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七十八章 峰回路轉

書名:凰女毒步天下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胡小五 更新時間:2020-02-08 00:03:51

  “什么人送來的?”姜禪看著祝余陰沉地要滴出水的眸子問道,他去外頭看了看,沒有陌生人的蹤影。

  “除了墨刃之外,我還想到一個人。”祝余微微一笑,眸子冷漠無比,她用力攥緊手指,蹲下去用帕子將阿魏的斷手包好,放入干凈的盒子里。

  墨刃,林家最后一個長老,姜禪歸來之后對祝余滅林家的事情略有耳聞,沒想到還沒等著他去解決墨刃,對方就膽大包天欺負到祝余頭上來了。

  “那個女人?”姜禪看了一眼尤青蕊才道,祝余的身份越少人知道越好。

  “自然是她,我們不用找,他們若是要行動,會主動來送信的,阿魏的斷手是一個警告。警告下次他們行動時如果我不配合,他們會毀掉阿魏的尸骨。哼,那女人挺會下棋的么!”祝余冷道。

  “既然他們敢動阿魏,便知道阿魏是你在乎的人,既然都敢捏你的軟肋,那必然是設下一個很好的陷阱,就等著你往下跳。阿魏已經沒了,就算你去搶她的尸身她活不過來也是于事無補,只會讓你陷入惡劣的環境當中。你不許沖動,這件事我們從長計議。”姜禪擔憂道。

  他知道祝余一個人去滅林家時,心中除了震驚還有許多害怕,他當時未在現場,若是祝余出了什么意外……

  姜禪閉了閉眼睛,不敢再想。

  “我不會讓阿魏再受委屈,我答應過。”祝余用力攥緊手指,沉默片刻,走到窗邊,身板挺直,動作卻有種說不出的僵硬。

  “什么女人,墨刃怎么了?他要報仇?報仇也用不到動阿魏啊!”尤青蕊聽兩個人一來一回,完全摸不著頭腦。

  “總之,我們從長計議。”姜禪走到祝余身后道。

  祝余沒說話,院中來了個抱著食盒的幼童,他看上去不過五六歲,費力地抱著食盒進了小院,望著窗里的祝余,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怯生生道:“姐姐,有人讓送東西給你。”

  祝余走過去,微微笑著摸了摸那幼童的頭,道:“那個人還說什么了?”

  “他說不讓我打開盒子看,我沒打開。”幼童稚氣的臉上滿是天真道。

  祝余摸了些銀錢遞給幼童,道:“你很乖,這些給你買糖吃,放下盒子走吧。”

  “謝謝姐姐。”幼童開開心心地走開。

  祝余臉上的笑容僵掉,她提著食盒進了門,打開食盒之后,里面果然是另外一只斷手。

  斷手下壓著一封信,祝余將斷手小心包好放入剛才的盒子當中,才撿出信讀了起來:“今晚子時,翠山見。若你不來,阿魏的尸身就讓烏鴉吃掉好了。”

  翠山是九陽城十萬大山的其中一個低矮山峰,祝余倒是知道。

  “我替你去。”姜禪看著信件上的字道,“你不要離開這個院子。”

  他的眸子認真且擔憂,若是他和祝余一起去,和墨刃打起來時,少不了要爆發體內的力量,那些強大力量不受壓制,很快九陽宮的高手們便知道他和墨刃在交手。

  若是他獨自一人,身份被查之后倒沒什么害怕的,大不了就殺出去。可若是祝余和他在一起被發現,姜禪怕九陽宮的人對祝余動手。

  “姜禪,我非去不可。答應過的事,我不會食言。”祝余堅持道,隨即坐回桌前,端起溫熱的粥碗,一口口喝著,臉色平靜如常。

  姜禪臉色卻極冷,半晌卻不得不妥協。

  “姜小爺,雖然不知道事情的經過到底是什么,但一個人拼著性命不要來做一件事,總有重大之極的原因。阿魏于小余兒來說,是很重要很重要的存在,你要她眼睜睜地看著阿魏死了以后都不安寧,死了以后尸身還被毀掉,她怎么看得過去?”尤青蕊嘆了口氣道。

  每每想到阿魏,她總覺得世事無常,心口有什么東西堵住一般,難過的緊。

  姜禪怔住,他怎么忘了,顧清絕死了以后,身體被顧清英的尸蝎吃掉,且不說阿魏這個人對祝余如何重要,就說毀人尸骨這種事,祝余每聽一次,心間肯定恨上一回,疼上一次。

  她不可能不去的。

  “我知道了,總之,我會陪在她身邊。青蕊,這件事你別摻和進來,林家的事和你沒關系,越少人牽涉其中越好。”姜禪道。

  天空一片深灰,祝余偏頭瞧了瞧窗外,默默放下粥碗。

  她果然吃不下,如鯁在喉,想將碰阿魏尸身的人全部殺死,若是不然,她寢食難安。

  有時候你越期待時間過的快一些,它越是反向作用,讓你覺得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比往常十倍以上的煎熬。

  姜禪坐在院中的樹上,看著天空一片黑云,星子寂寥無比,轉頭看向樹下坐著的祝余,她的眸子被黑暗擋住,看不出里面是何種表情,但姜禪知道她此刻一定極恨。

  平靜下面是他料得到的波濤洶涌!

