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三十九章 姜禪的噩夢

書名:凰女毒步天下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胡小五 更新時間:2020-01-25 22:15:00

  “呵呵,姜小爺,你不是說測試結束陪我和小余兒喝酒么?走走走,別愣著了!”尤青蕊感覺到氣氛的詭異連忙一手拉了祝余,一手拉了姜禪脫離了人群。

  “小爺什么時候說過,再說了我們沒這么熟吧!而且小爺對酒……”姜禪臉色微變,還沒拒絕便被尤青蕊扯著胳膊走了大老遠。

  “累了這么久,就當歇歇,走吧。”祝余看著尤青蕊臉上的無奈表情,眼角余光注意到戰星魂和白尋二人視線,不禁失笑。

  看來青蕊這丫頭闖禍不小么,竟然被九陽城兩大家族同時盯上。

  “祝余,你等一等。”

  戰輝月突然道,那語氣有說不出的歉疚輕柔,祝余驚訝地回頭,揉了揉眼睛,見戰輝月一臉關切地走上前來,雖然以為自己看錯了,但站在面前的確實是戰輝月本人。

  “有事?”祝余問道。

  “你在鬼火森林中救過我和哥哥的命,我為之前的無禮行為跟你道歉,這是我戰家獨有的療傷藥酒,你試試,能幫你療傷。”說著,戰輝月看著祝余似乎是被利刃割裂的手掌微微笑了笑。

  祝余盯在戰輝月手中那瓶可疑藥酒上,半晌沒接過。

  “怎么啦?沒關系的,這東西雖然很貴,但我和哥哥的命更珍貴,就算你是小家族出來的沒見過世面也不用覺得有負擔。若是不夠的話,我這里還有。”戰輝月笑著道,她眉眼彎彎地拿出第二瓶藥酒,將兩瓶藥酒捧著送給祝余。

  祝余眼眸一深,半晌笑了,“戰小姐還是留著自己用,或者給受傷更重的盛大小姐用,或許能緩和你們二人之間關系。”

  “我們同屬九陽城三大家族,用不著緩和關系,還是你用吧,你更適合這藥酒。”戰輝月的笑容變淺,客氣地說著。

  祝余沒有伸手接,站在祝余一旁的尤青蕊咬著牙,冷道:“你有完沒完?!貓哭耗子假慈悲,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

  戰輝月眉頭一蹙,不悅地看向尤青蕊,這女人總是給自己搗亂。

  “我答謝祝余,關你什么事了,多管閑事。”戰輝月按捺住怒火沉聲道。

  尤青蕊走上前去,伸手拂落那兩瓶藥酒,隨著兩聲噼啪聲響,那藥酒落地泛起一圈圈白色熱泡,一股刺鼻的味道沖上半空。

  “你當誰都跟你一樣是蠢貨!這么明顯的毒藥還敢拿出來顯擺,什么九陽城雷帝宗族,不嫌丟人么?!”

  尤青蕊冷冷地看著那些毒氣飄騰半空,從乾坤袋里拿出兩粒白色丹藥遞給姜禪和祝余,瞧著戰輝月被戳破奸計的慘白的臉,尤青蕊又道:“姑奶奶我脾氣不好,若是再讓我看見你欺負小余兒,我見你一次打你一次!還有,你有本事叫你哥哥來,我連你哥一起打!”

  說完,尤青蕊拉起身旁二人,氣鼓鼓地往酒館的方向走,一邊走一邊拍祝余的手背安慰道:“沒事,吃了我的解毒藥,不會有事的。”

  祝余不禁失笑,尤青蕊這是真的把她當作妹妹了。

  戰輝月轉過身看著戰星魂,對方冷漠的眸子瞥向她,戰輝月如墜冰窟,她走到戰星魂面前,倔強問道:“哥哥為什么總向著外人?明明我才是你親妹妹。”

  戰星魂也只是看著她,半晌身子一縱,便消失在白尋和戰輝月面前。

  “哥哥,為什么你又躲著我?!”

  白尋不可置信地看著戰輝月,即使從小到大這種場景已經見過無數遍,她還是忍不住問道:“你沒有羞恥心么?”

  戰輝月失落的眼神隨著戰星魂離開而消失,聽白尋問出口,挑眉反問:“那么你呢?成天追著哥哥,你明知道哥哥跟疾雨城小姐有婚約還上趕著巴結,不覺得丟人?”

  “起碼他不是我親哥哥,和我不是血濃于水的關系,我和他站在一起,沒有人會罵戰星魂有多骯臟。你口口聲聲說你喜歡你哥哥,你眼瞎了?你就是那么喜歡他的?我要是他,我不會讓你滾,我會親手掐死你。恬不知恥,戰家的敗類!”

  白尋冷冷地說著,拂袖轉身,即使知道多說無益,但她的怒火就是燒個不停,多么令人惡心的感情,她實在不知道還有什么詞能夠如此貼切的形容戰輝月。

  “你以為我愿意這樣嗎?!”戰輝月渾身顫抖地在白尋背后嘶吼。

  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她難道做錯了什么?!

  “哼。”盛玉竹冷哼了一聲,抱著胳膊離開原地,戰輝月咬牙看向盛玉竹,冷道:“怎么?看見有人比你過的陰暗,是不是心里很好受?!是不是覺得有了讓我閉嘴的籌碼?”

