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請求

書名:請勿高攀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圖樣先森 更新時間:2020-02-07 23:15:52

  舒清因醒過來時, 沈司岸已經走了。
她從沙發上坐起來,薄被從肩上滑落至腰。

  他走的時候給她留了微信,說要送他叔公回香港。

  舒清因也沒覺得有什么, 照常伸了個懶腰,準備洗漱化妝,然后去上班。

  走到洗手間時, 舒清因發現這男人不僅自己登堂入室, 連帶著他的洗漱用品也一塊兒登堂入室了。
尤其是他的牙刷,還跟自己的擠在一個洗漱杯里。

  舒清因有些好笑,又從櫥柜里給他找了個新的杯子過來, 為他的牙刷找了個新家, 就擺放在自己洗漱杯的旁邊。

  ***

  到公司的時候,張助理照常為她泡了杯茶。

  舒清因沒什么心思喝茶, 順帶連之后的工作都有些不太專心,幾頁紙的文件她看了快半個小時。

  直到送文件的經理催了她兩句, 她才回過神來。

  “我看了, 沒什么問題, 你再拿去給晉總過過目吧。”她合上文件,還給了經理。

  經理有些懵,笑著說:“晉總去機場了。”

  舒清因后知后覺的哦了聲, 沈柏林今天回香港,徐琳女士和晉紹寧都去了。
那他們豈不是會和沈司岸碰上?

  “而且晉總吩咐過了,以后的文件,如果舒總您看過覺得沒什么問題, 就不必再拿給他看了。”經理又補充道。
“我知道了。”

  她都快忘了, 晉叔叔說過他要回美國的。
日子過得實在太快,四季更迭, 南方城市的春秋總是來去匆匆,轉眼蟬鳴響起,盛夏已至。

  她想,自己起碼該好好地跟晉紹寧說聲謝謝。

  舒清因給晉紹寧打了個電話過去,想問問他什么時候回公司。

  晉紹寧沒接電話,只用微信問她什么事。

  【有些話想當面跟您說】

  【那等我回公司】

  晉紹寧覺得有點稀奇,舒清因居然會跟他用“您”的敬稱了,拿著手機稍稍走了會兒神。

  徐琳女士剛跟他送完沈柏林,恰巧沈司岸也過來送他叔公,三個人一起看著人進去,等把人送走了,徐琳女士剛想跟晉紹寧說聲,等會坐他的車去公司看看舒清因,現在他掛了個電話,居然對著手機走起神來。

  “怎么了?”

  晉紹寧收起手機,“沒有,是清因發過來的消息。”

  “她是不是又說了什么任性的話把你嚇到了?”徐琳女士下意識皺眉:“這丫頭,沒大沒小。”

  旁邊的沈司岸聽了徐琳女士的話,沒忍住笑了兩聲。

  “我習慣她沒大沒小的樣子了,如今客氣起來,倒讓我有些不習慣。”晉紹寧輕笑,淡淡解釋。

  徐琳女士有些驚訝,“她能對你客氣?”

  晉紹寧猜測,“可能是知道我要回美國了,所以想著這些日子就對我客氣點吧。”

  徐琳女士張著嘴,一時間接不上話,最后只“嗯”了聲,算是附和他的猜測。

  沈司岸不知道晉紹寧要回美國的事,順勢問道:“晉總要回美國了?什么時候?”

  “還沒定下來,不過快了,我最近公司去的少,大部分工作都讓人直接交給清因處理了。”

  沈司岸沉思,怪不得她最近累成這樣。
不過好像自從確定合作項目后,她就一直很忙。想起之前和她在會所見面,到現在時間過去大半年,他抽不出空再去那邊坐坐,估計她也早就不記得會所的裝修了。

  航站樓內人來人往,有些嘈雜,不太方便說話,三個人沒再逗留,直接走出機場大廳準備離開。

  沈司岸有開車過來,原本是要直接回酒店,孟時那邊還沒什么進度,他只能暫時委屈,繼續住在酒店里。
后來聽說徐琳女士他們要去趟恒浚,他想了想,覺得去恒浚也比回酒店好。
晉紹寧聽說沈司岸也要去趟恒浚,一時間有些為難,且不說他去了,又要派人下去迎接他搞排場,現在準備開會的資料也來不及。
結果沈司岸只是擺擺手,“我不是去開會的。”

  晉紹寧和徐琳女士對視一眼,于心了然。

  反正一條路,徐琳女士說有話要跟沈司岸說,要搭他的車,沈司岸怎么可能拒絕,肯定點頭應好。

  晉紹寧沒什么意見,孤零零的坐上了自己的車。
上了車后,徐琳女士醞釀許久,這才開口。

  “上次你跟我說的,想聽聽清因和她爸爸之間的故事,”她微微笑了,“我現在說還來得及嗎?”

