,“你一開始是不是覺得我也特煩。”

  陳邵回答很誠實,笑道:“你一個就夠頂她們倆再加個陳喋的。”

  “……”

  ***

  晚上陳老爺子約了他們一塊兒回去吃飯,葉初卿拿到合同后便也沒急著走,在陳邵辦公室待了會兒,等他忙完后一起離開。

  坐電梯下到地下停車場,正是下班時分,中途又有些人坐上電梯。
葉初卿全然不知自己早就已經被陳邵給賣了,包括剛才總裁夫人前來視察的消息已經傳遍了公司的工作群。

  為了掩人耳目,她還裝模作樣的在電梯里低聲跟陳邵聊了些關于電影節的公事。

  眾人:“……”
想不到這總裁不著調,總裁夫人居然是個工作狂。

  陳邵也不提醒她,淡淡“嗯”了聲,任由她說下去。

  直到遞到停車場,走出電梯,葉初卿才閉了嘴,跟陳邵一塊兒上車,驅車朝陳家主宅開去。
先前葉初卿也見過陳老爺子幾面,是個很好相處的老人,不過以防過度嘮叨,下車前她還是把那雙高跟鞋換成了平底鞋。

  為了這樣的場合,陳邵車里都會放著她的平底鞋。

  “一會兒好好說話知道嗎?”葉初卿一邊換鞋一邊叮囑他。

  陳邵懶洋洋地靠在駕駛座位上,垂著眼看她換鞋,她腳長得也很漂亮,瘦窄,腳背白皙,能看到上面隱約顯現的青筋。
他盯著看了會兒,而后才慢吞吞的答應:“行。”

  飯桌上,陳老爺子囑咐了些關于她懷孕要注意的事兒,最后還不忘關懷陳邵最近對她如何。
葉初卿笑容滿面,點頭道:“他對我很好的。”

  一旁陳邵剛要發出淡嘲聲音,就被葉初卿直接從桌下踹了腳,于是只好閉嘴。

  吃過飯后又商量了關于婚禮的事兒,因為兩個小輩對婚禮不上心,甚至都覺得不辦也可以,于是只好有兩方長輩去準備。

  陳、葉兩家也都算是大家族,婚禮需要宴請賓客眾多,這些天才統計好名單,確認完后就開始發請柬了。

  盡管葉初卿跟陳喋那出戲已經讓許多人誤以為陳邵苦苦追求他許久,但這么快就收到婚禮請柬也還是都嚇了跳。
那些天兩人手機都跟被轟炸了似的,全是來問這消息的人。

  婚禮前一周,葉初卿跟陳邵又被黃晟拉著出門,兩人不明所以,問了也不給個回應到底是去哪兒。

  一小時后,兩人來到山腳下破廟邊,眼前一個胖乎乎的袈裟大師。

  葉初卿:“……”
陳邵:“……”

  兩人對視一眼,瞬間明白了為什么一路上黃晟不肯告訴他們是去做什么的。
否則他們這兩個堅定的無神論者就算跳車也不會跟著來這的。

  陳邵不好吐槽,葉初卿立馬皺起眉,回頭看黃晟:“媽,你好歹也是新時代女性好吧,怎么還信……”

  話沒說完,黃晟就打斷:“閉嘴!大師面前別亂說話。”

  葉初卿:“???”

  黃晟又按著她肩膀用力,包在她膝彎輕輕打了下,葉初卿撲通一下跪坐在大師前的蒲團上。

  葉初卿真是服了,可也不能叫她一個人跪吧。
于是二話不說,抬手拉住了陳邵的手腕,她仰起頭,和陳邵對視著,而后手上用力,往下拽了兩下,示意他也跪。

  陳邵挑眉,拒絕的很明顯,堅決不跪。

  葉初卿于是瞪他,用眼神威脅:你跪不跪。
陳邵:你起來。
葉初卿:我媽按著我肩膀不讓我起來看不到嗎!快點!大師在前!跪!
陳邵:傻逼。
葉初卿捂住肚子,柳眉微皺,輕輕“嘶”了口氣。
陳邵跪了。

  黃晟并不知道這兩人剛才擠眉弄眼間無聲斗爭了幾個來回,只把先前要來的符遞給大師,恭敬道:“這是我女兒和女婿的生辰八字,以及領證的時間,想請您給他們的婚禮挑個吉時。”

