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十六章

書名:UAAG空難調查組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莫晨歡 更新時間:2020-02-01 03:14:41

  “這就是詐騙!”提著黑色的朋克風行李箱,蘇飛氣得眼睛鼻子一豎,對卓桓說:“先上美酒和佳肴,等我們喝得醉醺醺不省人事的時候,突然一個棒槌就砸過來。這還有天理可言嗎!伏城,你說對不對!”
  伏城正饒有興趣地看他表演,突然被點了名,他輕輕頷首,做出嚴肅模樣:“頗有道理。”
  得到了贊同,蘇飛更覺得卓大爺的罪行那是罄竹難書,有了底氣:“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現在突然從天堂掉到地獄,這日子沒法過了。退一萬步說……你就是不給勞斯萊斯,來個大眾也行啊。”

  老約瑟夫原本也跟著他義憤填膺,無奈他的中文沒那么好,當蘇飛說起俗語,他就聽不懂了。
  老約瑟夫只能說:“真要我們自己打車?”
  卓桓已經拿著手機開始翻打車軟件了,仿佛看到了什么有趣的東西,他挑挑眉,朝自己的成員們揮揮手機:“友情提示,打車軟件好像比出租車便宜幾塊錢。”

  蘇飛:“……”
  老約瑟夫:“……”
  伏城:“……”

  Lina微笑道:“雖然豪車接送是沒有了,但是UAAG是包住房的。你們的公寓地址我已經發送給你們了,是個挺好的高級公寓,就在UAAG總部旁邊,應該可以拎包入住。我已經打到車了,那我和Reid就先走了。”

  三人目送卓桓和Lina上了車,汽車油門一踩,就消失在繁華的申城機場。

  蘇飛欲哭無淚:“不帶這樣的!我以為來UAAG是跟著RIP過好日子了,吃香的喝辣的,本來我導師有給我寫推薦信,讓我去波音工作。現在可好,我上周剛回絕了波音的邀請。RIP就是詐騙,就是詐騙!”
  老約瑟夫也有話要說:“我也慘啊。NTSB那邊的事務已經交接完了,想回去也沒門了。”
  兩人對對視一眼,看向伏城。

  眼神示意:你呢?

  伏城朝他們笑了笑,沒立刻回答,而是拿出手機,打開打車軟件。
  “我覺得我們的當務之急……或許是趕緊回家。”

  沒過多時,伏城叫的車也到了。
  三人上車后,伏城回憶著剛才Lina說過的話,若有所思地望著窗外。
  蘇飛和老約瑟夫已經忘了被詐騙進UAAG的事,他們一個是美國人,一個太久沒回國。一踏上申城的土地,立刻就開始琢磨明天吃什么。
  蘇飛坐在副駕駛座,開始暢想未來:“火鍋,我一定要吃火鍋!恕我直言,波士頓的火鍋根本不叫火鍋,那是在侮辱我奮斗了幾十萬年才達到的食物鏈頂端的地位!”
  老約瑟夫也興致勃勃:“我曾經在唐人街吃過一次火鍋,真是美味。”
  蘇飛嘿嘿一笑:“那明天我帶你去吃真正的火鍋!”說完,察覺到有個人一直沒開口,蘇飛扭過頭,用別扭的姿勢看著伏城:“伏城,想什么呢,怎么不說話?你明天要一起去吃火鍋嗎?”

  伏城回過神:“不了,我明天還有事。”頓了頓,他思索片刻,還是說道:“我在想一件事。剛才Lina似乎是和卓老師一起走的。”
  老約瑟夫:“當然,是我們三個人一起看到他們走的。果然吧,我就說他們倆有不一樣的關系。”
  伏城愣了愣:“不是,我是在想,之前卓老師問Lina要去哪兒,他要蹭車。后來似乎車也是Lina打的。”雖然讓女人打車、男人去蹭車沒什么問題,但卓桓說這話的語氣極其理所當然,仿佛本就該如此似的。

  聽了這話,老約瑟夫想了很久,他摸摸下巴,會心一笑:“以他們的關系,誰來打車,這件事似乎沒有什么問題。這大概就是文化差異吧,在我們那,雖說幾十年前很講究紳士風度,但現在的年輕人好像越來越不在乎這一套了。我家安娜就是這樣。對了,安娜是我女兒。她談戀愛的時候,就喜歡請男朋友吃飯,AA都不行,她很討厭男人為她花錢。”

  聞言,伏城嘴唇翕動,忽然不知道該說什么。
  是因為在談戀愛,才會那么理所當然么……

  良久,伏城:“我只是覺得,卓老師好像有些……貧窮?”
  這話一落地,老約瑟夫毫不客氣地哈哈大笑起來:“Reid貧窮?哦我親愛的伏,有時候我真在想,是我中文不好,還是你中文不好。貧窮這個詞和Reid恐怕這輩子都扯不上一點關系。據我所知,他擁有麥飛公司5%的股份。真是該死的資本家!”
  蘇飛:“就是,我導師也說過,RIP當初被任命為麥飛總設計師的時候,被業內質疑了很久。就是因為他太年輕,又擁有麥飛的股份。大家都覺得他是靠關系才拿到了這個職位。”
  伏城:“我知道。”
  蘇飛:“你不知道,我跟你說,RIP這個人……”