  “當然,您說。”

  徐琳女士也沒多說,只挑了幾件小事說,都是些舒清因小時候發生的事。
她說起舒清因小學的時候寫作文,老師說寫最喜歡的親人,她毫不猶豫就寫了篇《我的爸爸》,搞得徐琳女士又是無奈又是生氣。

  說起這些時,徐琳女士邊搖頭邊笑,“我都沒想到,我這輩子還會吃她跟她爸爸的醋。”

  沈司岸隱約也能感覺到,這對母女之間的關系其實沒那么差勁,但也沒那么親密。

  “我本來還在擔心,她離了婚,我是該放手不管,以后隨便她自己找,還是再替她選個好丈夫。俊珩是我替她找的丈夫,她不喜歡,離婚也有我的責任在,我以為她和俊珩會像我和她爸爸那樣,日子久了慢慢地,就能生出感情來,”徐琳女士神色略有些落寞,“但我好像想錯了,當她哭著跟我說,她過得一點也不開心時,我其實并不愿意承認是我想錯了。因為我一直覺得,我都是為她好,她哪怕現在不理解,以后也會慢慢明白我的苦心。”

  她也曾苦惱過,為什么女兒會比較喜歡爸爸。
難道就是因為爸爸比起她這個媽媽來說,更溫柔更寵她嗎?

  直到舒清因說,如果是爸爸,一定不會逼著她結婚。

  徐琳女士當時是很生氣的,她覺得她做這一切都是為了舒清因,她不是她爸爸,當初苦苦在舒氏支撐著,就連婆家都在勸她,不要執著于舒氏,把清因接回清河市,徐家也可以給予她們母女倆很好的照顧。

  但徐琳女士不這么覺得,恒浚是清因爸爸的心血,這些心血理所應當是留給他的女兒繼承的,在清因有能力接手恒浚前,她有責任替死去的丈夫,年幼的女兒護好恒浚。

  回到徐家,徐家當然會照顧好這個外孫女,但徐琳是徐家的人,丈夫死了,徐家并不支持她守寡,而是想替她物色下一個結婚對象。
她結婚了,她的女兒又該怎么辦。

  清因千嬌萬寵著長大,舒博陽給了他作為一個父親能給女兒所有的,她又怎么可能會輕易的接受新的父親,以她的性格,徐琳女士一旦再婚,她估計早跑得遠遠的了。

  舒氏那邊的叔伯對她好,可他們更想要的是恒浚的決策權。
徐家也會對她好,但徐家更想要的是她改嫁。

  到時候,她的清因就真的從云端跌落至泥土,舒博陽死了,可她這個做媽媽的還沒死,她就是咬牙,也要替清因撐下來。

  當初選擇宋氏,也是希望宋氏能給清因一方庇護。
但事與愿違。

  “司岸,我跟你說這些,沒有別的意思,”徐琳女士從回憶中抽身,忽然低下頭,用手不斷揉捏著眼皮,聲音顫抖,“如果你真的喜歡清因,請你一定別傷害她,這是我唯一的請求。”

  沈司岸只是鄭重而堅定地點了點頭。

  “您當初把晉總從美國請回來,也是為了女兒吧。”他問。

  徐琳女士點頭,“是的,一開始我原本以為紹寧他不會答應,給他開了相當豐厚的條件。他愿意暫且放下美國那邊的事業回國來幫我,我很感激他,到現在他要回美國了,我也沒那個臉皮再耽誤他了。”

  她說到這里,不禁自嘲的笑了笑。

  “或許他不是因為您開的條件豐厚才回國的。”沈司岸溫聲說。
“我的身體一直不好,拖了這么多年,就等著清因能獨當一面的那一天,我也能徹底放下肩上的擔子歇一歇,”徐琳女士輕輕嘆了口氣,語氣滄桑,“我都五十歲的人了,沒心思想別的了。”

  ***

  車子開到恒浚大廈時,總秘在一樓迎接,說舒副總在總裁辦公室等晉總回來。

  晉紹寧有些好奇舒清因為什么這么急著找他,沒多言直接上樓了。

  徐琳女士本來是過來看看舒清因的,先在舒清因和晉紹寧單獨有話談,她也不方便去打擾,只能先去董事辦公室坐會兒。
她正想問沈司岸要不要跟她一起去董事辦公室喝杯茶,但想了想還是說:“你去清因的辦公室等她回來吧。”