  說起來,黃晟從前是演員,后來是導演,怎么還會信這些啊。
就連葉初卿都覺得震驚。

  不過事已至此便沒多廢話,和陳邵兩人分別跪在兩個蒲團之上,只是心懷不敬,動作便也很懶散。
與其說跪,其實只是跪坐罷了。

  大師接過那張寫著兩人生辰八字的符,口中念叨道:“一切諸法皆從自業因緣力故而得生起,而是因緣念念不住猶如電光。”

  葉初卿還被他這句話恍了下:“什么意思?”

  大師很有脾氣,不再解釋,又從身側撈出一個竹筒,里面是十幾根簽字:“來,兩人各自抽一支簽。”

  兩人抽完。
葉初卿抽到一支上簽,而陳邵則是上上簽。

  葉初卿看了眼他手里的,皺眉,很不滿:“怎么你比我的還好?”

  陳邵看了她一眼,因為有黃晟在,只能眼神交流。

  葉初卿看出來眼里的意思:傻逼你還真信了。

  “……”

  大師收起他們手里的兩支簽,放回竹筒,而后雙手合十朝黃晟微微頷首:“八字相合,姻緣皆為上,不必擔心,任擇一吉時即可。”

  “謝謝大師。”黃晟道謝。

  葉初卿雖沒怎么聽懂,也不信,可聽著“姻緣皆為上,不必擔心”還真有了種松了口氣的感覺。

  這婚結的太不在她意料之內,總歸還是沒底的。

  走出破廟,陳邵先去拿車,廟前只剩下葉初卿和黃晟兩人。
“你怎么會帶我們來這啊?”葉初卿問。
黃晟:“我一個朋友說這位大師特別神,煩是由他指點過的婚姻多是幸福美滿的。”
葉初卿忍不住笑出聲:“你什么時候還信這個了。”

  黃晟又在她手背上打了一下,瞪她一眼:“別在大師廟前說這些,會不靈驗的。”
“……”

  頓了頓,黃晟嘆口氣,又說:“你這婚結的突然,我總覺得不踏實,能有什么法子的都一股腦的先上了再說。”

  葉初卿一頓,拍了拍黃晟的肩膀。

  陳邵已經把車開出來了,兩人沒再說什么就上車,先把黃晟送回去后,他們再一塊兒回了家。

  “G對了,你還記得剛才那道士說的那句亂七八糟的話了嗎?”葉初卿問。
陳邵揚眉:“怎么?”
“我問問。”
“干嘛。”陳邵笑了聲,“你還真信了。”
葉初卿也是聽完黃晟那番話才有些感觸:“寧可信其有。”

  陳邵笑她,倒沒再說什么,抽出手機憑著記憶打了幾個字,很快就搜索出來那句完整的話,遞給她。

  葉初卿接過:“你居然還記得。”
“畢竟這輩子第一次跪就給那道士了,不聽牢點就虧了。”

  那句話的解釋也是一堆聽不懂的佛經字眼,葉初卿看了會兒也就倦了,剛升起的敬畏之心瞬間沒了:“什么鳥語。”

  陳邵輕笑一聲。

  葉初卿捏著他手機遞還給他:“我媽似乎挺擔心我們哪天會離婚的,居然連這種東西都給搬上來了。”

  陳邵伸手,沒拿手機,而是捏住了葉初卿手腕。

  葉初卿瞬間愣住――說來也奇怪,明明最親密的事兒也都做了,還是兩回,現在握個手腕卻跟被非禮了似的。

  她盯著自己手腕看,發現陳邵的手也長得挺好看的。

  他卻似乎沒覺得不妥,就這么握著她手腕懶洋洋道:“我們倆都不信,求了這玩意兒也沒用,日子都是自己過出來的。”

  “……”
這人什么時候會說人話的。

  葉初卿正茫然著,結果陳邵下一句就是:“你求他,不如求我。”

  ?
“我求你個屁!”葉初卿立馬說。

  陳邵笑出聲,然后越笑越歡,肩膀也跟著一抖一抖的。

  葉初卿越看他這樣越惱,正想從包里隨便掏個什么出來揍人,卻摸到個東西,她一頓,拿出來,差點眼前一黑。

  她什么時候把那支“上上簽”放進包里的??
偷拿這玩意兒回家不會遭報應吧??

