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反客

書名:學完自己的歷史后我又穿回來了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荔簫 更新時間:2020-02-07 22:46:05

  
“有。”沈宴清嘆息點頭, “那晚恰逢村長壽辰,家里有兩個小孩貪玩,壽宴過后仍留在村長家里。山匪是夜里闖入殺的人, 第二日消息傳開, 村長就將這兩個孩子先留在了自己家中。臣已將他們接來了京里。”
虞錦心中五味雜陳, 告訴她:“送他們來宮里, 等鄴風醒了,朕讓他見見。”

  沈宴清應了聲諾, 便告了退。不多時又有暗衛入殿稟話,是沈宴清差去江湖上打探消息的人。
那些藥都是她們去黑市上尋來的,但黑市上的人警惕心本就頗高, 對生客更不愿多做解釋,藥效她們便也都只知個大概。好在沈宴清謹慎, 一應藥物都買了雙份,一份送回宮中, 一份交給一眾手下繼續在江湖上打聽,兩日下來也問了個八|九不離十。
那暗衛稟說:“紅丸是按月服用的解藥,若到時不服便會毒發, 一連折磨上十日, 直至咽氣。”
虞錦問:“那金丸呢?”
“金丸是真正的解藥,一劑即可徹底解了毒性, 再無后顧之憂。只是……”暗衛遲疑頓聲,虞錦神色一緊, 暗衛忙又續道, “江湖傳言這東西藥力極猛, 雖能解毒,但服用者常會記憶混亂。短則幾個月, 長則幾年,因人而異。”

  虞錦的緊繃的神經又松下來。能解毒是最要緊的,幾個月、幾年的記憶混亂算不得大事。宮里又不是養不了這樣一個人,若真出了那樣的事,養著就是了。
她只又問:“這毒藥出自何人之手,可打聽到了?”
暗衛說:“出自一西域毒醫之手。臣等差了暗線出去嘆她口風,想問出背后是誰,她卻嘴巴緊得很,半個字也不肯說。沈大人原想抓了人交給詔獄審,后又得知此人在江湖上牽涉甚廣,若真動她恐怕麻煩不斷,不敢貿然行事。”

  虞錦深深吸氣。
這人是動不得。大應立國數代,朝堂與江湖素來井水不犯河水。江湖人士輕易不會入市,不會攪擾百姓生活,朝廷便也不會隨便踏足他們的山頭,兩方巨大的勢力都很有自知之明地在對方世界里假裝不存在。
是以真要動這些江湖人士,她就得有充分的理由――譬如已查實有人要謀逆,而謀逆之人與江湖中人過從甚密。如今這般,有人意欲謀害皇嗣之事沒有證據,真正牽涉其中的只有鄴風,她大動干戈倒顯得像是欲加之罪了。

  斟酌半晌利弊,虞錦道:“告訴沈宴清,輕易不要招惹他們,但這事要接著給朕細查。”
“諾。”面前暗衛一應,虞錦擺擺手,她便也告退了。

  殿里歸于安靜,正值傍晚的昏暗初顯之時,又尚沒到需要燃明燈火的時候,寬闊的殿閣中便呈現了一種微妙的灰暗。這灰暗讓人壓抑,虞錦置身其中,心里一陣陣地發著沉,抽離不開那股難過的情緒。
她感覺背后像有一頭巨大的猛獸,正蟄伏在黑暗之中,虎視眈眈地望著她。她知道它的存在卻看不清它的模樣,更不清楚如何將之除掉。
拖下去,又怕它會在下一刻便撲上來,將她、她腹中的孩子,甚至還有楚傾一起撕個粉碎。

  眼前,亦有一片片荊棘叢在等著她。
不說別的,就說鄴風家中的事情,她要怎么跟他說呢?
鄴風家中的情形她知道一些。他家就在京郊的村子里,一大家子都是樸實淳厚的農民,早些年還很窮,是在他進宮后才殷實起來的。
家中并沒有因為有了錢就生出各種事端,幾十口人始終相處融洽,一起建了大宅子、買了更多的地,一起搭伙過日子。

  如今一夜之間,這些全沒了。其樂融融的一家子,只剩了兩個小孩。
現實殘酷到讓她不忍啟唇相告,但避之不談又不可能。

  就這么靜靜坐著,虞錦從天色初暗坐到殿中燈火通明。最終還是起了身,摒開宮人,獨自往殿后的院子走去。
她很想喊楚傾來陪她,或許是因為有孕的緣故,她近來對他愈發依戀。可有些事總是要自己扛的,鄴風是她御前的人,與楚傾沒有關系,她心底因為上一世而對鄴風殘存的那些愧疚更與楚傾沒有關系。

  在鄴風門前立了半晌,虞錦沉息,抬手,叩門。
鄴風在暗衛離開后就已被宮人喂下了金丸,只是那迷藥勁兒大,他一直昏昏沉沉的。
聽得門響,他仍是緩了一會兒才睜開眼,定睛看去,守在門內的宮人已將房門打開,他恍惚中看到女皇進了屋來。

  “……陛下。”他下意識地想撐起身,虞錦上前擋了他,待那宮人退出去,她坐到了床邊。

  “若暗營聽來的消息沒錯,你身上的毒該是徹底解了。”她緩緩道。
鄴風臉色依舊蒼白,眼底微微顫著,頷了頷首:“多謝陛下。”
“不謝。”虞錦輕聲,“朕還……還有些事要跟你說,你要撐住。”