  三個人各有去處,分道揚鑣。
沈司岸是頭一回一個人到恒浚集團來參觀。

  太子爺微服私訪,旁邊一個人都沒帶,旁邊有眼熟他的員工也不敢認。
以往哪次造訪恒浚不是轟轟烈烈大張旗鼓,今天怎么會一個人在恒浚大廈上下躥。

  還是個膽子最大的員工小心翼翼的沖他說了句“沈總好”。

  沈司岸回了個“你好”。

  操,是真人。
太子爺真的一個人在恒浚大廈散步,連個接待的人都沒有。
恒浚藥丸。

  【@全體成員,太子爺來了!!】
【????】
【我們老大還在辦公室坐著呢,沒看他下去迎接啊】
【屁,太子爺要來公司會提前發公告的好咩】
【誰他媽亂@啊,手機突然一震嚇死我了】

  【真的來了我剛在電梯看到他了】
【?真來了】
【怎么上面都沒下通知?】
【嗚嗚嗚是真的,太子爺剛問我副總辦公室怎么走,我跟太子爺站的好近他真的好帥!!!】

  【先別忙著花癡,太子爺問你副總辦公室怎么走?】
【嗯,咋啦】
【昨天才表了白今天就上門要答案了嗎!】
【??什么表白】
【靠忘記你們這群不上社區論壇的社畜了】
然后甩了一條論壇鏈接。

  【就昨天酒會上的事兒】
【我靠!!!】
【這么勁爆!!!!】
【完了張赫退群了沒有!】
【@張赫@張赫@張赫@張赫】

  原本還在替舒總干活的張赫突然被工作群一陣瘋狂艾特,他拿出手機,發現自己在這短短的一分鐘內,起碼被艾特了三十多次。

  張赫:【咋了】

  【你還問咋了?!你自己翻聊天記錄!!!】
【張赫哥哥嗚嗚嗚嗚嗚嗚嗚嗚之前逼你退群是我們狗眼看人低,你千萬別放在心上啊】
【快快快跟我們說具體情況啊】
【你拍視頻了沒有?不要小氣拿出來分享一下】

  張助理懵逼的翻完了聊天記錄,還點進了那個論壇鏈接看了兩眼,手指都在顫。
他昨天沒去酒會,舒總沒帶他去。

  工作群里所有人都在等張赫直接甩個告白現場的視頻過來,或者詳細的將當時的情況寫成小論文發txt也行,但張赫什么勁爆的消息都沒給出來。

  【我……我不知道,我昨天酒會沒去啊】

  【……】
【……】
【……】
【要你何用】

  【你已被移出群聊】
【你已被移出群聊+1】
【你已被移出群聊+10086】

  張助理一臉茫然間,有人輕輕敲了敲他的桌子。
他抬起頭,沈司岸沖他笑了笑,“幫忙開下你們舒總的辦公室門,鎖上了。”

  因為舒清因去樓上找晉總了,所以張助理就把門暫時鎖上了。

  “沈總。”張助理咽了咽口水。沈司岸應了聲,“嗯?”

  張助理小心翼翼的問:“您跟舒總告白了嗎?”

  “是啊,”沈司岸笑,“怎么了?”

  張助理默默舉起手機,“我們公司的工作群,在問我您向舒總告白的具體情況,我昨天沒去酒會,不太了解,所以問問您。”

  沈司岸接過手機,看了眼手機上正不斷刷屏的微信聊天界面。
他大概掃了眼,忽然漫不經心的挑起眉,“你們公司里的人都在群里?”

  張助理不確定的點了點頭,“嗯,但是上級們都不在。”

  “哦,這樣。”沈司岸點點頭,忽然按下語音鍵。

  張助理有些懵,“沈總,您這是?”

  沈司岸慢悠悠的對著手機說:“昨天在酒會上,我說的是,愛慕你們舒總很久了,希望你們舒總能給我這個機會追求她。”

  然后嗖的一聲,語音發送出去了。

  【!!!!!!!!】
【??????】
【太子爺!!!!!!】
【我靠我靠我靠我靠我靠我靠】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太子爺是您嗎!!!!!】
【我要把這段語音收藏起來!!!】

  這下全公司都知道太子爺在追小舒總了。

  張助理一臉懵,語氣疑惑,“您不是讓我替您保密嗎?怎么您自己說出來了?”

  “張助理,”沈司岸面無表情,“以后你們舒總的私事,你少管,拜托你了。”

10574 3641815 MjAxOS8xMi8yNy8jIyMxMDU3NA== http://m.clewx.com/book/201912/27/10574_3641815.html
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中小企业股票融资 鼎牛配资 股市行情分析软件 股票涨跌幅计算方法 股票手续费怎么算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000610 股票指数计算及含义 鑫亿配资 金韵期货 峪科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