  汽車駛下機場高速,進入了申城忙碌擁堵的主干道。
  狹窄的車廂內,朋克少年與白發美國老頭越聊越歡。他們暢快淋漓地抨擊資本家的邪惡,在令人眼紅的金錢面前,老約瑟夫并不介意暴露自己丑惡的嘴臉:“如果是我擁有麥飛5%的股份,那我一定愿意被所有人辱罵,歡迎你們唾棄我這個骯臟的資本家。但擁有它的是Reid,那我們也不用客氣,用愉快的罵聲淹沒他這個最幸福的人吧!”

  一個小時后,車子行駛到Lina安排好的高級公寓。
  看著眼前充滿現代感的高檔小區,蘇飛感慨道:“申城的房價很貴,這里又是CBD金融中心,一套小公寓都至少得千萬吧。UAAG的待遇比我想象的好一點嘛。”
  然而等下了車,蘇飛和老約瑟夫忽然發現……

  “伏城,你不下車嗎?”

  按下車窗,青年溫和儒雅的面龐上帶著一絲笑容:“我是申城人,我有房子的。”
  蘇飛:“哦,但你家離UAAG總部挺遠的吧。反正是UAAG安排的免費公寓,不住白不住。”
  伏城面不改色:“挺近的。”
  蘇飛一時沒聽清:“啥?”
  伏城伸手指了指馬路對面的另一個高檔小區,笑道:“那就是。”

  蘇飛:“……”
  老約瑟夫:“……”

  沒想到我們當中居然出了一個奸細!

  告別了蘇飛和老約瑟夫,伏城回到家。
  家里一直有鐘點工打掃,哪怕離家兩個月,都依舊整潔如新。

  在玄關換了鞋,伏城走到茶幾前。他伸出手,將一個被倒扣在桌上的白橡木相框扶了起來。他的目光靜靜地注視著照片上的四個人,視線在一對笑容和藹的中年男女身上停留了許久。

  這是一張拍攝于草坪上的家庭合照。
  畫面的左側站著一個大方端莊的中年婦女,她并沒有多美麗的容顏,卻細致地整理了發絲、化了精致的妝容,僅憑照片便可看出她對生活浪漫的追求。而畫面的右側,是一個穿著網球服、拿著網球拍的中年男人。他的右手摟著一個長發小姑娘的肩膀,兩人一起朝著鏡頭暢快大笑。
  而在這姑娘的左側,正是穿著軍裝、一臉緊張的伏城。
  日光和煦,悠悠映在四人喜悅幸福的臉龐上。照片上的伏城大約只有十八、九歲的模樣,稚氣未脫,眉眼間全是青春,朝氣蓬勃。

  良久。

  “砰——”
  伏城面無表情地把相框又倒扣回去。

  ***

  次日,申城,青浦區。

  前一晚下了一場雨,沖淡了焦躁的暑氣。山林間吹來涼爽的風,卷雜著草木微澀的氣息,拂過掃墓者手中捧著的藍色花束。漫山遍野的蒼白中,這一抹藍成了最鮮艷的顏色,雨后濕潤的空氣里淡淡的清香。
  雙手捧著一大束矢車菊,伏城大步走上山丘,停在一座大理石的墓碑前。

  凝視著照片上恩愛相笑的夫妻,他看了會兒,不由露出笑容。
  把矢車菊輕輕放在墓碑前,伏城蹲下來,伸手將暴雨打落的枯葉從碑上撥開。他一邊望著照片上的人,一邊柔聲笑道:“知道您喜歡浪漫,白色的花不符合您的喜好,所以這次給您帶的是矢車菊。喜歡嗎?”
  “您也別生氣,給您也帶了禮物。打火機,STDupont的,我這次去芬蘭出差在機場特意給您挑的。”
  “最近我新認識了很多人……”

  沉默了許久。

  “嗯,有卓桓。就是我當年和你們說過的,那個很厲害的卓桓。”
  “還有其他人的,都很優秀……”

  青年低聲的細語,湮沒在樹木中呼嘯而過的山嵐中。

  ***

  清晨八點半,申城CBD金融中心。
  伏城從樓下買了杯咖啡,坐電梯來到17層,一眼便看見UAAG的金色浮雕名牌。

  UAAG的外表極具有豪門世家的欺騙性,也不知道Lina是怎么做到的。伏城聽說上個月他們去芬蘭時,UAAG的總部才剛剛開始裝修。她身在芬蘭,居然還能兼顧到申城總部的裝修問題,打造出這樣的奢華現代風。
  進門便是大片的玻璃墻和室內綠植園,一個微型綠化噴泉在大廳內緩緩流淌。

  伏城看得眼皮一跳,他端著咖啡走到辦公區域,正要開口,忽然覺得此時此刻該說一句法語,才能配得上Lina精心準備的浪漫奢華。
  頓了頓,伏城道:“我以為,UAAG只有五個成員?”
  蘇飛一大早來,也被這驚人的景象驚呆了。“別說話,我現在還在懷疑這里其實不是UAAG總部。實不相瞞,我剛才去廁所看了眼,男廁所有十個隔間,我們四個人每人用兩間,都用不完。每個還特別大,躺著用都沒問題!”
  伏城:“……”
  我為什么要躺著上廁所?!