  鄴風的神情驀然緊張起來,看一看她,呼吸屏住:“陛下請說。”
話到嘴邊,變得更為艱難。虞錦避開他的目光,眼睛盯著地,盯了良久,才將那噩耗說了出來。
可即便是這樣避著,她仍從余光里看到他整個身子劇烈顫栗起來,壓抑著的悲慟讓人揪心不已。
她忙又道:“你千萬別想不開。還有兩個小孩子,朕已讓沈宴清接進了宮中,日后還要靠你照顧。”
這個時候給他添這樣的責任是殘忍的,可若不這樣,她又怕他活不下去。

  說完她卻是等了良久都沒得到回音。鼓起勇氣抬眼瞧了瞧,便見他雙手緊攥著被子,攥得骨節發白,喉嚨里雖未發一聲,不穩的呼吸卻都透著痛苦,一聲又一聲,擊在她心頭上。
虞錦愈發覺得無力,因為她都不知該怎么安慰他。

  她也曾見過楚傾難過,可楚傾的痛苦幾乎都是她一手造就,她抬一抬手,那些就都可以解決。
后來她又喜歡上了楚傾,在他難過的時候,她可以不管不地抱他親他跟他耍賴,親密到了極致,去哄對方總不會太難。
而對眼前的鄴風,她反倒沒辦法了。他們雖相伴多年卻不夠親近,他正面對的痛苦又已無可改變,她說什么勸語都只顯得蒼白。

  她只能告訴他:“你想哭就哭吧,別管宮里那些規矩。”
話剛出口,哭聲出喉。
她好像從沒聽過這樣痛苦的哭聲,他在竭力壓制著,痛苦又因為這種壓制顯得更凜冽了。她只消這么聽都聽得出他的悔恨,他伏在床邊的樣子無力至極。

  她不由自主地開始想,上一世他離世時又是怎樣的情形呢?
楚休的分析十之八|九沒錯,他上一世大概也不是什么郁郁而終,是因為毒性發作而死的。可能是因為他失了寵,幕后之人發覺他沒了作用就將他當成了棄子。他的家人或許沒死,但他的死法卻比服用斷魂湯還要痛苦。

  失神間,她聽到他說:“都是我的錯……”
神情一震,虞錦忙道:“你千萬別這么想。”
她逼著自己親自來,就是怕他這樣想又沒人勸他。

  “在這事上你或許做得不夠好,可那不過是因為你怕了,是人都會怕的,你不能把全家枉死的罪過都往自己身上安。”
鄴風搖頭:“若下奴早早一死了之,他們或許就不會……”
“從一開始就是他們太狠!”虞錦定定,擲地有聲。

  鄴風一怔。

  “殺你全家是他們的錯,要害朕的孩子也是他們的錯,來日要被千刀萬剮的自也是這罪魁禍首,你把這些給朕想明白。”
“真想報仇,你就好好活著,幫朕一起把這些查清楚,朕到時給你手刃仇人的機會。”
說完,她自己也一愣。
她后知后覺地發現,自己好像突然冷靜了下來。方才那片刻里,她心疼擔憂鄴風是真的,對他有所圖也是真的。
她需要他提供各種細枝末節的線索來讓她查明這案子,所以即便是在勸著他,她還是將這份意味表露了出來。
她在有意識地引誘他站回她這一邊來。
這是她上一世常做的事情。作為一個皇帝,和朝臣這樣斡旋的時候不少。
現下忽而又情不自禁地來了這么一出……她倒莫名有點不適應。

  .
入夜時分,楚傾親手收拾好筆墨紙硯才離了書房,一進寢殿就看到虞錦盤坐在床上嘆氣。
他不由愣了一下。平日她過來時若他在看書,她多半是會先去找他一趟的,就算不去也會讓宮人知會一聲,今日他卻根本沒聽說她來了。
“陛下?”他邊開口邊坐到床邊,她垂頭喪氣地抬抬眼皮,嘆了一聲,就歪到了他肩上:“愁。”
楚傾輕哂:“愁什么?”

  “我剛才去找鄴風了,還是什么都沒打聽出來。”她道。
楚傾鎖眉:“他還是不肯說?”
“不是不肯說。”虞錦搖搖頭,“應該是真的不知道對方什么來頭,只是被下了藥就被迫干事罷了。這可怎么辦啊?雖說暗營也在查,但一時半會兒總難等到結果,我心里怵得慌你知道嗎?”
她怎能不怵?肚子里揣著的孩子被人盯著不說,她自己眼下也正值最容易出危險的時候。萬一以產后大出血一類的名義把她搞死了,她上哪兒說理去?

  楚傾凝神想想:“對方的來頭不好摸,設防還是好防的。”
虞錦鎖眉:“對方在暗我在明,防是最不好防了。”
楚傾噙笑:“《三十六計》里說得好……”
虞錦嚯地坐起來:“‘走為上’?!”

  “……陛下往哪兒走?”楚傾笑出聲,“我是想說,‘反客為主’。”

10565 3641805 MjAxOS8xMi8yMC8jIyMxMDU2NQ== http://m.clewx.com/book/201912/20/10565_3641805.html
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炒股软件哪个最好 慧投金融配资 大学生模拟炒股 腾讯股票行情 博牛宝沪深策略 环球策略 贝得来配资 原油现货怎么做 外盘股票配资 内蒙古股票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