  “我是個瞎子,看不見。”盛玉竹冷著臉說著,腳下不停,不一會兒這里只剩戰輝月一人,她惡狠狠地看著那一個個離開的背影,憎恨漸盛。

  “祝余!我一定要殺你!一定要殺你!沒有人能從我身旁搶走哥哥!”戰輝月咬牙切齒道,雙眼滿是殺意,歹毒詭計上了心頭。

  月滿中庭,九陽宮外門弟子居所一處酒館中,祝余看著喝的不省人事的尤青蕊按了按發疼的太陽穴,又瞧了一旁一杯倒睡得七葷八素的姜禪,扯了扯嘴角,瞧著周圍無人,一把抓著姜禪的衣領將其落入鸞鏡當中。

  完事后,艱難地背起尤青蕊,祝余走在回家路上。

  寒芒照耀著整片大地,因為是夏日,所以并無寒冷,祝余抬了抬眸,瞧著不遠處的雄偉古老的九陽宮,內心燃起幾絲期待。

  “花花世界,學什么不好,偏偏要修靈。以為自己通過了外門拜師測試,前途便一片大好了?真是單純的孩子,殊不知日后的每一天將是生不如死。”一個慵懶的聲音在夜空中響起,涼風習習,帶來一點困倦氣息。

  “飛光,你怎么像宮主大人那般厭世!今年你統共才有三個弟子,像我們一人帶幾百個的知足吧。雖然不知道你怎么巴結宮主要他同意你這過分的要求,但時間不是用在抱怨上,走吧,看看你第三個弟子在做什么好事。”一個儒雅男子抱著胳膊不悅地瞥了身后的宗飛光一眼,嘟囔道。

  宗飛光下巴一擺,指向遠方,勾起嘴角道:“三個弟子都在,還廢什么事?借月,最近你眼神不大好了。”

  云借月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看著站在祝余不遠處的戰星魂,對方英俊的眸子一瞬不眨地盯在少女背脊,月光下有種說不出的溫柔,半晌云借月壞笑道:這三個人關系不同尋常,你這個師父,日后可要費心了。”

  “所以我才說修靈這種東西很麻煩。”宗飛光不耐煩地看了云借月一眼,將眸子定在祝余身上,半晌靈力自體而出,一陣風飄過,云借月一回頭,宗飛光已消失在眼前。

  “小余兒,喝!接著喝!”

  祝余聽著尤青蕊迷迷糊糊地喊,糊弄地應了兩句,身后一陣風刮過,她狐疑地轉過身,身后空無一人,難不成她也喝多了?總覺得有人在背后看著她們。

  半晌祝余搖搖略有些暈的頭,帶著尤青蕊回到院落歇下。

  好不容易將尤青蕊收拾好,祝余回到屋中梳洗一番,左手傷口結了痂,方才背尤青蕊時用了力,鮮血從傷口中涌出,打濕了干凈的帕子。

  血腥味不斷加重,祝余在傷口處上了傷藥,用新帕子重新包好,倏地,雙眼驟然血紅,手指突然一陣透明,這是惑心術發動了?

  祝余驚恐地握了握手,感知不到身體,一縷紅霧從鸞鏡當中飄散而出,姜禪躺在床榻上,眉眼間皆是痛苦。

  在姜禪現身的一瞬間,祝余進入姜禪心海,她蹙眉走了幾步,瞧見對方內心深處那個迷茫的少年。

  “姜禪?”祝余喊了一聲,對面的少年執劍而立,雙眼緊緊閉著,赤衣錦袍上沾滿鮮血。

  “別殺我,求求你,別殺我……”一個顯貴的婦人被困墻角滿臉都是淚水不住哀求。

  “我不知道,我沒有害過你,沒有害過姜家……”衣衫襤褸的乞丐跪在地上磕破了額頭,飽經風霜的臉上溝壑深深擠出令人發顫的恐懼。

  “姜家沒有對不住你,若沒有姜家收留,你姜禪過的不如一條狗!”短小精悍的男子臉上滿是輕蔑鄙視,他叉腰站著,毫不畏懼模樣。

  “……”

  ……

  一個人,兩個人,三個,四個,十個,百個!

  祝余看著執劍少年面前出現的畫面,他一人面對成百上千人,用同一柄劍,快速在對方要害處重重喂下利刃,鮮血噴灑在赤袍少年身前,紅色的血打濕了赤袍,紅色蓋在紅色之上,赤衣錦袍更顯厚重。

  少年看不清身上的鮮血,一刀一劍地殺著,他臉上是驚痛,是震怒,是絕望,是幻滅。

  “是誰挖了衛瑤的眼睛!”

  少年執劍站在火海之外,手中劍喂滿鮮血,血流在地滴滴答答的恐怖聲響包圍著火焰當中呼救的許多人,那些人臉上帶著恐懼和憎恨,聽少年問完這一句,面如土色。

  “是誰挖了衛瑤的眼睛!”

  少年再喝,祝余聽到他心間上的憤怒和顫抖。

  整個世界安靜的只聽到火焰燃燒的畢剝聲響,少年等不到回答,亮若星辰的眸子里染滿殺意,他勾起唇角,冷漠道:“很好,既然沒有人承認,我會……殺掉你們所有人!”

10615 3638588 MjAyMC8wMS8yNS8jIyMxMDYxNQ== http://m.clewx.com/book/202001/25/10615_3638588.html
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闲来长沙麻将下载 吉林快3今天走势图 富成配资 什么是p2p投资理财平台 体彩福建36选7第20009开奖结果 5毛微信长春麻将群 排名前十的股票配资平台 可换股债券 学习炒股 分析股票涨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