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78章油嘴滑舌許管家

書名:嫡女重生,朕的皇后總想逃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涅凰 更新時間:2020-02-08 00:03:51

  不過一會會的功夫,那小丫鬟就被打得遍體鱗傷,哭都哭不出來了。

  然而,沒有沈姝的命令,那幾個侍衛依舊履行著他們的指責,一棒一棒的砸到那小丫鬟的身上。

  隨著侍衛們的杖責,那丫鬟身上開始淌血,肅靜的大廳里逐漸被濃重的血腥味所彌漫。

  饒是早就有了心理準備,可當她聞到空氣中的血腥味時,沈姝的眉頭還是不自覺地蹙了蹙。

  前世今生,這還是她第二次目睹這種慘狀。

  第一次,是她被誣陷時霜竹挺身而出卻被白雪薇命人活活打死。

  如今,這相似的場景倒是同記憶中的場景逐漸重合了。

  那時的她是那般絕望,眼睜睜看著忠心耿耿的霜竹被杖責,瞧著霜竹的生機一點點斷送在孟府家丁的棍棒下……

  眼瞧著沈姝的面色越來越蒼白,霜竹連忙撫著她的手道:“小姐,沒事的,沒事的!那丫頭是罪有應得!”

  “嗯?”沈姝有些懵地抬起頭。

  觸及霜竹滿是擔憂的目光時,她的眼圈一下子就紅了。

  “小姐,莫怕。”霜竹心疼地繼續安穩道。

  在她看來,讓她家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姐來圍觀這場杖責簡直是對其莫大的折磨!

  奈何,她家小姐是這三皇子府的當家主母,于情于理都該肩負起處決有異心的眼線的重擔。

  她家小姐若是不趁機立威,那日后這些眼線以及可能會出現的眼線可不就越發猖狂了?

  “嗯嗯!”沈姝重重地點頭,將腦海中的夢魘回憶一下子揮開,冷冷地注視著那被打的小丫鬟。

  直到那小丫鬟徹底斷了氣,侍衛們才停手。

  “回稟皇子妃,此罪奴已斷氣!”侍衛在探過那渾身血淋淋的丫鬟的鼻息之后道。

  沈姝頷首,平靜道:“本皇子妃知道了!你們下去吧!”

  “是!”侍衛們齊齊行禮退下。

  等侍衛們出去,沈姝才慢悠悠地起身,不慌不忙地整了整身上的華服才抬步往那死掉的丫鬟身邊走。

  “嘖嘖嘖,倒是生得眉清目秀!若不是跟錯了主子,也會有個幸福美滿的人生呢!”沈姝細細地將那丫鬟打量了一番道。

  其實,瞧著眼前血肉模糊的尸身,她的心里還是有些許疼。

  這小丫鬟,其實也只是個棋子啊!

  瞧著不過十三四歲的年紀,又生得一張清秀的小臉,若是不當眼線,必定是前途無量。

  她是真的有些憐惜這丫鬟,可這話聽在其他人耳中就成了警告。

  由于這丫鬟的死狀著實凄慘,不少人已經被徹底嚇到了,若不是最后一絲理智還在,他們怕是會直接跪下。

  “皇子妃,這等吃里扒外的東西不知道您憐惜!”霜蘭恭敬道。

  只要一想到這個小丫鬟干得好事,她就恨不能再將其鞭尸一番!

  她家小姐才成親不久,這小丫鬟就差點讓她們家小姐成為寡婦了!

  這樣的人,固然可憐,卻不值得同情。

  沈姝斂目,將心中的最后一絲不忍壓下去,隨后就踱步到了府里的管家旁。

  “許管家,您來給本皇子妃解釋解釋,這絮兒是如何進的來青硯院的?”

  她冷冷地盯著已經有些許發抖的許管家。

  青硯院是這三皇子府的主院,亦是她同云子彥居住的院落,這一般人可是進不去的!

  許管家一顫,膝蓋一軟就跪了下來。

  “皇子妃恕罪!老奴當真不知啊!這府里的防衛事宜一向是由木統領負責的啊!”

  沈姝冷笑,眸中閃過幾絲嘲諷。

  這老東西倒是會推卸責任啊!

  “哦?許管家的意思是,這丫鬟是木統領特意放進青硯院的?”她低頭問。

  觸及她平靜卻冰冷異常的目光,許管家的心又是一顫。

  這嬌嬌美美的皇子妃擺起譜來倒是怪嚇人的……

  “皇子妃問您話呢!發什么愣?”霜竹不滿地擰眉。

  許管家一個激靈,連忙叩首道:“老奴并無此意!只是……只是……”

  說著,他偷偷瞄了瞄沈姝的神色。

  “只是什么?”霜竹的眉頭擰成了一團,眉眼間皆是不耐煩。

  “只是,老奴真的不知道那絮兒是怎么混進青硯院的!”許管家連忙說完。

  那木青鋒極得云子彥和沈姝器重,他不敢攀誣。

  可他也不能認了啊!

  別說那丫鬟真的與他沒有干系,就是有關系他也不能認啊!

  那絮兒都已經橫尸在此了,他若是敢認,可不得惹上一身騷?

  許管家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轉著,想著怎么脫身。

  奈何,沈姝早就知道他是個再油滑不過的東西了,只瞥了他一眼,霜蘭就扔了個牌子給他。

  “這是絮兒身上搜下來的!”霜蘭冷聲道。

  許管家戰戰兢兢地將那牌子撿起來,只一眼,他就兩眼一翻暈了過去。

  這……這是他的牌子啊!