  陳邵也看到了她手里的東西,愣了下:“你已經相信到這個程度了?”

  “……”
葉初卿懶得再解釋,直接拿著這支簽進了家門,而后往茶幾上的盆栽里一插,前面就是水果一類,倒有點像是供奉。

  “就這么供著的,保佑咱倆不離婚。”

  “……”

  ***

  自從家里有了這支“定海神針”,一直到婚禮前都挺太平的。
葉初卿身邊也沒再出現什么小鮮肉一類的幺蛾子,陳邵便也準許了這類“封建迷信”進入自己家門。

  直到,婚禮前的晚上。

  葉初卿終于見到了那個傳說中被陳邵拉黑的表妹――邱遙。
剛從國外回來,打扮的非常朋克,一頭粉毛,初春就穿著條熱褲。

  葉初卿見到這位表妹后,都不由感慨陳淑媛也只能稱之為平平無奇。
這陳家的小輩怎么個個都有些魔怔呢?

  她原先沒當回事兒,畢竟邱遙比她小幾歲,也許還在漫長的叛逆期中,情有可原,可馬上就發現這邱瑤好像是個終極哥控。

  一回國簡直就跟黏在陳邵身邊了似的,不管陳邵幾次皺著眉頭把人扯開,她依舊能鍥而不舍的湊上來。

  這就有點兒過分了吧???

  婚禮前夜的陳家主宅大廳,幾個親戚聚在一塊兒,葉初卿抬眼看了周圍一圈,暗戳戳的給陳喋發消息。

  [葉初卿:陳邵那表妹邱遙什么情況啊?]
[葉初卿:你知道這啥情況嗎?看的我明天都想逃婚了。]
[陳喋:你看我像認識其他陳家人的樣子嗎?]
[葉初卿:……]

  陳邵終于忍無可忍,一把扯開邱遙,出去抽煙了。

  邱遙這人也不知道自己有多討人嫌,又湊到葉初卿旁邊,頂著一頭粉毛笑瞇瞇道:“表嫂。”

  葉初卿這些天天天打磨演技,立馬揚起笑,親昵道:“遙遙怎么了?”

  “你和我陳邵哥真的要結婚了嗎?”

  “對啊。”

  邱遙又湊上前,悄咪咪問:“你們真不是假結婚嗎?”

  “……?”

  “我從來沒看我陳邵哥喜歡過女孩子啊,從前也沒聽他提過,這婚也太突然了吧,聽說表嫂你還懷孕了,不會是沒感情只能奉子成婚吧?”

  家人都在周圍,葉初卿心里慌得一批,可又實在不喜歡這什么表妹,于是笑露八齒,暗放冷箭:“你陳邵哥都沒跟你提過我們的事啊,可能他忘了吧,可也不應該啊,他逢人就說,我還經常讓他不要太高調呢,可能沒記得你吧。”
“我們感情特別好,就是你陳紹哥實在是太粘人了,總催我領證。”葉初卿接著面不改色道,“這不,領了一個月證了才到婚禮。”

  邱遙:“……”

  她倒沒再反駁,而是視線一抬,看到門口的陳邵,不知道什么時候抽完煙了,也不知道什么時候在的。

  只不過看這表情應該是已經把葉初卿剛才那番話都給聽進去了。

  葉初卿:“……”
每回飆完演技就被陳邵撞破,葉初卿覺得跟他結婚過不了多久自己就要吐血了。

  “走了。”
陳邵倚在門框邊上,臉上是有點憋不住的笑意,而后又淡定自如地補了個稱謂:“寶貝兒。”

  邱遙:“……”
葉初卿:“???”

  倒是把葉初卿那出戲給補足了。

10546 3641825 MjAxOS8xMi8wNC8jIyMxMDU0Ng== http://m.clewx.com/book/201912/04/10546_3641825.html
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股票涨跌怎么看 大智慧手机炒股7.62 云上策配资 渝三峡a股吧 上证指数每日收盘数据2019 贝格富配资 股E融配资 股票指数数字代表什么 朗玛信息股票 赤赢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