  “走吧。”祝余睜開眼睛開口道,她站起身來,走出院子,朝著翠山的方向走去。

  腳程極快,祝余不過半個時辰便來到翠山山頂。

  山頂上墨刃和顧清英正在等著,瞧見祝余走來,兩人都冷冷一笑。

  姜禪藏在鸞鏡當中,看到墨刃和顧清英臉上的猖狂表情,手心火焰驟現,恨不得馬上奔出鸞鏡將二人燒成灰燼。

  “我很佩服你的膽子,今天,那個火系靈元的少年沒來么?”顧清英嬌笑道,眼中隱隱露著寒光。

  祝余勾了勾唇,道:“來或不來,姐姐要的不就是我一個人么。話說,姐姐可真是厲害,什么人都能合作的。而且長得極美的一張臉,皮肉下卻是毀人尸骨的歹毒狠辣的心腸。難不成,你有毀人尸骨的癖好?不會看人家長得比你好看,所以要吃人血肉保持青春吧?也對,沒有青春,姐姐留不住你的夫君!”

  “伶牙俐齒又如何,你盡管說,今日就是你的死期!”顧清英壓抑住怒火冷笑道。

  祝余瞥了瞥蓄勢待發的墨刃,右手緊緊攥起,看了看周圍的環境,被群山包圍,不是高手對決,外頭的人根本看不到這里有動靜。

  但她不會讓姜禪和墨刃交手,一旦交手,她來九陽宮修靈的計劃全都毀了。

  可以用幻瞳,只要將所有靈力集于幻瞳之上,她就能創造一個大幻境,將墨刃和顧清英困在幻境當中。

  雖然耗盡她現在的全部靈力也支持不到半盞茶的時間,但祝余眼角余光看到墨刃身后的麻袋,那里應該是阿魏的尸身。

  她就用這半盞茶的時間困住墨刃和顧清英,讓顧清英在顧清絕活過來的幻境當中大驚失色,她找到機會解決顧清英,然后讓墨刃落入林家被屠的幻境當中,讓姜禪控制體內的靈力滅了墨刃,她就能在絕境當中走出一條路來。

  心思一動,祝余雙眼微紅,漸漸將靈力集于幻瞳之上,然而顧清英和墨刃對視一笑,二人奸笑著提足后躍,片刻之間,翠山上只剩下祝余一人。

  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叫人來,他們又跑了?!

  耍著人玩兒呢?!

  正在祝余走向阿魏尸身想要將阿魏先帶走時,身后突然爆射而來三道強橫靈力。

  水系、雷系、金系三道強橫靈力在祝余面前一閃而過,三個穿著紫色衣衫頭束玉環的男子站在祝余面前。

  他們的靈力都在靈師之上,有一個人甚至是一品靈王!

  可是這三個人最大的看上去也到不了二十歲!

  何其強橫!

  祝余分不清是敵是友,站在原地,沒有先開口,那三個人看向祝余的表情冷漠無比。

  能力最強的男子站了出來,走到祝余面前,還沒等祝余反應過來,脖頸已給那人掐住,祝余幾乎窒息,她雙手掙扎著卻扳不動那人單手分毫。

  “你們是誰?憑什么抓我!”祝余費力道,壓制住姜禪要出鸞鏡的沖動。

  那人冷冷地注視著祝余,聽祝余說完,眼神當中劃過一絲輕蔑,反問道:“覬覦靈脈還這么理直氣壯,而且,你是蠢么?蠢到以為就憑你三腳貓的功夫就能撼動九陽宮?!別做夢了!”

  靈脈?祝余臉色迷茫起來,她怎么會覬覦靈脈?

  那人見祝余不答,將祝余重重甩在地上,一道黑色咒印在祝余倒地起被粉碎消失,淡淡的光芒在祝余趴著的地面涌出來。

  光芒照耀著祝余的身體,她覺得一股強大的力量從這光芒中傳到身體當中,靈流加快,靈力不斷增強!

  難道這就是靈脈的力量?

  顧清英和墨刃聯手,是為了讓她信服,讓她覺得他們二人要出手對付她。顧清英用覬覦靈脈這個理由在九陽宮定了祝余的死罪,不費吹灰之力便能滅了祝余。

  真是好狠的心腸,那么面前出現的這些人應當是傳說中的司法隊里人物,祝余這次是被坑大發了。

  原本黑暗咒印擋住了靈脈的光,祝余身上又有鸞鏡,黑暗咒印對她來說不值一提,自然更降低了她的警戒心,真是福之禍所倚啊。

  “哼,無話可說,認罪了么?”

  那人冷笑道,朝著祝余慢慢走過去,靈力凝出水牢將祝余罩在其中,靈脈被瞬間封印,讓祝余無法再接近靈脈分毫。

  祝余確實無話可說,顧清英和墨刃不在,她空口無憑,但她不能這樣被司法隊的人帶走,若是被定了罪,日后她在九陽宮混不下去,畢竟剛才的靈脈確實被她觸摸吸收了靈力。

  正在祝余愁思怎么解決這件事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在背后響起,“她被人陷害才來到這里,我用我的生命為她保證。”

  祝余臉色微變,她緩緩轉過身,只見正民慢慢走過來,他手中沒有拿著話本子,托著一個紅色的藥鼎,藥鼎當中飄蕩著紅色的火焰,蓄積著極強的威勢。

  “正民,呵呵,好久不見。”

  祝余腦袋轟的一聲,平平無奇靠運氣進入九陽宮做煉丹室內門弟子的正民師兄,難不成和司法隊的人有交情?

10615 3641843 MjAyMC8wMS8yNS8jIyMxMDYxNQ== http://m.clewx.com/book/202001/25/10615_3641843.html
特码旺角特码三中三
证券投资学股票分析报告 赣州期货配资 2000字万科股票分析 华亿配资 股票分析 大数据 股票配资平台 p2p理财公司排名前100 鑫东财配资 股利多配资 股票分析微信