  沈姝的眸中掠過一絲寒光,怒道:“霜蘭!扎人中!”

  霜蘭福身,隨后就將她早就準備好的銀針朝著那許管家扎了下去。

  “啊!啊!嘶……”隨著幾聲慘叫,那許管家便又醒了過來。

  “許管家,您倒是解釋解釋絮兒身上的這牌子是從何而來的啊?嗯?這可是三皇子府大管家的令牌!”霜竹含笑道。

  她笑吟吟地問,那許管家卻被嚇得渾身顫栗。

  這牌子的確是他的,可是……他真的同那勞什子絮兒沒有關系啊!

  這丫鬟到底是從哪里拿到的令牌?

  “霜蘭姑娘,老奴真的不知啊!老奴已經許久沒有見過這塊令牌了!”許管家有些慚愧道。

  他塊牌子,其實已經不見了好幾日了。

  “哦?許管家是當我是三歲小兒來騙嗎?”霜蘭嗤笑。

  現在給她說這牌子早就丟了?

  呵,可真是會狡辯啊!

  “霜蘭姑娘……這……這是真的啊!您要相信老奴啊!”許管家急得額頭都冒汗了。

  他心里明白,他今日若是說不清這塊令牌的事,那他的命也就到頭了……

  “呵,誰人不知許管家的令牌從不離身?”霜蘭眸中的嘲諷又重了幾分。

  這許管家雖然不是別人的眼線,卻是個偷奸耍滑的好手。

  他一直仗著自己是昭德帝親賜的管家就在府里耀武揚威,便是霜蘭和霜竹也曾吃過他的著落!

  是以,霜蘭瞧他很是不順眼。

  “這……我……”許管家撓頭,半晌吐不出一句能令人信服的話。

  他這令牌是從不離身的,畢竟,他就指著這令牌在府里狐假虎威呢……

  除了……對!

  他想起來了,三天前,那素來瞧不上的桂嬤嬤居然主動向他獻媚,在喝了幾杯酒之后,他們就發生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

  肯定是那個時候丟的令牌!

  越是細想,他就越發肯定他最后一次見令牌是在同桂嬤嬤云雨之前。

  “稟皇子妃,老奴的這令牌是三日前被桂嬤嬤那賤人偷了的!”許管家忙不迭道。

  沈姝蹙眉,并沒有言語,倒是霜竹快步走到桂嬤嬤旁邊,抬著下巴道:“桂嬤嬤如何說?”

  那桂嬤嬤波瀾不驚地朝霜竹福了福身子,隨后道:“老奴并沒有偷取令牌!許管家的令牌從不離身,老奴如何偷得?”

  見桂嬤嬤答得滴水不漏,沈姝的唇角揚了揚。

  二皇子養的人倒是比昭德帝選來的管家要靠譜得多!

  不說別的,只說人家這幅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的鎮靜,就顯得比許管家聰明了不少!

  “哦?那許管家為何又一口咬定是桂嬤嬤偷的令牌?”霜蘭盯著許管家問。

  她可不覺得許管家這個蠢貨會蠢到胡亂攀誣。

  他既然能說是桂嬤嬤,那就證明這位看起來問心無愧的嬤嬤一定是干了些好事的!

  “因為……因為……”說著,許管家的老臉就紅了紅,他有些懼怕地看了眼一旁膘肥體壯的自家婆娘。

  觸及他的目光,他媳婦就黑著臉道:“因為什么?你個死鬼快說啊!”

  雖然她平時里很瞧不上許管家的為人,可二人到底夫妻多年,她還是很擔憂他的!

  與此同時,一旁的桂嬤嬤卻顯得格外平靜。

  她那日去尋找許管家時特意避開了眾人,沒有證人的事,她可不怕。

  就算是許管家那蠢貨真的豁出去,不怕被他家那母大蟲打,將那日茍且之事說出來,她還可以倒打一耙!

  誰讓那蠢貨看見她時就走不動路,時常占她便宜?

  瞧見自家婆娘面上的擔憂,許管家的心里就是一陣酸澀。

  自家這婆娘雖然萬般不好,可對自個兒卻是真心的!

  想著,他就不禁有些愧疚。

  霜蘭踹了他一腳,不耐煩道:“要說什么趕緊說!否則,皇子妃就要送你去和絮兒團聚了!”

  聞言,許管家心中的諸多心思立馬全部散盡了,連忙道:“三日前,那桂嬤嬤勾引于我!我耐不住酒勁,與她行了茍且之事!”

  說完,許管家的老臉就燙了起來。

  這著實是有些丟人現眼!

  霜蘭愕然,還沒來得及罵許管家,那許管家家的婆娘就沖過來給了許管家幾巴掌。

  “你個王八羔子!老娘就說你這幾日對老娘愛答不理,原來你竟是真的尋了姘頭!”那膘肥體壯的黑婆娘又哭又罵。

10577 3641842 MjAxOS8xMi8yNy8jIyMxMDU3Nw== http://m.clewx.com/book/201912/27/10577_3641842.html
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国内有什么好的股票配资平台 股票融资平台怎么纳税 杜德配资 2018最安全的理财排名 美国股票指数道琼斯与纳斯达克 易操盘配资 基金配资 石家庄股票融资 新三板股票涨跌幅限制 股票指数期权概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