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四十三章 沉淪

書名:戰神魔妃冥河決戰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敏懿 更新時間:2020-01-31 00:57:39

  靈軒反常的舉動,讓我的心蒙上了一層陰霾。

  接下來的時間,我去過兩趟聽雨軒,卻都沒有見到靈軒。

  我心知他故意躲我,既然他不想見我。

  我強求也無任何用處,就算我如何迫切地想知道緣由,卻也只能無奈作罷。

  自從靈軒走后,魔弦在望月樓盤恒的時間,倒是日益增多。

  他一如既往地對我溫柔以待,而我卻有些神情懨懨。

  仿佛對什么都提不起興趣,魔弦有幾次和我近距離相處,我卻有些逃避。

  不知道為什么在這種時候,我總是會想起靈軒的話。

  最近,我有些抓狂,因為我心中異常矛盾。

  這種狀態,有些類似于千年前,我嫁給天音之前的心境。

  那個時候我總有一個直覺,想要逃避。

  所有人都告訴我,天音就是我命定的夫君,我只能嫁給他。

  可我總有一種直覺,告訴我,我不屬于他。

  而這一次,我卻是在反抗我的宿命,和以前的情感。

  我千辛萬苦,跨越千年找到的人,卻讓我覺得那么的陌生,那么的不安。

  可這種狀態,總不能一直持續下去吧,我不能因為一些子虛烏有的事情。

  去否定魔弦,去否定我堅持了這么久的感情。

  我開始懷疑自己,難道問題不是出在魔弦身上,是出在我身上?

  有一點,我相當確信,魔弦對我的感情沒有變。

  我從他的眼神中,從他對我的態度中感覺的出來。

  這一點是騙不了人的,魔族所有的人都知道。

  魔弦一直虛位以待,他在等著我的回歸。

  可不知道為什么?我在面對他時。

  始終沒有千年前的坦然和心動,我對他的這種感覺,更像是一種親情。

  他對我而言,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卻沒有千年前,面對魔弦時的那種悸動。

  我本來以為,回來以后,我會和魔弦夫唱婦隨,郎情妾意。

  卻沒想到,我和他的這種狀態,讓我比千年前的是去是留更苦惱。

  盡管心中矛盾萬分,我卻沒有辦法把這種心境,在魔弦面前展露。

  他等了我這么多年,一副情深意重的樣子,我怎可如此辜負他?

  我想來想去,找不到緣由。

  只好將所有錯,歸咎到了我心中還殘留的碎心石上。

  這玩意兒在我體內千年,不止讓我沒有了心跳。

  約莫也影響了我的情感,讓我不再對任何人心動。

  不管真實情況是不是這樣,我都下定了決心,要把碎心石從我體內徹底清除。

  我太渴望,重新感受到心跳的感覺。

  太渴望感受到,千年前,面對魔弦時的那種悸動。

  這件事情,我曾經隱晦地跟魔弦提起過。

  我問問過他,難道他一點都不介意,我沒有心跳的事情嗎?

  他的回答是讓我很滿意,但卻讓我更加困惑。

  他告訴我,他在意的是我這個人,而不是我是否有心跳。

  其實,有碎心石在我體內也好,至少,我以后不會為他心痛。

  這樣的答案,讓我更加有些莫名其妙。

  既然我們已經在一起了,他還會有什么事情,會讓我心痛嗎?

  不管怎么樣,可他的答案卻越發堅定了,我想將碎心石取出的決定。

  我知道那樣的一個過程,會非常痛苦,我知道,那是剜心之痛。

  可我不怕痛苦,有什么會比失去他千年,更痛苦的事?

  這一千年我都熬過來了,取出碎心石,幾天而已,我不信我做不到。

  我下了這個決定后,并未告訴魔弦。

  我知道如果我告訴他,他斷然不會同意。

  現在的問題是,我需要給自己一點時間,避開他的時間把這件事情給做了。

  于是我找了一個借口,告訴魔弦,因為小夢讓我提前醒來。

  我腦海中還有一些記憶,沒有恢復。

  我需要找一處地方閉關修煉,恢復我失去的記憶。

  魔仙似乎有些無可奈何,看我的態度那樣堅決,只好同意了我的要求。

  他知道我喜歡紅葉谷中幽靜,特定在流云峰上,幫我搭了一處靜室。

  派了不少暗衛,守候在周圍,讓我盡心修煉。

  接下來的幾天,我雖然痛苦不堪,卻堅持著將碎心石一顆顆從我心中拿走。

  魔弦每日都會到靜室中來看我,給我帶來我最喜愛的云片香螺。

  我醒來后,邊將煉制云片香羅的法子。

  重新告訴了他,其實我相當奇怪,千年前,他和我一同煉制這云片香螺。

  不知怎的,他竟然忘記了煉制的方法。

  魔弦看我有些奇怪,他十分內疚地告訴我。

  在去冥界時,他也受了傷,失去了部分記憶。

  我看他如此,倒也沒有過分苛責。

  只是覺得有些遺憾,那些記憶,早就深入到我的骨髓中。

  我私心以為,那是我和魔弦最珍貴的所在。

  我嘆了口氣,或許,這也是我覺得他陌生的原因。

  我總覺得,他和千年前有些不一樣了。

  我和他更像是重新開始,而不是再續前緣。

  不得不說,魔弦的悟性很強。

  我只是告訴他一個發子,他居然煉出,和我一模一樣的云片香羅,也是難得了。

  他知道我大愛此茶,所以每日,必到靜室,為我送茶。

  不知道為什么,每次喝他的茶。

  我總覺得此茶沁人心脾,分外幽香。

  喝過后,總讓我神清氣爽,忘卻了很多煩惱。

  或許是取出碎心石,耗費了我太多精力。

  我總覺得最近神情有些恍惚,人也疲倦了許多。

  這一日,我在靜室中,終于將最后一顆碎心石取了出來。

  恰逢魔弦端著云片香螺,來找我。

  我正在疲倦不堪之際,欣然接過他手中的茶,一飲而盡。

  喝過后,我驚喜地發現,我對魔弦居然有了心動的感覺。

  恍惚間,他變成了千年前那個,讓我無比喜愛的男人。

  我看著他的眼神,炙熱了不少。

  魔弦似乎感覺到我對他的心思,他淺淺一笑,朝我靠了過來。

  不知道為什么,我覺得身上開始變得滾燙,難道是失去了碎心石的壓制。

  體內的修羅魔花,讓我對他有了欲望?

  慢慢地,我的意識開始有些模糊。

  魔弦開始朝我吻了過來,他的吻熱烈,霸道,帶著深沉的渴望。

  那一剎那,我忘記了靈軒的話,沉淪下去……

10568 3639800 MjAxOS8xMi8yNC8jIyMxMDU2OA== http://m.clewx.com/book/201912/24/10568_3639800.html
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nba虎扑最篮球的 pk10计划专家在 燕赵风采排列7 怎样买白银 第三方理财平台 下载海南麻将 大胡安庆麻将 快三内蒙古 飞艇最新公式 股票推荐3只黑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