  老約瑟夫雙眼一亮,期待地看向Lina:“不是說,UAAG很窮,非常非常窮么?”
  眾人一起轉首看向她。

  難道都是騙人的?!

  Lina笑道:“這些部分是有專項撥款的,可以直接報銷。難道你們不知道嗎,UAAG是多國跨國合作的空難調查組織。華國、美國、歐盟……都有參與。順便說一句,你們的公寓租金也是報銷的。”她眨了眨眼。
  眾人:“……”

  正說著,卓桓從門外走進。
  剛走到門口,他腳步一頓,看著門口的室內綠植園和噴水池,靜靜地呆了一會兒。接著他面不改色地后退幾步,回到門口,扭頭看了眼電梯門口用金色金屬浮雕做成的名牌。

  UAAG。

  哦,沒走錯。

  穿著休閑的白色T恤,下|身是一件牛仔褲。卓大爺走到Lina桌旁:“你的設計?”
  Lina回以微笑。

  似乎還沒睡醒,卓桓沒再吭聲,他直接走到沙發旁,躺了下去。忽然又想起什么事,他一個挺身,對伏城幾人說:“等會兒一起看一下美航3157的案子。”說完又直挺挺地倒了下去,隨便拿了份資料蓋在臉上,不過多時,就傳來平穩的呼吸聲。

  眾人:“……”

  蘇飛不可置信道:“不是,他就這么睡覺?!他一來總部,就開始睡覺?!”
  “他還在倒時差。”Lina好心提醒:“你也可以。這里就我們五個人。”
  蘇飛:“……”

  這世界上還有比UAAG更奇葩的組織?!
  你們這么花公款,金主爸爸們知道嗎!

  蘇飛內心腹誹了一大堆,最后卻一個字沒憋出來,全給自己內部消化了。
  伏城起身,去資料室里拿關于美航3157的事故調查資料。他回來時,只見老約瑟夫和蘇飛湊到一起,對著躺著睡覺的卓某人指指點點。看到伏城來了,老約瑟夫朝他招招手。
  伏城走過去。

  老約瑟夫:“伏,你記不記得你昨天講的那個冷笑話?”
  伏城:“……?”
  伏城:“事實上,我不記得我有講過冷笑話。”

  老約瑟夫一拍大腿:“就那個,Reid很窮的那個笑話。”
  伏城:“……”

  老約瑟夫來了興致:“你看看Reid那件T恤。”
  伏城轉首看去。
  白色的,看不出有什么明顯的花紋圖案,非常樸素,和卓桓之前穿的沒太大區別。

  老約瑟夫:“看袖口標志,Kiton!”
  伏城:“……?”
  老約瑟夫:“褲子看到沒?”
  伏城:“也是K……Kiton?”他不是很熟悉這個牌子。
  老約瑟夫搖搖頭:“ZILLI。”
  伏城:“……?”
  這又是什么?

  老約瑟夫仰天長嘆:“這也叫窮?真是萬惡的資本家啊!”

  “美航3157的資料看好了嗎?”清冷的男聲從身后響起,眾人瞬間噤了聲,抬頭看去。

  卓桓眉毛皺得緊緊的,他不知何時起了身,把本就凌亂的黑發揉得更亂了幾分。他看了一圈,發現只有伏城的桌上有美航3157的資料。意味深長地“哦”了一聲,他抬眸掃了眼蘇飛和老約瑟夫,后者迅速撇開視線。

  卓桓走到伏城桌前,彎下腰,伸手打開美航3157的事故資料。
  “你看到哪兒了?”

  因為俯身的動作,男人微熱的呼氣輕輕噴吐在耳邊。距離極近,只要回頭,就能撞上這人昂起的下巴。
  伏城眸色暗了暗,下一刻,他倏地回首。
  卓桓一驚,向后退了半寸。

  早晨九點的陽光透過寬大的落地玻璃照入室內,俊秀的青年用真誠清澈的目光望著卓桓,聲音有些慚愧:“剛拿了還沒怎么看。”

  明明是道歉的模樣,卻夾雜了一絲只有當事人才能感覺到的、難以言喻的張揚和排斥。

  卓桓沉默片刻,他站直身,垂眸看了伏城一眼。
  然后扭頭對Lina說:“每個人都復印一份,都看一遍。”

10604 3640090 MjAyMC8wMS8xNy8jIyMxMDYwNA== http://m.clewx.com/book/202001/17/10604_3640090.html
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2009年中国股票指数 股票行情怎么看是升还是跌 浙江二十选五今天开奖了吗 辽宁快乐12前三遗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 pk10微信群 基金配资 弈乐贵州捉鸡麻将苹果版 进球彩预测19077 股票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